口述被男人干的受不了 我爱春花之爆乳

热点 2020-06-07 18:03:13

“小师叔,生死一起。”楚若雪笑着说,都这个时候了,楚若雪不会留下云宁一人的。

“魔族少主拿命来吧。”对面元婴修士看着后面追逐的人来了,当下也不在犹豫直接对云宁两人出手。

虽然对手是元婴修士,云宁也不想直接等死,手握火云剑,运起九转烈焰决,拼死一击。

楚若雪见此也转过身,跑出种子,也准备殊死一战。

云宁一剑击出去,就见对面元婴修士倒地了,然后元婴跑到一半直接消散了。

楚若雪也惊恐的发现追过来的九个金丹修士全都都倒下了。

“小师叔怎么回事?”出去吗背靠着云宁。

“拜见少主,”完信,芫歌走出来半跪在云宁面前。

云宁看着他们身后的魔千焰和芫无。

“多谢。”云宁礼貌的开口。

“宁儿,如今人族已经容不下你了,跟我回魔族吧。”魔千焰开口。

“就是少主,咱们魔域虽然没有人族漂亮,可是咱们魔族子民热情啊,哪像人族心眼这么多,”芫歌起身走到云宁面前,抱住云宁的胳膊。

“还是不用了,如今我师父为了我自请出宗,我要去找我师父。”云宁把手从芫歌怀中抽出来。

“少主,你师父对你是好,可是你也得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们会对你比你师父还好的。”芫无扯着大嗓门喊。

“多谢魔皇。”南慕白赶来后看见完好的云宁,和楚若雪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站到云宁身旁向魔千焰拱拱手。

“这是我女儿,”魔千焰看了南慕白一眼,这小子是不错,可是配自己女儿还差了点儿。

“多谢魔皇,就此别过。”云宁向魔皇行了一礼,然后跟南慕白离开。

“首领,怎么办?”完信看着魔千焰。

“芫无,你跟芫歌先回去,我去保护宁儿。”魔千焰交代芫无。

“我不回去,我也去,”芫无直接说。

“我也去,我跟少主是好朋友。”芫歌也学着芫无的动作。

“那走吧,在她们性命攸关的时候再出手,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锻炼机会,也能让宁儿见识到人族的险恶。”魔千焰开口。

“放心吧,”芫无拍拍胸口。

“荷香你去帮助云宁,云宁是你大师伯的亲生女儿,务必护她周全。”水莲真君交代水荷真君。

“放心吧师父!”荷香谨慎的说。

“你师祖不让我派人去帮助云宁,所以师父只能让你偷偷的去了。”水莲真君,心里很是忧心。

“师父,弟子定然护云宁安全。”荷香恭敬的说。

“等一下。”水莲真君看荷香想要离开赶紧叫住。

“师父?”荷香回头看向水莲真君。

“你留下处理宗门事情吧,我自己过去。”水莲真君开口。

如今自己的女儿,女婿,外孙女,都在哪里,宗门是重要,可是眼下也不是非自己不可。

“师父,弟子会护云宁师妹周全的。”水荷真君开口,没想到师父跟师伯感情竟然如此之深。

“我还是自己去比较放心,你也大了,也该试着处理宗门事情了。”水莲真君不容拒绝的开口。

“师父,我。。。”水荷真君有些纠结。

“无事,若是有什么决定不了的,就给为师传讯,不然就去问你师祖。”水莲真君交代完直接离开。

“师。。。。。。”水荷真君没等说出口,水莲真君已经离开了。

“你师父走了?”水苒仙尊在水莲真君离开后,走出来。

“见过师祖,师父去保护云宁师妹了。”水荷真君赶紧给水苒仙尊见礼。

“我当初要是有莲儿这副决心,会不会我的瑶瑶就不会陨落。”水苒仙尊没理会水荷真君,脸上满是悔恨。

“大师兄,咱们找一处先休息吧。”云宁在有解决了金丹修士后擦了擦汗,这几天又陆续有几波人,不过幸好都只是金丹期,刚好给自己跟若雪练手了。

“嗯,咱们先休息,师父马上就过来,然后咱们寻一处经脉,重新建立家园,属于咱们自己的家。”南慕白笑着说。

“你们想的可真美,包庇魔族孽种,还想着开山立派,就不知道还有没有那个命。”一个阴窃窃得声音传来。

从树林里走出一个全身穿着黑袍的人,看不出男女,脸上有一团黑气。

南慕白看过去,根本看不出修为,那么就说明此人修为必然在化神之上。

“阁下,即使拿了我师妹头颅也入不了慕天宗,为什么还要瞒着得罪魔皇的危险,来趟这趟浑水。”南慕白看着邪修开口说。

“我去慕天宗干什么,我不过是来取这具身体罢了,半人半魔刚好可以容纳我的神魂。”邪修说完从衣袍里伸出手。

那哪里还是手了,整只手干枯的如同晒干的枝丫,又瘦又小,没有一丝血肉,好像只有一张黑漆漆的皮覆着在骨头上。

南慕白赶紧划出冰锥攻击邪修,可是冰锥在到邪修附近,就直接落在地上。

“宁儿你们快走。”南慕白开口。

“走,我怎么能让这么鲜嫩的身体走了。”邪修阴窃窃的笑了。

“你说不让,就不让吗?”一道淡然的声音传来。

“师父!”楚若雪激动的看向声源处。

就是嘛,如今小师叔有难怎么可能师父不出来,楚若雪眼泪逗流了下来。

“溟钺,今日这具身体老娘势在必得,如果你诚心要管,可别怪我不客气。”邪修语气尖锐的说,可是声音中却带着一丝慌乱。

“你认识我!”浩元仙尊落下来现在云宁身前看着面前的黑袍人,自己已经一千年没出现过了,而且自己有道号以后,已经很少人知道自己本名了。

“我怎么会不认识你,溟钺,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可是因为你才变成这样的,”邪修似哭似笑的说。

“不知所谓。”浩元仙尊脸色严肃,自己可从来没招惹过女修。

楚若雪此刻满脸都是好奇,没想到还有机会知道师父的情史。

“你竟然真的忘记我了,我是心怜啊,你怎么能不记得我。”邪修语气充满了悲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