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好深戳到肚子了 家奴的一天

热点 2020-06-09 18:15:35

公爵阁下早就知道皇宫之下深埋的是何种危险之物,这些年冷眼旁观者,让这个帝国按照它既定的轨迹,走向一个十分不光彩的终点。

难怪禁止盗贼联盟收集有关皇宫的情报,因为不需要!公爵知道掌握的情报,选超于这个世界对亡魂之力的了解。何必再派人手,去破坏封印呢!坐等着好戏上演,已经足够了。

“封印还能坚持多久?”天使城必将沦陷,伊娃表要改变计划,不止是看热闹这样简单了。

玫瑰公爵估计着:“之前话的,最多也就五年时间。修建通道的人,也没告知他的子孙后来,如何维修这种危险东西。现在被你这个德鲁伊搅局,最多也就半年时间,亡魂之力便能冲破封印。毕竟被美食吸引着,无时无刻不抓心挠肝。”

伊娃继续问:“阁下何时得知这个通道的。”玫瑰公爵说:“很早之前,应该是刚到这里的那段时间。也只有那个时候,才有闲心到处走动。”

伊娃扯动嘴角,讽刺一笑:“亡魂界动乱了有些年头,难怪将亡魂都打没了,无以为续。”这才是最不可思议的一点:“亡魂界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发生一场大动乱。神级亡魂和亡魂魔法师都死光了,也就老实了。从来没有发生了低等亡魂大批量死亡,这种灭族之灾。”

伊娃提醒道:“阁下和叔叔小心些,千万别轻敌。要是能找到路西法,问问当年是谁帮他逃出来的。”

玫瑰公爵拍拍伊娃的脑袋:“我和安德鲁还用得着你瞎操心!我们回来之前,待在房间里哪儿都不许去,知道了吗?莱西看着她!”

公爵阁下这是怕亡魂界有异变自己跑不了吗?伊娃动动新长出来,至今没磨合完整的手臂,识相的闭嘴,被莱西将军“押送”回卧室。

路上,伊娃和殷其雷商量:“国王和索多亲王都知道天使城要保不住了,巴顿伯爵他们被蒙在鼓里,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殷其雷一脸诚恳:“确实,要不我们帮帮忙,将他们拉到同一起跑线上?”伊娃为难:“如何让巴顿伯爵相信我们,毕竟皇宫地下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走在后面的莱西将军听不下去了,出言提醒道:“巴顿家知道,否者巴顿伯爵也不会亲赴天使城,表明上是相助皇后妹妹,实际上是暗中搜刮国家财富,就等着天使城沦陷后,公开皇家罪状好独立,再也不受皇家辖制。”

伊娃停下脚步:“什么时候知道的?”莱西将军站在逆光处,高大的身影分外可靠:“皇家心虚,一直防备巴顿家族,怕他们知道些不该知道的,威胁统治。又因为有誓言在,不能削了巴顿家的爵位。就这样保持微妙的平衡过了下来。”

伊娃自关心一件事:“巴顿家后裔知不知,老祖宗将圣都挖地三尺,为路西法建造皇宫。”莱西肯定的点头:“知道!他们还知道圣都旧址。”

这可是个不错的意外之喜:“在哪儿?”莱西将军遗憾的摇头:“这是巴顿家保命的底牌,我们还没有调查出来。”

伊娃冷静下来:“圣都覆灭后,有多少人试图恢复这天下第一皇城的巍峨,找了上万年,什么都没找出来。就算巴顿家知道圣都旧址,也是沧海桑田,追忆不了往昔了。除非,圣都遗迹有魔法阵保护,或者巴顿家偷偷留下了什么。”

莱西将军也这样认为:“路西法的开国皇帝,本身就是优秀的亡魂魔法师,身边又有高人相助。巴顿家族想在他的眼皮子地下留下证据,不太可能。”

殷其雷提醒说:“也许巴顿家那位先祖,就是帮助路西法逃亡的高人呢!这也说不定!”还真有这个可能,伊娃看向莱西将军。

身为玫瑰公爵的贴身侍卫,莱西将军的小道消息,比伊娃多多了,盗贼联盟都没有莱西将军信息全面。

“当年乔治娜公主身死玫瑰城后,公爵阁下派红罗卫将天使城的秘密透露给巴顿伯爵。巴顿伯爵起初不信,后来在王后的帮助下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这才放下乔治娜公主的死,一门心思掠夺帝国财富。”

合着半天,索多亲王才是最晚得到消息的!难怪乔治娜的死,没惊起任何涟漪,原来大家都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顾不得其他。再说了,没有了这个公主,巴顿家才能更好的与帝国、与皇室撇清关系。

这个时机太准了,死得真妙呀!即便这场谋杀是自己主导的,依旧要夸一句,这步棋走的太好了!

回到房间,伊娃将莱西将军请进来,一脸见不得别人好的讨打样:“普通百姓也有知情权的,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枉送了性命,是在太冤枉了!”

莱西将军从善如流:“公主殿下打算添把火?”伊娃一脸的我是好人的模样:“天使城里已经够热闹,突然冒出来的会有被群起而攻之的危险。我们也不做别的,散布下谣言,让他们互相猜疑去,怎么样?”

莱西一句话都不肯多说:“什么样的流言?”伊娃有不在乎莱西将军的态度,只要肯帮忙就行:“国王绝嗣,江山后续无人,国家危在旦夕。全是因为路西法祖先作恶太多,报应到子孙头上。圣都枉死的冤魂不得安静,只有将天使城拖入火域深渊,才能平息怒火。”

莱西将军提醒道:“诺亚大陆不讲讲因果报应,这样的瞎话,只能成为街头巷尾的谈资,没有大用的!”

伊娃不高兴了:“怎么没有用了?有人心虚听不得这样的流言便会有所行动,这样就更加说不清了!屠城、火烧圣都这件事,一直是路西法皇室的黑历史,平时都是不允许提及的。只要往这方面想就行。”

莱西建议说:“流言不能太详细了,模棱两可,是是而非最佳。太有指向性,容易暴露身份和意图,相互猜忌又找不到证据,才是我们的目的。”

这话有理,伊娃删减一下说:“那就‘国运终,圣都现’这两句如何,也没指名道姓说哪个国家要倒霉了,谁站出来谁认领。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多好玩!”

殷其雷补充说:“再让人创作一些关于圣都的歌剧、话剧、舞台剧,全大陆演出。也不求多精致,多有艺术性,只要能唤起回忆,知道路西法的江山是如何得来的就行。”伊娃希冀到:“要是有人因此而心生怀疑、恐惧,搬离天使城,那就更好不过了!”

莱西将军同意伊娃的计划:“我这就去办!”伊娃客气道:“辛苦将军了!”莱西将军提醒伊娃一句:“伞,殿下用精神力梳理后,取个名字。”

伊娃这才想起来一件惦念许久的事情:“我从皇宫里带回来的雕像,如何了?”莱西将军起先不想说,怕公爵阁下的布置,但伊娃闹起来他管不了,犹豫后老实交代道:“已经送回皇宫,安装到原本位置上。”

这个结局,伊娃还是可以接受的:“这样说来,雕像中没有奇异之处了。”莱西将军解疑到:“光明神殿为路西法提供了不少资金支持,双方也约定,光明神殿的传教士,可以在帝国内随意传教。皇宫建成遍布天使雕像的样子,就是为了麻痹光明神殿,让光明神殿误以为路西法在为他们修建传教之所。谁知道,皇宫建完后,路西法翻脸不认人,不止将所有的传教士杀掉,还和光明神殿切断了所有的联系,最后消失。这件事情被光明神殿视为奇耻大辱,阁下也是翻了光明神殿的绝密档案才知道的。”

原来如此,难怪渡海而来的路西法,队伍壮大的那样速度,能击溃大部分的本土叛军,原来有财神爷相助,没有后顾之忧。

光明神殿这赔本买卖做的,估计要休养生息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换芯人确实比无父无母,一点儿牵制都没有的路西法可靠。

“黑暗神殿呢?什么时候和路西法闹掰的?”这种隐藏在历史下的真相,能被纪录下来可真是不容易。

“路西法和黑暗神殿闹掰后,才得到光明神殿的资金援助。”这位路西法大帝,可真是算无遗漏,将所有人都算计进去,最终只有自己得利。是他太聪明,还是别人都太笨?

不用莱西告知自己,伊娃也能猜到之后的事情。路西法生长在光明神殿,对光明神殿的了解一定大于黑暗神殿。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需要神殿的支持,他一定会选择光明神殿。

当时的情况,路西法已经有一定威望,大军在大陆南方打下了一片基业,黑暗神殿不可能放弃到嘴边的肥肉。恰巧这个时候,路西法麾下第一大将,也就是护送他渡海而来海贼头子,法耶尔与他分道扬镳,自立出走。不用想,黑暗神殿肯定会支持维京帝国这位开国帝王法耶尔。

伊娃猜对了。“羽翼已丰,光明神殿无法控制的路西法,在离开之前,联合法耶尔一世,将诺亚大陆上神殿的踪迹,全部擦抹干净。他们的子孙后代,也一直遵循先祖的遗志。就算是这样严防死守,路西法帝国依旧被光明神殿攻破了,也真是讽刺!”莱西将军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嘲讽极了。看来是真没看上,天使城中的酒囊饭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