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强jing新娘短篇系列 h小合集全文阅读

热点 2020-06-30 12:01:06

清风洞中,层层暗绿的苔藓黏贴在岩壁上,细细密密的,略有些渗人,而洞的主人却老僧入定般盘坐在正中间的石台上。

置于身前的十指翻飞,打着一串奇怪的手势,十指间偶尔有绿光闪现。

片刻后,一抹零碎的白光从清风洞外掠入洞中,直至白光褪去,显现出一道红色的身影,披头散发,双脚轻浮。

红影刚落地,看着眼前招他过来的女子,满面欣喜,“诶!青姑娘,怎么是你,好久不见。”

小青莞尔一笑,“白福,你和其他几个兄弟一直在暗中保护仕林,这我都知道,辛苦你们了。”

“青姑娘,你这么说,可就见外了。”白福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小青笑而不答,虽然多年不见,但这五鬼倒是守信的,把她当年吩咐的事做的也是极好。

白福想了想,又偷眼看了看小青,犹豫着开口道,“青姑娘,你那时吩咐的另一件事,我们这儿也有了些眉目。”

小青眼睛一亮,不禁站起身来,“你说的可是真的!”

白福点了点头,“这事还得从十三年前说起,当年小主人才七岁……恰恰是那白蛇出现,吓跑了那群孩子,可却没有伤害小主人,我们也就没有出手,当时我便觉得,那白蛇与白娘娘十分相像。”

“但普通的白蛇不会在七年时间内,修炼的如此之大。”小青闻言思索片刻,接下了白福后半句未说的话。

白福颔首,当年他们兄弟五人确实是这么想的,“青姑娘所言甚是,不过,就在前不久,小主人从树上落下,被一人所救,那人身上虽没有什么妖气,但我做鬼也有好些年了,又怎会辨不出人和妖呢。”

小青挑了挑眉,觉得事情变得有意思起来了,抬了抬下巴示意白福继续讲。

“我在那人身上察觉到了与十三年前那条白蛇相同的妖力,青姑娘是青蛇修炼而成,应该知道蛇类若想从妖身化为人身,没个千八百年是不可能的,而我敢肯定,十三年前的那条白蛇绝对没有八百年的修为。”白福笃定的说道,这也是他为什么怀疑,那条白蛇极有可能是青姑娘让自己寻找的另一位小主人。

小青垂下眼睑,遮挡住眼中一闪而逝的情绪,白福的话一句句的从脑海中掠过,一道白色血衣的冷漠少年顿时浮现在眼前。

小青陡然睁开眼,定定的看着白福,哑声问道,“那人长的什么模样。”

白福小心的看了眼小青,似是被她的急切惊了一下,“第一次见是蛇形,第二次见是戴了斗笠黑纱,再后来更是带上了一副面具,据说是面容尽毁,无颜见人。”

“无颜见人?”小青若有所思的低喃一句,若白福说的人与自己那日所见之人相同的话,那这无颜之说便不成立,而那些遮掩相貌的行为,倒更像是怕被认出来。

“白福,那人叫什么名字。”小青问道,心里隐隐有些期待。

“许双木。”

果然……小青的猜测顿时有了底,同时心里也有了好几个疑问,譬如许双木是否知道当年的事,不然为何隐藏相貌;譬如许双木为何会出现在钱塘,更是频频与仕林接触;譬如许双木是获了何种机缘,才会短短二十年间便化了形。

此时的小青已然将许双木认定为姐姐的儿子了。

唯独白福立在一旁有些摸不着头脑,也闹不明白青姑娘在想些什么。

小青沉思片刻后,又想到了前几日见到的胡媚娘,把视线投向了身前的白福,“对了白福,现在我还有件事情要你们帮忙。”

“你尽管吩咐。”白福俯了俯身。

“白福,我要你到凤凰山去查两个人,一位是采因,一位是胡媚娘,这凤凰山是专出妖魔的,我怀疑她们两个来这钱塘别有目的。”

白福闻言顿了顿,继而笑道,“青姑娘,这两人我还真知道。”

这回换小青纳闷了,问道,“莫非你这都做了鬼了,还喜欢看漂亮女人不成。”

“青姑娘说的哪里话!”白福老脸一红,不满的回了句,“我知道这两人,那都是因为许公子。”

“许双木?”小青稀罕道,不明白怎么连许双木都和这两人扯上了关系。

白福轻咳一声,堪堪压下方才的恼意,“许公子和这两只兔子精可是一伙的。”

“蛇和兔子,这倒是稀罕了。”

“要说这胡媚娘和采因……”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小青的面色渐渐沉了下去,眉头紧蹙,“白福,你真的确定采因和胡媚娘是受金跋法王控制,而金跋法王就是蜈蚣精的父亲。”

“千真万确,这在凤凰山已经是众妖皆知的事情了。”

“这么说来,金跋法王是为了报当年的丧子之愁,所以叫胡媚娘设下全套陷害仕林,是不是!”小青的眼中闪过厉色,语气也急了起来。

“就眼下看来,事实是这样的。”白福点头,也有些沉重,最初打听到这些的时候,他的震惊丝毫不亚于青姑娘。

“那许双木在其中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小青低喃一句,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

“青姑娘,许公子似乎对这胡媚娘和采因十分关照,若他就是我们要找的小主子,那我们做事也得有些分寸才行。”白福唯恐青姑娘起身就去找胡媚娘算账,只得事先提点一句。

小青哪里不知道白福的担心,无奈的看了眼他,开口道,“白福,我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小青了。”

话虽这么说,但对白福所提到的事,小青却是放在了心上,“许双木对两人多加关照,莫不是看上了哪个?”

蛇类冷情,对感情之事本就不是很热衷,就连小青自己,也是二十年前才尝到眼泪的苦涩,所以对于蛇竟会关照兔子这种事情,还是有些好奇的。

白福颇有些为难的瞅了一眼小青,想到那许公子是小主子的可能性,脚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前段时日,我去了趟旧日里白娘娘随手幻化的白府……”

“如今也该是荒宅了。”小青轻声应了一句,不是很明白白福答非所问的话语,再一看白福频频后退的姿态,不禁皱了眉头。

“的确无人居住。”白福撇了眼身后的洞口,想到那日看见的画面,再念及青姑娘的修为,背后陡然一阵发寒。

小青盯着白福,敏锐的察觉到白福有话要说,“白福,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婆婆妈妈的毛病呢。”

白福抹了把莫须有的汗,心一横,“在荒宅内,我瞧见……瞧见……”

小青紧盯着白福,对接下来的话着实好奇,到底是什么能让白福这老鬼难以启齿的呢。

“瞧见许公子与小主子有了唇齿之交!”

话音刚落,这洞里哪里还有白福的影子,只瞧得见一抹白光窜出了清风洞。

小青呆愣的站在原地,当即怀疑起自己的耳朵,唇齿之交?唇齿之交!

“白福,你给我滚回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