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tfboys污到你湿

热点 2020-06-30 18:03:26

卫堇进来的时候,看到了马大胖和丁一水两人,眼神微变,嘴角微微下垂,这两个生人怎么会进到鬼门客栈里头?

老板看见卫堇进来,连忙招呼道“客官,你需要点什么?”

卫堇背着自己的书包,身上穿着纯白色的T恤,腿上穿着牛仔裤,脚上穿着板鞋,看过去又高又帅,活脱脱的帅哥一枚。

卫堇走到老板面前,拿出口袋里的纸张对着他说“我想要这些东西,红纸黄纸,鬼灯笼,还有福寿包,玄铁制作的罗盘。”

老板打开这张纸一瞧,眼睛咕噜的一转,打量了一下卫堇,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是卫家的天师,你需要的这些东西过几天才能准备,今晚是鬼门大开之日,我也得要招呼客人,忙都忙不过来。”

卫堇点点头,他知道今晚七月十四,百鬼游荡之日,鬼门客栈都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开店,并且大赚一笔,他来到这里也只是为了方便买到自己想要的材料而已。

“对了,这些东西你要向寿婆讨要,特别是福寿包,别给我整假的,你们鬼市也是厉害,居然还弄个二手货。”

老板拿着纸张,连忙交代“死的人也是弄二手的,没有的办法。”

卫堇目光如炬的看着老板,老板身子一缩,害怕的骨头咯吱咯吱响了起来,后脖子有些微微的发冷。

“那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卫堇问。

老板如实的交代“我也不知道,他们好像是按照某团的信息过来的。”

卫堇疑惑了“你在某团上发布信息了?”

老板直接反驳“我只是在鬼市的某团上发布,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咋回事就来了。”

卫堇:...........

“一水,你说啥话,那么便宜,还是留在这里吃吧。”马大胖不愿意走,一顿饭才I一百不到,每一样菜都是好菜,有肉有汤的,那么好的待遇,去哪里找?

“别吃!”丁一水有些头疼的看着自己好友,真是无语到家了,他们这是进到了鬼客栈里面了,怪不得那么便宜,这里的东西都不是真实的,他拿着香樟叶点着朱砂轻轻一划,放在马大胖的眼睛上“你自己看,这些都是什么玩意!”

马大胖睁开眼一瞧,头皮瞬间发麻,嘴角抽搐证明了一切,他眼前看到的景象就是他们现在待的这间客栈,里面破旧不堪,上面还结了蜘蛛网,并且桌子上都沾满了灰尘,这里的客人还有员工老板都是鬼,他们长得面目全非,肚子上还有身子上的皮都被剥落,露出里面血红色的大肠,血肉模糊,上面的肠子还在蠕动着,有的鬼手上还拿着一根自己的肠子在手里,一边咀嚼一边吃着碗里的虫子。

马大胖的桌子上这些饭菜,里面都是白色的蛆虫,一根根在碗里蠕动,密密麻麻,起码也有几百只,那些虫子大约五厘米那样长,和腐尸虫压根就不一样,上面还残留着黄褐色的粘液,就像是蜗牛爬行过后残留下来的粘液一般,慢慢的蠕动着它自己的身躯,在碗里滚动着,交缠着。

身边的那些鬼一把抓着碗里的那些虫子,丢进自己的嘴巴里,咬着那些蛆虫,嘴里黄褐色的虫汁爆炸开来,带着血肉的手,粘着那些恶心的粘液,那些没有被啃食的蛆虫还从瞳孔和身子任何一个地方钻出来,看到这一幕,马大胖忍住恶心,赶紧拉着丁一水离开。

还未等到他们离开,老板匆匆走了过来,身子上的衣服破败不堪,脸上露出血淋淋的牙齿,眼睛一半只有眼球,里面没有眼珠,就像是被掏空了一眼,头部被砍断了一半,脑肉从脑袋垂吊下来,上面的脑膜流出鲜红色的血液。

“客官,你们这就走了,还没有给钱呢?”老板拦住马大胖和丁一水,对着他们两个人一笑,露出血淋淋的牙齿。

马大胖忍住要吐的冲动,害怕的从口袋掏出现金,丁一水在后面急忙拍着马大胖,手里抓着鸡血和糯米在他耳边轻声说“不能给现金,在这里要给冥币!”

马大胖一脸的恐惧,他身上那里有冥币,只有现金好吗!一脸哭丧的转过头对着丁一水说“一水,这种事你经常遇到,有没有冥币,我没有冥币啊.........”

丁一水有冥币,之前都用光了,他身上也只有几张冥币,压根就不够一顿饭钱!马大胖和丁一水凑合在一起的时候,每次都被丁一水带进沟子,经常会碰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这下他们两个可真是难兄难弟了。

老板看到马大胖和丁一水没有任何动作,嘴巴喺啦喺啦的吸着嘴里的烂肉和血液,骨头撞在一起咔嚓咔嚓的响着,听起来极其的可怕。

“怎么了?没有钱吗?”老板问着他们,当他看见丁一水和马大胖两人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的时候,脸色猛的大变,双手露出鲜红的指甲右边眼睛猛的一转,朝着他们嘶吼道“你们居然敢吃霸王餐!是不是找死!”

丁一水赶紧抓过马大胖,从自己口袋快速掏出鸡血和糯米,趁着老板不注意,直接朝着老板丢了过去“快走!”

马大胖和丁一水急忙拉着皮箱从这个地方逃了出去,他们一直跑,朝着原路返回,可是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刚才的客栈外。

他们连续跑了好几次,都回到了客栈外头,马大胖心里害怕极了,气喘吁吁的站在那里,双腿发软的问着丁一水“一水,我们怎么办,又回来了!”

丁一水知道遇到鬼打墙了,今天真是不顺当,出门迟到被辞退了不说,还被房东赶出门,现在连晚饭都没有来得及吃,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让丁一水烦不胜烦。

“小胖,你先别动,我和老板商量,明天去买香烛香烟,还有冥币烧给他。”至今为止,也只好用这种办法来让他们脱困了,丁一水手上的东西又不多,老板也没有对他们怎么样,丁一水也不想闹大,毕竟他们两个是在鬼的地盘上,谁叫他们贪小便宜,变成了这副样子,这也怪他们自己不小心。

马小胖伸出手扇了自己一嘴子,骂道“都怪我,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变成这样。”

丁一水从包里面掏出平安符和护身符,顺便还把鸡血和糯米之类的东西给马大胖,交代着他“你先走,这件事我来解决。”

马大胖抓着这些工具,满脸不愿的说“一水,你这是要去干哈,我告诉你,我可是你的兄弟,别丢下我!是我的错,可不能因为我赔了这条命!”

丁一水拍了拍马大胖的肩膀,安慰道“你忘记了,我奶奶做啥的,是村里的神婆!我多少也有些经验,你别插手。”

“一水,别这样,兄弟还做不做了!”马大胖赶紧拦住他,怒吼着,不让丁一水进去,这都是他的错,要不是他选了那一家店,他们也不会到这边来。

丁一水推开马大胖,直接踹了一脚到马大胖的屁股上,骂道“快走!我有分寸,过了十二点就好了,别管我,你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

马大胖抹了一把脸,他也知道自己无能,对于这些事情他一概不知,就按照丁一水说的,在这里确实也只会是碍手碍脚,马大胖站起身来,咬着牙,心有不甘的拿着符纸对丁一水说“一水,我去找救兵,你等着,别出事了!”

丁一水暗骂着马大胖,在这里找什么救兵,这里的道士大多数都是骗人的,收费还贼高,丁一水还担心马大胖被骗了呢。

“别了!你赶紧麻利的给我走!别找人过来了,我很快就出去!”丁一水从书包抽出桃木剑,手上还出了冷汗,今天的鬼还真不是一般多,他这个三流的天师只怕也抵挡不住这架势。

“不行,你等着,我很快就回来!”马大胖很担心丁一水,紧抓着手里的符纸,往原路回去,那些护身符和平安符肯定能够帮着马大胖找回原路,可不能让客栈的老板缠上他,还是要留着他自己一个人在这殿后才行。

他拿出桃木剑,从包中掏出陶瓷碗放在地上,在上面撒上糯米,从书包中掏出白酒倒进碗里,把手里的鸡血和朱砂丢进去,拿着桃木剑搅拌,又从自己书包中掏出符纸拿出三张,把符纸点着,丢进碗里。

做好这一切之后,丁一水拿起碗直接把碗里的那些东西倒在桃木剑上,然后站起身来,深呼吸了几下,手都出汗了,身子紧绷的打开木门,缓缓的走进客栈里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