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之我的绝色丑夫_少妇口述爱爱

热点 2020-06-28 03:01:10

云时苏暂时得到顾老爷子的认可,本以为可以松一口气,没想到社会舆论的压力却越来越大。

由于近期顾家有不少喜欢窃窃私语的佣人被赶走,两处家宅内的人手严重不足,云时苏在照看顾晓宇以外,还自告奋勇的兼顾起部分洗洗扫扫的工作。这些本没有什么,在云家时大部分家务也都是她负责,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一些事让她猝不及防。

顾孝哲为了家里的环境更适合顾晓宇养病遣退佣人后,家里的杂物活几乎是由钟点工做的,按时走人,顾家也清静许多。今天那些请来的钟点工在结束工作之后居然不肯再过来。

顾家开出的工资一向很高,这种主动离职的事件储伯还是第一次接触。

“怎么回事?给钱还不干活了?”储伯看着眼前七八个面带尴尬的钟点工说。

“储管家,并不是我们不愿意来,顾家给的工资几乎是外面平均工资的三倍,我们也不想离开,只是我们不敢再来了……”衣着朴素,神态憨厚的妇女说道。她似乎是大家的主心骨,一众人都站在她的后面并时不时的注视着她。

“不敢?”这是什么理由?储伯有些不解。

“顾家,现在是太难进了,大家每天在这里工作完了,出去之后都要承受外面那些人的谩骂……他们还说我们都是为了钱不要命的蛀虫,还要骂我儿子……”

储伯顿觉一阵头疼,想了想说:“那顾家再将大家的工资提升一倍你们看怎么样?”

“储管家,这已经不是工资多少的问题了,如果是只是自己被骂,大家都还承受的起,只是家人也被人肉,信息全部被发布到网上供他们肆意谈论,这实在是……”

储伯见那妇女身后的人都是低着头丝毫没有因为涨工资而喜悦,反而一副下定了决心就是不干的模样。

“那好,你们走吧。”

储伯摆了摆手也知道挽留不下来了,在无奈也只能同意了大家的辞职。以那妇女为首的钟点工没有一人说话,都低着头走了出去。

云时苏下楼时整好看到众人离开的一幕。

“储伯,她们今天怎么走得这么早?不是才刚刚过来吗?”

“又走了一批人,这次是他们主动的。”

云时苏明白了储伯的话外之意,也难怪,这些都是局外人,真的没有必要因为顾家而受委屈。云时苏迎上储伯带有歉意的眼神,释然的笑了。

“没事,我们自己来就好。”

“云小姐这几天就一直帮着干家务,再加上还要花大量时间照看二少爷,我怕您会吃不消啊!”

“我也没有那么娇气,放心,我处理的来。”

云时苏想顾孝哲为了留她在这里顶了更大的压力,她现在不过是动动手劳动劳动,也没有什么大事。

屋漏偏逢连夜雨,事情又怎么会如云时苏想象的那样简单。

一开始记者只会抓住顾家的人不放,追东追西的问问题,现在顾家的佣人几乎走光,剩下的基本不出来,只有每天按时出去上班的顾孝哲还带着一大批保镖。他们堵在门口也都是在做无用功。时间长了他们就会堵住别墅区里的其他住户,尤其是和顾家挨得近的业主更是经常遭到骚扰。

本来顾家怎样和别墅区里的其他住户都没有什么关系,他们每天也就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情度过,只是事情的矛头一旦转移到自己的身上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谁喜欢自己的身边天天跟着一群苍蝇呢?

顾家的大门紧闭,周围的住户自然进不去,他们能想到的就是在半路拦截顾孝哲了。

能住进别墅区的人也都是非富即贵,顾孝哲虽然和他们中的大多数搜不熟悉但在属于他那个圈子里大家也能见到,并且这其中的有些人还是他爸妈的朋友。这次在自家门前被十几辆豪车挡住去路,他也是能猜到事情的大概。

“孝哲,云时苏待在小区内实在是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影响了大家的正常生活,我看你还是把她送走吧!”

大多数人见了顾孝哲还是会客客气气的,毕竟谁也不想惹怒了这位商业霸主让自己以后的路不好走。刚刚说话的人叫申喆,是顾孝哲爸妈生前的朋友,说话有底气也有分量。

“申叔,晓宇的情况您也知道,实在是离不开云时苏,给大家带来的麻烦我很抱歉。”

后面有一中年富商,挺着个啤酒肚有些不满但又不敢大声的说:“你这一点实质性的承诺都没有,光抱歉又有什么用?”

顾孝哲向他走近,声音平淡的说:“那戚总认为该怎样承诺?”

那富商没想到顾孝哲居然听到了他的小声抱怨,他可不像申喆算得上顾孝哲的长辈,顾孝哲自然不会给他留面子。这样一想,那富商的额头冒出了些冷汗。

顾孝哲知道这样有些以势压人的嫌疑,只是这样被堵在门口,心里多少有些不爽。

申喆见顾孝哲脸色并不好看也放低了姿态说:“孝哲,其实大家就是图个安静,云小姐到底在哪大家并不关心,只要这些记者消失不不就没事了吗?”

“申叔放心,记者和闹事的人我都会处理,只是麻烦申叔让人把车开走,这样被堵在门口实在让人生不出什么好心情。”

“那是自然,我们马上就走。”

……

顾孝哲看着十几辆豪车就这样离开脸色有些发青,前几天他是没时间管这些一心想爆料的记者,一直容忍到现在,难道他们还真以为顾家就怕了不成。

顾孝哲满心的烦恼也不愿再上车,反正已是自家门口他就这样慢慢地走了进去。云时苏早在楼上就看到了顾孝哲被堵在门口,她知道顾孝哲怕是又遇到了什么麻烦,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帮忙就直接跑了出来。

顾孝哲看到云时苏一路小跑过来还没看是询问,云时苏就已经开口:“孝哲,刚才是不是因为我……对不起。”

“其实我很不喜欢这三个字。晓宇呢?”

“刚刚睡醒在楼上看书呢,今天的情绪还不错。”

“那就好,对了,晚饭想吃什么,我来做。”

“我都可以。”

云时苏刚看到顾孝哲地时候对方地脸上还有明显的不悦,只是这一会儿就又恢复平静,他不愿意告诉她你,那她就不问。对不起这三个字也确实没用,她也不能一味地自责,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整理好心情,照顾好晓宇,剩下的就是相信顾孝哲。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