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总裁坏透了 留守妇女嗯啊

热点 2020-06-30 15:02:17

佛业双身强势而出,刀无梦便知他们找上门的时间不远了。

此时不敢掉以轻心,她与姬笑月分坐黑金龙纹鼎两侧,在神识中演练种种过往所学。

“佛自业障,天蚩极荡。”

“天庭之主,交出老秃驴。”

天庭之内,姬笑月和刀无梦正欲起身迎敌,突然姬笑月身上小镜却发出璀璨霞光。

无需言语,姬笑月停下脚步,刀无梦独自出天庭迎战佛业双身。

龙王厝

姬笑月跨镜而出,便看见众人倒在地上,不知生死。

唯有扶白杨因为虚空小镜挡下致命一击,勉强还能提气说话,见是姬笑月来了,便强撑着说:“快,快去救红牌。”

姬笑月心知需赶紧去救人,但尚能感觉龙王厝内还有几道浅浅的呼吸,显然还有人活着,立刻提功运元,将涅槃经摧至极致。

“以无明灭故,心无有起;以无起故,境界随灭;以因缘俱灭故,心相皆尽,名得涅磐……”

涅槃经为疗伤圣术,却不曾这样大范围的使出,姬笑月心急之下将涅槃经覆盖至整个龙王厝,瞬间如万佛临世,禅声震天,而姬笑月自身背后也现出圣体星辰耀青天的异象,与漫天诸佛相映。

不敢再耽搁,姬笑月将众人不论生死通通装入虚空小镜。

百罹刑迹此次有备而来,动作不可谓不快。

该记得他把红牌、解语和霜儿掳走,只姬笑月想不到他竟然在解语和霜儿面前对红牌下手。

“啊啊啊——”姬笑月功体为之爆发,大地剧颤,天地也仿佛陡然色变,黑发舞动。

任何人见到此等人间地狱之景也该疯狂,解语捂住霜儿眼睛,连她自己也不忍心去看红牌惨状。

将众人护于身下是罪,放众人归去也是罪。

都是他的罪!

暴怒至极,异象自现,一株青莲,陡然升起,欲破天际,于天地间成为一道明亮的原点,却未带来任何生机,而是无边的死气。莲叶颤动,掠夺周围一切生命灵气。

“杀。”

姬笑月未持青莲,任它自动迸发无尽杀机,蔓延大地。

百罹刑迹不敢掠其锋芒,连忙退后,然而死气蔓延之快,远超他想象,须弥之间,已经缠上他的一只手臂,腐蚀其身体。

“红牌,红牌快不行了。”

姬笑月顿住,赶紧到红牌身边。只能任百罹刑迹离去。

曾经娇美的女子,如今已被剥去半张脸孔,生命也几乎走到最后一刻。

“红牌。”姬笑月几乎要落下泪,手上玄功不停,却也不能在一时之间再生造化。

“是雅少吗?”

“是……是……”姬笑月低声答应。

她眼睛已经被自己的血与泪模糊,血肉之间,早已分不清来人。

“红牌,我会治好你。”姬笑月不再言语,神情中只余凝重,红牌是凡体,圣体能用涅槃经和者字秘治疗自己,再生造化是因为圣体本就血气惊人,若是圣体大成一滴血便足以炼制无上宝药,而想通过神术治愈凡体却反而困难很多。

与死神争人,没有神泉圣果,此时此刻,还有什么比姬笑月自己的血更能帮助红牌。

因此天刀笑剑钝赶到便看见众人围成一圈,其中姬笑月闭目,身形明灭可见,手腕处似流出带金色的血液,恍惚中似乎要溶于天地之中。

而红牌靠在他怀中,似乎陷入昏迷,肌肤散发出莹润的白光,身上和地上血迹斑斑,与她新生的肌肤形成难以言诉的反差。

*

而天庭战场之上。

刀无梦独自踏出,便已收到天蚩极业一强悍无匹之招。

她不打算动用小鼎,小鼎既作为后手,也是天庭根基,只要小鼎在,便可护住天庭的众人。便是她有一天逝去了,也要将小鼎传下。

小鼎有帝兵之资,若有一天化为极道武器,任是何人也不敢与小鼎争锋。可保她亲友的子孙后脉在此界万世无忧。

刀无梦施展虚空大手印,强接下此招。

佛业双身功体特殊,双身并流,有鬼神莫测之威能。

刀无梦不敢掉以轻心。

果然天蚩极业以此招仅作试探。

“天庭竟有此等不世之高手,你,是何人?”

“天庭叶漩。”

“哈,如斯美人,只可惜,你误了佛业大计,若是将老秃驴交出,吾允你拜伏于佛业之下。”爱祸女戎玉指轻捻下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莫名的笑声激起佛业双身情绪。

“既是不听劝告,那佛业只能取你性命。”

“死来——”

天蚩极业一声爆喝,与女戎并心一掌,打向刀无梦。

仙台一重天,与前世相同的境界,转世而来,本以为前世境界不再,却不想重新修炼,却没有前世种种天劫,且此处天地灵气可比荒古前,虽无前世天庭底蕴助她修炼,全力之下,仍是到了相同境界。

刀无梦斗字决使出,演化万物母气鼎,这不是她自己的道,也不是她自己的兵,然而斗字决演化她所熟悉的无缺帝兵,已足以令佛业双身心惊,这是一种神奇的术,九秘之一,涵盖了刀无梦理解的法与部分帝兵的奥义,尽管天地不同,佛业双身合掌一击,竟只是将万物母气鼎打得形色闪变。

仍是像佛业双身压去。

神鼎镇双身!

此招结果一出,佛业双身已知是轻敌了,不敢再大意,急运内元。

号天邪爆与三千爱火盛罗幔同出。

双身同招,不仅击碎都字决演化之鼎,还携无匹之势向刀无梦袭来。

刀无梦现出阴阳生死图异相,极阴和极阳化作两极神点,演化出一道似可吞纳天地的漩涡。阴阳生死图展开,强行吸收佛业双身之招。

“这……”爱祸女戎惊疑不定。

“好,喝——”见对手之强已超预期,天蚩极业内元再运,就想继续放招。

“天蚩,不可。”爱国女戎拦下天蚩极业,对刀无梦道:“就容你寄命到下次,且看你能保护老秃驴到几时。”

刀无梦浅浅看她一眼。

待佛业双身离开后,姬笑月才返回,他之身形经过又一次动用虚空小镜变得更加薄弱,刀无梦忙将他置于龙纹黑金鼎之中修养。

佛业双身果然厉害,就算她此时仙台一重天的境界,仍是损耗不轻,若不是圣体可跨境作战……不愧为一方圣主实力,足可称雄此方一界天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