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恩啊大力—豪门贵妇吃巨龙

热点 2020-06-09 18:16:17

长辈来了,出于礼貌,玥舞便站了起来和她问好。

四目相对的瞬间,位夫人的心里“咯噔”一下,这......这小姑娘......

见姑姑突然有些发愣,玥舞又垂眸不语,场面似乎有些尴尬的样子,暖场小能手思思立刻过去挽住姑姑的胳膊说道:“姑姑,这下你知道我没骗你了吧?我这个同学真的和你长得特别像!”

位夫人回过神来,有些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哦,对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玥舞,这是我的姑姑,也是位嫣然的妈妈,姑姑,这是我的好朋友位玥舞。”

“你......你也姓位?”位夫人走到沙发处坐下,掩饰心中的慌乱。

“嗯,位置的位。”

“你......”位夫人正想问问玥舞的父母情况,转念一想,初次见面就这样问似乎不妥,只好又收回即将出口的话,“来,玥舞,思思,你们都坐着吧,别拘束。”

玥舞点点头,由着思思拉着她坐到了位夫人的旁边。

“咳!那个,到底是小孩子哈,皮肤真好,”位夫人强行开启话题,“思思你看玥舞的头发,多柔顺,我要是也有这么好的发质就好了。”说着,位夫人还摸了摸玥舞的头。

......您拔头发的操作是不是有点明显......

玥舞虽然有感觉,不过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礼貌地答道:“阿姨的发质也很好啊,而且您这么年轻,如果不是思思介绍,我恐怕一不小心要叫你姐姐呢!”

“玥舞真会说话,额......不过,阿姨今天来得匆忙,也没给你带什么见面礼,下次一定给你补上哈~

那个......我一会儿还有舞蹈课要上,我现在就得走了,你们先聊吧......”

说完,位夫人就又站了起来,和弟弟一家人道别后又匆匆走了出去。

“姑姑今天好奇怪,怎么这么着急啊?”思思看着位夫人的背影,歪着头自言自语。

“阿姨不是说一会儿有课么?”玥舞微笑着回答。

“可是,如果是这样,她也没必要大老远的就过来待了五分钟吧?”

玥舞没说话。

是啊,她当然没有必要。

只是不管换成谁,这个时候都会心急如焚地去做鉴定吧?玥舞且静等结果。

最先得到的消息,是位嫣然的东窗事发。

位总和夫人不同意她出院,没想到几天以后,警察居然找上了门。

恰好这时位嫣然的身体状况已经可以出院了,于是乎,一向享受惯了的千金小姐一夕之间进了看守所,个中滋味可想而知。

而比这滋味更可怕的是,她无法想象自己该怎么同爸妈解释这件事。

她只能侥幸地等着,期待有奇迹的降临。

对于位嫣然突然被拘留一事,位总和夫人原本不信,他们甚至已经准备去找最好的律师把她保释出来。

可是,位夫人去位嫣然的房间拿东西的时候恰好发现了她出车祸之前留下的那封信。

信中的内容同位嫣然在医院的说辞完全不同,两人想要保释她的心思就搁置了下来。

他们想要帮她不假,前提也得是她真的没犯错啊!

总之,看守所不是监狱,小孩子反正也不怕吃苦,就让她在那里等警察审讯完之后还她清白了再回来吧。

位嫣然的事扰得位夫人日夜心忧,幸好,DNA的比对结果第三天就出来了。

拿到报告的那一刻,位夫人感觉自己的胸口堵的慌!

她和丈夫开着车直奔玥舞的学校,直到到了学校门口方才稍稍平复了情绪,和位总说了这件事。

两个人唏嘘感叹,同时又格外忐忑。

还未等冷静下来,玥舞已经和赵思思一起出了校门。

赵思思远远地就看见了姑姑,立刻拉着玥舞走了过来。

“姑姑,姑父,你们怎么来了?位嫣然不是病了么?”

赵思思这么一问,夫妻二人才突然想起来,他们这么心急地过来,可是却忘了想想该怎么和玥舞解释这件事。

“额......是啊,我们也是没什么事,想起来前两天不是说给玥舞个见面礼么?择日不如撞日,要不我们现在一起出去吃个饭吧?”

位夫人这么说,赵思思和玥舞也就都没有拒绝,跟着他们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餐厅。

其间,夫妻二人不停地给玥舞夹菜,也隐约提及了玥舞的家庭。

得知她现在一个人生活,位夫人差点脱口而出让她去自己家这样的话。

不过,饭才吃到一半,位总的电话就响了。

桌上都是亲人,他也就没避讳。

不过,听着听着,他的脸色就越来越难看。

到了后来,还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玥舞。

挂掉电话,他便起身要走。

“小依,你先陪孩子们吃饭吧,我有点事,先出去一下。”

位夫人虽有些担心,但料想也没什么大事,也就留了下来。

赵思思有点好奇,可是看这形势,多问什么似乎也不好。

只有玥舞,看起来并未受什么影响。

——

离开餐厅之后,位总就驱车来到了警局。

警察已经调查清楚了。

被举报的照片系伪造的,但是,位嫣然意图以不雅照及吸毒照诬陷他人,也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念及她未成年,且犯罪情节较轻,处五日拘留及罚款五百元。

虽然刑罚不重,但是,位嫣然陷害玥舞一事,位总已经知道了。

他叱吒商场,以前不过是出于对女儿的信任而不多想。

可事到如今,他怎么会不明白,位嫣然早就知道了她和玥舞的身份!

她担心失去爸爸妈妈,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不说有情可原,可是,如此陷害一个还在上学的学生,可就不值得人原谅了!

位总没有去看位嫣然。

他感觉很累,那种被亲人欺骗和不信任的感觉,让他太疲惫了。

而且要他去和位嫣然说什么呢?

听她哭着认错么?还是逼着她说出真相?

他慢慢开车回家,没开灯,只在黑暗中默默等着位夫人回家。

不过,这还只是开始。

有了玥舞这个线索,私家侦探调查起当年的真相显然就快多了。

三日后,位总就收到了一个文件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