掰腿的正确姿势 h玩我的奶头

热点 2020-06-30 12:03:46

作者有话要说: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第二日一早,吃过早饭,二人乘坐马车出发向西湖而去。陆瑾瑜这是到了大宋朝后第一次出行,好奇的趴在窗口看着窗外的街道商铺,时而扭头转向车内和展昭说几句。展昭则大部分时候安静地坐于车内,看着陆瑾瑜欢乐的样子,偶尔回应一下她,心头一片淡淡的甜蜜。

西湖位于杭州城西,而陆府在杭州城东,二人到达西湖湖畔已是接近正午。

“不如我们先用了午饭再游湖如何?”陆瑾瑜提议。

“一切都随陆姑娘。”展昭一如既往的平淡随和。

二人在一家名为“映月阁”的酒楼选了二楼靠窗的位置坐下。

“二位客官想吃点什么?小店荤素菜色,一应俱全。”小二开始热情的张罗。

“展昭,你喜欢吃什么?”陆瑾瑜接过小二手里的菜谱放到展昭面前。

“皆可。还是陆姑娘来吧。”展昭不动声色地将菜谱推回陆瑾瑜面前。

陆瑾瑜无奈的笑着摇摇头,展昭这人总是什么都太随和。

“西湖醋鱼、龙井虾仁、蛋黄青蟹,再加一个西湖莼菜汤。”陆瑾瑜吩咐小二。

“客官可要酒?”

“酒就免了吧,我不善饮酒,你身上有伤,也不宜饮酒,给我们来一壶明前龙井就好。”陆瑾瑜话是对小二说,询问的眼神却望向展昭。

展昭淡然一笑,点头。

不多时,菜品上全。

“尝尝西湖醋鱼,听平叔说这映月阁的西湖醋鱼是全杭州最有名的。”说话间陆瑾瑜已利落的理出鱼肚子上最好的一块肉,夹进展昭面前的小碟中。

展昭心头一阵暖意,他微垂下眼睫,夹了碟中的鱼肉入口,细细品尝,举手投足间透出的优雅从容让陆瑾瑜一时竟看痴了。

“果然名不虚传。”展昭咽下口中的鱼,赞赏道。

一抬眼,对上陆瑾瑜的眼眸,二人的的眼神,一个似春日般温暖和煦,一个如夏阳般直射心弦。眼神短暂地胶着之后,又各自敛了神情,笑而不语。

饭毕,二人离了映月阁,漫步西湖湖畔。

初夏的西湖,湖畔杨柳摇曳生姿,湖面波光粼粼。此时正是荷花花繁叶茂的季节,正应了那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陆瑾瑜不喜人多嘈杂,故而租了一叶扁舟,邀展昭与她二人登船共游西湖。艄公撑船灵巧地在荷叶间穿行,见阳光耀眼,陆瑾瑜灵机一动,附身探向湖中,伸手摘了两片荷叶,一片扣在自己头上,另一片则扣在展昭头上。

“小心!”展昭见陆瑾瑜摘荷叶时半个身子已探出船外,开口提醒。

“我会很小心的。你放心,我会水,这么平静的湖水没关系的。”陆瑾瑜略带顽皮地看着展昭,想当初,她可是得过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的游泳冠军。

展昭眼角挂着恬淡的笑意,看着陆瑾瑜难得透出的一脸孩子气,“没想到你还会水?”

“怎么?很奇怪?这又不是你们男子的特权。”陆瑾瑜微微有些不满。

展昭有些自嘲地一笑,“说来惭愧,其实我并不会水。”

“是么?你居然不会水?”陆瑾瑜突然有一种得意的感觉。

刚想调侃展昭一番,陆瑾瑜突然意识到,男人的面子还是要维护的。“额,其实不会水也没什么,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嘛。你武功那么好,这个我可一点都不会。”

船渐渐远离湖畔的荷叶朝湖心驶去,天色也渐渐阴暗下来,不多时竟下起了细雨。陆瑾瑜从船舱里借来船家的油纸伞,撑开伞,展昭顺势接过伞,举过二人头顶。

“展昭,你看,断桥!”陆瑾瑜指着一座拱桥对展昭说。

“断桥?这桥怎么有如此奇怪的名字?”展昭不解。

“据说在冬日雪后,这桥的阳面冰雪消融,但阴面仍有残雪似银,从高处眺望,桥似断非断,故而得名断桥。只可惜现在是夏日,看不到断桥残雪了。”陆瑾瑜语意中透出遗憾。

“你家就住在这杭州城,待到冬日下雪,可再来观赏。”展昭安慰她。

“展昭你可知,这西湖之胜,是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月湖,月湖不如雪湖。你我相约,待到冬日下雪再来同游西湖,可好?”陆瑾瑜满怀期望的看着展昭。

“好。展昭就应下陆姑娘这冬日之约。”展昭对陆瑾瑜其实业已生出爱慕之情,现在听她这么说,自然是欣然应允。

“这断桥,还有一段爱情故事,你可听过?”陆瑾瑜想到白蛇传的传说。

“不知陆姑娘说的是什么故事?”展昭转头看向她。

“相传有一个善良美丽的白娘子,就在这西湖断桥邂逅了她的良人许仙。也是在一个下雨的日子,二人共乘一舟,同撑一伞,因此而引出了一段姻缘。后来,她们天各一方,历尽磨难,却矢志不渝地坚守着两人的爱情和对彼此的思念,终有一天,他们实现了长厢厮守的愿望。”陆瑾瑜感慨,“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若是能遇到一个可以生死相许的人,此生当真了无遗憾。”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展昭低吟着陆瑾瑜的话,这话也触动着他的内心,他与陆瑾瑜相处的时间虽不长,却对她已有生死相许之情。可是陆家是高门大户,而他是个父母双亡、无官无禄的江湖人,这陆家会看得上他么?他犹豫,该不该开口向陆瑾瑜表露心迹。

天色渐晚,展昭提醒陆瑾瑜回府的路程尚远,该及早回去。可陆瑾瑜说,他们看了晴湖和雨湖,又相约冬日来看雪湖,就只有月湖未赏了,央着展昭陪她看西湖月景。展昭本是持重自律之人,可不知怎的面对陆瑾瑜的央求,竟毫无抵抗能力,只得答应。

正巧船家准备了简单的饭食,不过是湖中特产的鱼虾莲藕这些,虽不是稀罕之物,却胜在新鲜。且此时仍在下雨,二人便在船上用了晚饭才返回。待赶回陆府,已是深夜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