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让主任干了,哥哥摸了我乳房和下面

热点 2020-06-07 18:05:12

有那么多地方可以降落,怎么就好死不死地降落在这种地方!

唐宁:“你这个破系统!一点都不安全好吗?!我们掉在里弗桂面前了!”

系统:“轨道计算纠正,掉在水里伤害最小。”

唐宁和系统说话,只有他和系统才知道。在现实中,里弗桂和唐宁,一魅魔一精灵,俩大眼瞪小眼,谁也不开口先说话。

里弗桂盯得唐宁背后冷汗嗖嗖地冒,他越是不说话,唐宁心里就越没底。他看出来了吗?我脑袋上的角是不是漏出来了?

他伸手摸摸脑袋,没有啊!这里弗桂盯着自己的脑袋看干啥?

最终还是唐宁没憋得住:“你,你想干嘛?”

里弗桂歪斜脑袋,氤氲水雾凝结成成水珠,从他耳尖滴落。水滴落下,泛起阵阵涟漪。一轮寒月高悬,水面反射凌凌波光,照亮他的面庞。

“你……”他缓缓开口,只是一个简单的音节,听起来都如同美妙音乐,“不是流星啊。”

他纤细的手指,虚虚描摹唐宁的面目轮廓,指尖的闪电透过空气,电击唐宁的皮肤,酥酥麻麻。唐宁忍不住震颤了一下,本能地向后退了半步。

唐宁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挪开目光,怪不得之前那些魅魔都失败了。里弗桂果然如同传闻当中一般美貌惑人。

而后,那张美貌胜过所有魅魔的脸上,露出了微笑。“真不错,”精灵大法师的眼球和耳尖同时颤动几下,“是个活人。”

这话说得,唐宁差点没有蹦起来。“是个活人”什么意思?他脑袋里立即想起来很多不好的东西,有个警报在脑子里嗡嗡作响。这个是要活人做人体试验还是咋的?

唐宁绷紧了背部,吓得尾巴都出来了一个小尖儿。他赶紧往后伸手,捂住自己屁股,把尾巴尖又摁了回去。千万不能被发现!

里弗桂可是和魅魔们不共戴天的精灵大法师啊!要是被发现是个魅魔,差不多和那些被在凡间消灭,又跌落会恶魔深渊的魅魔一个下场了。虽说唐宁已经习惯了那些失败魅魔发出的焦糊味道,可他不想自己也变成烤肉。

跌回恶魔深渊的魅魔,以后可再能不能干了勾人凡人,吸取凡人精气的勾当了!要知道,吸取凡人精气就是魅魔们存在的唯一价值,若是无法用这个方法来壮大自己的法力,那么只能在恶魔深渊里被压制在泥地里。

简直比灰飞烟灭还要难受。

“我……学徒……”唐宁想起来从克里斯蒂安那里骗来的东西,从衣服里掏出湿透的信,结结巴巴地说话让他自己都想抽自己一大嘴巴,“魔法学院……我……大法师……介绍的……”

里弗桂不在意地微笑,并没有把唐宁的紧张看得太过于失礼。他从水池里站了起来,光洁的身体在月光下闪烁着耀眼的色泽。

精灵漂亮纤长的身体,让唐宁不由得赞叹。不对,现在不是赞叹的时候!他集中精神,让自己看起来目光炯炯,意志坚定。

然而里弗桂看见的只是瞪着铜铃般双眼的傻小子。

精灵第二次笑了,笑得是那么和蔼,那么好看,让唐宁手中的信都掉进了水里。

“你可以留在这里,克里斯蒂安。”里弗桂转身离开,一甩头发,水珠立即从他发间四散飞溅而出,柔顺的及腰长发立即变得干爽,“明天我们上第一课。”

唐宁愣了愣,傻兮兮地问:“你怎么知道我是克里斯蒂安?”

里弗桂款款走出浴池,拿起挂在旁边的浴衣披上。他回头对着唐宁莞尔一笑:“衣服、背包和手杖上都写着呢。”

唐宁当时就有一种被人当了傻瓜的感觉。他拖着湿哒哒的身体走出浴池,冲着里弗桂喊:“这个学名又长又拗口啊!我自己都不喜欢。对了,熟悉我的人都叫我唐宁,你叫我唐宁就可以啦!”

“是吗?”里弗桂转身款款离开,“我希望你下次走大门,唐宁。”

目送精灵大法师离开,唐宁才忍住不打了个喷嚏。他自己身上已经凉透,内心却燃起来前所未有的热情。

系统突然发声:“叮咚——!主线任务:精灵大法师里弗桂的第一课。奖励:购物点10点。里弗桂好感+1。特别任务提醒:里弗桂好感关系到某些特别物品解锁。查看科技界面可以开启更多类型商店。本月目标:里弗桂好感达到5,否则购物点将减少百分之五十。”

唐宁不屑一顾地哼了一声:“勾引这家伙一点都不难嘛!”

打开科技界面,唐宁粗略浏览一遍。现实超市里面有的东西都有,现实超市里面没有的也有!比如说竟然“魔法技能”这种分类。

唐宁本来只是想点进去看看,结果叮咚一声,系统的提示音就出来了。

系统:“恭喜宿主开启魔法技能购买!本商品架一次性魔法技能,需要相应的购物点!”

唐宁当时就怒了:“连个提示都没有的!这么坑!那你刚刚还卖给我一个‘超级跳跃’呢!就不能直接买吗?”

系统:“第一次试用特惠,此后需要相应购物点可购买。”

唐宁:“那我查看一下现在里弗桂的好感。”

系统:“正在查询当中……里弗桂现在好感-10。本月已经过半,宿主要在接下来两个星期内好好努力哦!人家会支持你哒!”

唐宁当场暴怒:“不可能,他刚刚明明对我笑了三次!应该对我很有好感才对!”

系统:“被学徒打扰清静,还污染了洗澡水,里弗桂好感-10。宿主还需要继续努力哦!”

唐宁气得白眼都翻到肛、门:“坑爹呢!不是你的‘超级跳跃’让我跳进来的吗?还减少好感度,你是不是要玩死我你才甘心啊!”

这个破系统,看来不能太过于指望!

里弗桂没有想象当中那么冷漠,却也不够热情。唐宁发现塔里除了他俩,还真是一个活人没有。从里弗桂离开的楼梯下去,唐宁穿着湿衣服到处乱窜,屁都没发现一个。

唐宁正发愁怎么办,来了个漂浮在半空当中的圆溜溜光团子。他拿手去碰,刚刚碰到,那个淡蓝色的光团立即分裂,另一个光团出现在前方。他只要走过去,就会出现新的光团。

在漆黑阴冷的塔楼里,它们一个个点亮道路,将唐宁带到了一间看上去像是卧室的地方。

适应了光线之后,唐宁环顾一圈。这房子又窄又暗,整体是个楔形。窗户那么窄,只够伸出去一只胳膊。金属架子床铺着素白的床单,窄得翻个身都可以掉下来。

他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这是给我准备的卧室?”

光团在半空中舞动,没几下和被吹灭的火焰一样消失不见。唐宁一肚子火没地方撒,只好脱掉湿衣服,把自己塞进硬邦邦冷冰冰的床铺之间。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唐宁感觉有什么东西毛茸茸的在他脸上扫来扫去。他翻了个身,却感觉有一口冰冷气息吐在耳畔,吓得他一激灵睁开眼,发现里弗桂突然在眼前放大的脸。

唐宁满脑门子冷汗,缩着脖子直往后退。“你,你想干什么?”他越是往后退,里弗桂就凑得越近。

他也不说话,就一直盯着唐宁看,双手撑在唐宁脑袋旁边,搞得唐宁紧张得不行——这,这什么情况,马甲这么快就掉了吗?

里弗桂眼睛一眨不眨,语调平淡无波,完全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起床,”他说,“是时候上课了。”

里弗桂终于起身离开,柔软的头发扫过唐宁的鼻子,让他痒得有点想打喷嚏。他极度不情愿地爬起来,肩膀僵硬得要命,一看窗外,天还黑着。

唐宁整个人都不好了!鼓着脸冲着里弗桂的背影就喊:“天都没亮,上什么课?”

里弗桂头也不回:“冥想。”

什么毛病!唐宁内心吐槽了一句,赌气往床上一躺,打算继续睡。都说铁打的身体,磁铁做的床,这话一点都不假。刚开始唐宁看不上这个床,睡了一晚上,还睡出感情来了。现在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床了。

系统:“宿主,你的行为很危险。”

唐宁:“别说了!我是不会去上课的!”

系统:“放弃主线任务,需要扣除一半购物点。点击确定放弃,可开启新的主线任务。”

唐宁一骨碌翻身起床:“别说了!学习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我热爱学习!谁也不能阻止我学习!”

十几分钟分钟之后,里弗桂和唐宁又开启了干瞪眼模式。对于冥想课程,里弗桂也没有多解释,只是让唐宁闭上眼睛思考。

唐宁嘴上答应,内心腹诽:什么冥想啊!不过就是闭上眼睛打瞌睡而已。打瞌睡谁不会啊?根本不会特意去学!

他这么坐着,垂着脑袋打了一会儿瞌睡,感觉有鼻息喷在他脸上。睁开眼睛一看,里弗桂竟然盯着自己在看!还凑得很近,一脸严肃地盯着看!

唐宁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也不敢问。他就这样愣着,和里弗桂大眼瞪小眼。听见里弗桂幽幽开口:“你的尾巴,露出来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