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开她的花蕾顶进去_用玉势堵着骑马

热点 2020-06-30 15:00:58

美国洛杉矶,季夏忆所在的别墅就位于离人民广场不远的地方,这是一座标准的古罗马时期内庭式与围柱式院相结合的住宅。

来自古希腊的白色大理石构成的优雅券柱式造型的庭院,庭院中央,还有一个小型的黄金雕塑喷水池,晶莹的水花溅落在周围的玫瑰花上,在阳光下闪耀着迷人的光泽。

整个庭院当中,弥漫着一种浪漫而豪门贵族的气息。

一位身穿白色衬衫的男人正坐在客厅的一张欧式的沙发上,白皙的肤色,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

在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让人猜不透,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但在那些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高贵与俊秀!

接着,一只修长白皙的手轻轻的拿起茶壶倒了在杯子里,而另一只手却拿着手机对着耳朵跟别人对话。

“总裁,您什么时候回国?我已经将夜容公司的职员安排好了,他们就等着迎接你了。”

电话里头,是季夏忆身边的总裁助理兼总经理,提醒他在那边一切都准备好了。

季夏忆则是冷冷的轻嗯一声,然后说:“明天吧,你帮我安排好行程。”

“好的。”

挂完电话,从桌上快速拿起奔驰的钥匙走出别墅,接着往车库里进去了。

“毓心,你现在过得还好吗?即使没有我,你会幸福吧?”

突然,从他口中说出了一句让人心疼的话,不失的冷笑一声,启动了奔驰。

不知为何他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也许是对乔毓心有所愧疚,也许当年与她分手是迫不得已。

在他的身上拥有很多不解的问题,谁也不知道他当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昌戏水加快了车的速度,一路向前奔跑…………

然而,乔毓心仍然陷入在文档当中,为了不会丢失工作,她下了很大的功夫,一有时间都会拿起刚写好的笔记认真的看了看。

她已经找到了解一个人的方法,这样死记硬背是查不出什么结果,所以,现在唯一想了解一个人迅速的方法就是“二十四小时每天观察他!”

又或者偷偷摸摸跟在他的后面,随身带着笔记,记下来。

乔毓心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乔装狗仔队的样子解决方法。

但是,前提是像总裁这么一个大人物身边少不了保镖什么的,如果一旦被发现很有可能被当成小偷进警察局也说不定。

她有气无力趴在办公桌上,一天天埋头苦干,黑眼圈也是明显的重,身心疲惫。

“终于不用下功夫了,为了捍卫我的工作,拼了命都要保住。”乔毓心这是做了誓死保卫自己工作的打算。

这已是第三天了,她不吃不喝,终于熬到现在,瘦了几圈,脸蛋明显能看出凹下去的痕迹。

“乔毓心你准备一下,总裁马上就到!”张书英走到她的面前时刻提醒。

“不就是见个总裁吗?搞得这么大仗势,还以为要见什么高大上的人物!有钱任性,没钱只能认命咯!”乔毓心不满的说。

虽说是她现在的上司,但还是要严谨一点,免得出了什么差错,炒她鱿鱼。

不过,她并不在意,整理好身上的衣着,保持平常接待的微笑,踏着优雅的走姿来到电梯门口等候。

她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已经过去了三十分钟,心里产生焦急,穿着高跟鞋整整站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忍着脚跟的疼痛,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总裁了不起啊,怎么说员工又不是他的奴隶,想等多久就等多久吗?”她小声嘀咕道。

这时,只听电梯铃“叮”的一声,慢慢打开,乔毓心很快重新保持微笑,站在一旁,看见等待已久的总裁,毫不犹豫礼貌的深深鞠躬问候:“总裁,欢迎您来到贵公司。”

就在此刻,当她慢慢抬起头的那一瞬间,时间恍然静止,看见眼前的男人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乔毓心面对他更是比刚才紧张一倍,双眼僵硬,眉头一紧,满脸都是吃惊的模样,一直盯着眼前这俊美的男子,眼前的这张脸,即便是化成灰她都认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季夏忆也是很意外,没想到他们会在这种情况下相遇,自然有些吃惊。

不知是激动,还是多年的痛苦,乔毓心忽然在他面前莫名的流下了一滴滴眼泪,心更是狠狠地揪紧,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家公司的总裁居然是十几年不见的那个男人。

她曾试着慢慢忘记,却怎么也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那个曾经抛弃她的男人居然会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你……为什么会是你?”她的话语略带哽咽。

眼里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看到他本人更是伤心欲绝。

仅仅过去十年的时间,他的变化如此之大,曾经是个普通全年级第一的学子,现在,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居然是国际公司的总裁?

他当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才有现在的成绩?

心中的痛越来越深,见到他更是心如刀割,恨不得立马离开他的视线,只是此时的双腿却不听使唤,僵硬在原地。

眼前成熟稳重的男人面无表情走近她,雨悠悠更是努力的往后退了几步。

“总裁请你自重!”

虽然是恨之入骨,但现在是工作时间,乔毓心自然面无表情,做好她的本职工作。

乔毓心止不住又想起那些年发生过的种种痛恨,对他的恨更加深刻,大声的吼着。

季夏忆抓住了她的一只手,紧紧的抓着,当他再次看见她的模样,此时此刻的自己,恨不得想把已久未见的女人拥入怀里,心中的那股欲望慢慢升起,可他还是停止了脚步。

多年不见,却没有了以前那般甜美女孩的模样,站在他面前的女人多了一些女强人的气质。

她有多恨,季夏忆很清楚,只是他不想看见心爱的女人对着自己哭的模样。

其实,乔毓心并不知道眼前的男人并没有抛弃她,当年分手是因为经济陷入了颠簸状态,他只是不想让乔毓心跟着他吃苦。

“好久不见,你过得还好吗?”季夏忆轻描淡写的说。

乔毓心的心中最多的便是自嘲。

“你说的这句话是不是有毛病?我能好吗?当年为什么不给我个解释就断了联系?为什么你现在还要假装一副没发生的姿态跟我说话?”她一口气说出了藏在心里已久的话。

季夏忆此时才意识到一个问题,看了看四周的情况,这才发现有不少从另一边电梯刚上来的员工,停止了行走的脚步,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

他二话不说拉住了乔毓心的一只手,直接往最高层的天台走去。

“你放开我,我不想看见你!”乔毓心不停的甩开了他的手,一边气急败坏的说。

两个人来到了天台,季夏忆这才放开了她的手,关心的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你会在B市?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做,为什么要到这里吃苦?”

“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的自由,我爱去哪就去哪?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季夏忆别以为我还会对你动心,别再自作多情了!”

乔毓心受不了他说的每一个问题,想起当年每段琐事,现在却要当个假好人关心她?

此时此刻,乔毓心不想再看到他的脸,这种假好心的脸让她越发觉的恶心,离开了天台,留下了季夏忆一个人。

他紧紧的握着拳头,眉头紧皱,狠狠地打向墙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