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念过往不等时光 痛啊求求你停

热点 2020-06-30 12:02:35

章仪林妈妈每天晚上睡觉前都照着说明书为自己的双脚泡上一会儿,冲着爸爸直喊舒服,让他也来试试看。爸爸故意摆出吃醋的表情说要让儿子给他买个颈椎按摩仪,常年低头看书作图,颈椎也有了职业病。

爸爸也想起来章仪林小时候,有次急匆匆地给他打电话,说要让一个小凡哥哥也叫他爸爸,工作中的爸爸好不容易让小仪林讲清了前因后果,大方地答应了他的善意请求。

到了周末去外婆家接小仪林,小家伙带着一个瘦弱的小男孩来到他面前,大方说道:“这就是我爸爸,还挺帅吧?以后就是我们俩的爸爸了,你可以叫他爸爸了。”小男孩有些尴尬,但是眼睛里的感动和希祈是那么真诚,爸爸友好地拍拍他的头,温和的向他打招呼:“小凡,你好。我很荣幸做你的爸爸。”小男孩一直有些忧伤的眼睛突然亮得像启明星,忍着激动,轻轻柔柔的喊了一句:“爸、爸爸,您好……”。“好,那阿爸今天带你们去游乐场玩,可不能告诉阿妈呦!”“耶!老爸最好了!”……

美好回忆,爸爸和章仪林都记得,那个内向拘谨的小男孩那天在游乐场笑得无比欢乐。

一旁泡脚的妈妈努努嘴,嗔道:“哼,都是你们,老是把老娘塑造成母夜叉形象。”

苏璠在第二天一大早就飞往杭州,登机前给章仪林留了私信。章仪林睡到自然醒的时候,手机微博里已经又多了一条“安全落地”的留言。赖在被窝里回了一句:“好好工作,注意休息。”,然后转到“单眼阿林”的微博,开始刷好朋友们的动态,可是被塞爆的私信箱让他有些莫名。

大都是公司的女人们发的:

“小师妹!这么好康的事居然一直瞒着我们!”

“早就说你们俩勾搭成奸,说,到什么程度啦?”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你不知道现在有种社会行为叫人肉搜索吗?要不要把你卖掉呢?”

“签名!合照!”

……

还有一条大道发的:

“兄弟啊,你也太嚣张了吧,接私活都接到Boss头上啦!下次有这么好的事情别忘了叫上我!”

无一例外地他们的私信都带着一张张图片,只是在手机上看缩略图只是差不多的模糊人群照,肯本瞧不出什么问题。但是章仪林直觉自己要遭殃了,惴惴地打开自己家里的电脑,登陆微博,点看大图……

照片明显是从高处拍摄的,满满的都是人,场面有些混乱,但是一眼就能看出外围的人明显是围绕着最中间的一行人,被包围的几个人外面有一圈身着工作制服的人正奋力抵挡外围拥挤的人群。而最中心的那个人,毫无疑问,就是大明星苏璠。

当时他们要离开XX商场,新老粉丝的热情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围守在休息室外。在工作人员的保护下,好不容易推开门走出来,粉丝们一哄而上,闪光灯搭着尖叫此起彼伏。章仪林被这扑面而来的场面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一脚踩上身后人的脚背,同时后背也抵上一只温热有力的大手,大手帮自己稳住了身体,然后轻轻推着一起往前走。

照片虽然都有些晃动模糊,但是熟悉章仪林的人,都能一眼看出苏璠身边那个瘦削的青年就是他,胸前挂着的工作牌被挤得缠绕在手臂上。

章仪林翻看着照片和朋友们的留言,冷汗涔涔,握着鼠标的手都有些僵了。

翻到翎姐的留言:“一一少年,要藏好呦。”小心肝又是一颤。

移动鼠标,想点右上角的叉,这是右上角又跳出一条提示:“您有一条新私信”,眼皮也跟着跳了跳。

狠狠心,点开。是“脱线熊猫”发来的,“收藏好哦,我们不会外传的。/眨眼表情/”,还附带着一个压缩文件。

解压后,文件夹里有一组图片,同样是那天在XX商场的追逐照。只是和其他照片不同的是,照片的焦点明显从苏璠一个人身上,转到了苏璠和身边不起眼的小助理两个人身上。两人前后埋头走出休息室,抱着苏璠所得奖品的小助理明显被闪光灯和尖叫声惊着了,退后一步,被苏璠揽在怀里继续往前走,苏璠用结实的身体护着章仪林,在工作人员身后左躲右闪,直到安全进入电梯,强势的保护欲再明显不过。在其他人的照片中只能看出苏璠只是躲在助理身后而已。

文件夹里的最后一张照片,明显是远远地透过门缝拍的,占据照片大半位置的门上还挂着“休息室”的牌子。只有三分之一的宽度可以透过门缝看到里面的场景,苏璠抱着奖品大箱子正递给小助理,苏璠脸上挂着公众面前少见的温和笑容,小助理则是一脸呆愣,流连在两人之间气氛绝不是苏璠把东西交给助理拿着那么简单。

章仪林移动鼠标在文件夹上点击右键,在“删除”上徘徊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点下去,而是剪切粘贴到自己存放日常生活照的硬盘分区中。

至此,章仪林反而平静下来,心虚的感觉虽然没有消散干净,没想到自己和苏璠的第一次合照竟是这样的,但是更多的是心安,朋友们都知道了,也就没什么负担了。苏璠是真的把他当朋友,有一个大明星朋友一点都不丢脸。至于那些苏璠故意卖腐的事情,以后让他给粉丝们好好解释清楚就好了。反正现在流行好朋友好哥们好基友,没什么。

假期很快过去,苏璠在章仪林最悠闲的几天最忙碌,每个城市都接了不止一个活动,但还是时不时给章仪林发私信聊聊天,有时候甚至用撒娇的语气抱怨工作辛苦。章仪林一边打字安慰鼓励他,一边想着苏璠本人的冰山脸加上低沉的声音说着撒娇的话,把自己吓出一身鸡皮疙瘩。

有时候晚上收工得早,苏璠会给章仪林打电话,现在两个人已经不像刚见面时拘谨,章仪林恢复了孩子王的本性,常常对着手机呼呼喝喝,苏璠也乐在其中。倒是妈妈在家听到了,总要说说他:“你别老是欺负小凡,国庆还要加班已经够辛苦了。让他有空来家里玩,我们都想他了。”

“呵呵,帮我告诉阿姨,春节时我一定来看望她。”苏璠在电话那头轻笑,做出承诺。

“你春节不忙?”章仪林知道比较红的艺人在春节前后都会接通告接到手软。

“我每年那一个月都要求放假回新加坡休息,今年我陪妈妈过完春节,就来厦门看你。”

“有假期就好好休息吧,不用跑来跑去的。”章仪林嘴上说不用,心里还是很期待在工作以外的时间与苏璠见面。

“我也想好好看看现在的厦门,已经和以前大不同了。”

“行,我来帮你定个路线。”章仪林欢快地答应了,“我找我爸练练车,到时候带着你玩,我可没勇气带着你挤公交。”

“呵呵,借叔叔的车,我来开也行。我6号回到上海,7号休息没有工作。你什么时候回上海?”

“我啊,7号晚上的动车到上海。”

“难得我休息,又见不到你了。”苏璠故作委屈的声音通过无线信号,传到章仪林耳中,不由麻了一下。

“好不容易抢到的票呢,改不了了。”章仪林差一点就心软答应了,但是又觉得再要好的朋友也没必要这样猴急着见面,就打消了改签的念头。

------------------------------

7号一大早,章仪林被妈妈叫起来收拾行李。早早吃过午饭,本来轻装回来的章仪林,背着妈妈准备的大包小包,匆忙上路了。找到位子,放好行李坐定后,抬手给苏璠发了则私信说上车了。收好手机,因为早起靠着椅背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睡到下午,被一阵油腻腻的味道给冲醒了。车厢里飘着铁道部特制盒饭的“香味”,让在家吃了一个多星期妈妈爱心三餐的章仪林顿感一阵反胃,起身走到车厢连接处透透气,即使是洗手间外的味道也比那盒饭好上一些。

摸出手机,有几条工作室姑娘们的短信,问什么时候回来,让他明天准时上班!章仪林看着这些短信倍感压力山大。微博没动静,苏璠也没动静,章仪林想他今天难得有一天假期休息,就想着别打扰他了。

动车停靠在一个小城市的火车站,好几个兄弟都跑过来抽烟解瘾,章仪林不想吸二手烟,回到位子上,拿出妈妈准备的手工馅饼,就着可乐吃了三个。解决了晚餐,继续睡。

再次醒来窗外已经完全黑了,听广播已经快到杭州了,不用两个小时就能到上海。睡得太多,脑袋有些昏昏沉沉,坐直了活动下四肢和脖颈,隔着过道看到斜前方有个女生把笔电放在座位附带的小桌子上,插着耳机正在看电视剧。画面中一个女生背对着镜头站在海边,突然画面闪过一个背影,抱住了那个女生。隔了一两米的距离,这个背影,章仪林笃定是苏璠,心也跟着一动。镜头围绕着相拥的两个人,不断转圈慢慢拉近,直到特写看清两人的面目,苏璠和清新女神Pinkle,原来他们已经有合作拍过电视剧,之前没注意。

单凭一个隔了一段距离的笔电屏幕上模糊的背影,就能确定是苏璠,章仪林后知后觉地一惊,自己对苏璠竟在意到这种程度了?自己是不是对苏璠太敏感了,总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来不及深想下去,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

苏凡:什么时候到站?

一一:好像是九点半左右。睡到现在?/偷笑表情/

苏凡:没,今天被DM抓了干了一天苦力。

一一:??不是说今天休息吗?

苏凡:嗯,现在是自由时间了。

一一:那就快回去休息吧

苏凡:嗯,我在开车,先不聊了。

一一:开车别玩手机了,注意安全

章仪林玩了会儿手机游戏,时间很快过去,动车驶入上海境内,手机插入一条新信息。

苏凡:到站后,上楼到出发层,从7号门出来,黑色轿车,车牌:沪X XXXXX。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