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还珠之知画知画h_公么给我止痒

热点 2020-07-01 12:01:04

伴随着脚步声渐渐逼近,温言屏住呼吸,左手紧握手电筒,微侧身面向门边。

耳畔细听着声音,待人跨步走进寝室门,她立即按下手电筒,微光直射,抡起握拳的右手。

来人被这一丝猝不及防的光照射,本能伸手一遮,透过指缝间,只见拳头直逼,不觉微侧身子,往后一退至墙壁,欲闪躲开。

温言快步上前再打斗,待近距离看清,眸中一闪而过的惊讶,不由低声说道,“是你!”

微光下衬的简黎五官线条冷峻,眉心俱是漠然,淡若和风道:“靠着很舒服吗?”

听到此话温言愣回神,才发觉此时自己身体紧贴于他,双目近在咫尺,周身的空气有似凝结。

瞬而面上泛起红晕,手犹如被开水烫着般,火速一把松开。

简黎随而径直往阳台走去,并未与她多语。

温言见此鼻尖似有酸意,凝视着背影,心中不免微恙,收起心神紧随而出说道,“寝室阳台间隔足有两米,下面是草坪,阳台边缘并没有绳索拉锯留下的痕迹,基本上排除是通过阳台进入寝室。”

简黎默而不语,双腿交叉,双手交叠于胸倚在阳台沿,眼神直视着她。

“你干嘛不说话。”温言被他望的讪讪一问。

“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简黎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什么?”她被反问的愣神,显得不明他所意。

“一个合格的警察…”简黎一挑眉,目光淡淡的滑过她。

温言随即便知,不由的接道,“在犯罪现场,自己就是凶手。”寓意凡事以凶手的角度看待问题。

“那你为什么带着手电筒!”简黎下巴微扬,眼神一瞥。

“因为太黑,所以才…”温言话及一半,似是觉到自己这行为不妥。

“任何多余的物件,都可能导致看不清真相。”简黎缓而说道。

“我怎么没考虑到这点,凶手怎么可能会照着手电筒犯案,从而在夜晚引起别人的注意。”温言似有自恼。

“关掉,跟我来。”简黎瞅了一眼她的手电筒走进寝室。

温言随即关掉,寝室内顿时幽暗无比,月光透入,隐约可见,只得紧跟他身后。

几步走到寝室门口,简黎身子微侧,温言转而走到他身旁,眼眸顺着一望,昏暗的过道却泛着淡淡的光芒,“荧光粉?” 简黎蹲下,指尖沾了沾零星的发光点,温言打开手电筒弯腰照着。

他指尖轻轻一摩擦,细细看了看黏着的细小颗粒,“储能夜光粉。”

一同半蹲面对面,靠的较近低头细瞅着。

与此同时,过道的灯顷刻间一一亮起,两人不自觉都伸手拂于额前遮光。

陈锦几人方才贴着楼梯墙边走上来,手中各个举着枪,待走到过道,望见不远处的他们斜蹲着。

因着角度交叉问题,两人好似在贴脸亲吻。

“头,大半夜的,你们在干什么?”陈锦诧异的询问声,在空荡的廊道响起。

简黎两人待看清来人,缓而起身站直。

温言双唇微抿望着他们,低声轻斥道:“我还想问你呢。”

陈锦几人疾步走近,他瞥了眼简黎,转而声中透着关切道,“你没事吧?”

温言满脸正色,“我能有什么事。”

蓝柔放下枪解释道。“陈锦在监控发现一些问题。”

他瞅了两人并肩站着,故而站于两人之间,拿出手机放出了监控片段。

温言望着屏幕中些许模糊的人影,顿觉得身子如千万蚂蚁啃噬发麻,嗓子眼发涩,“楚文?”抬眸直愣的望着简黎。

他见此面色亦是霎时一变,身体显然一怔,心觉沉闷。

温言双眸讶意朝着他道,“这不可能!”

“监控拷贝一份给我。”简黎已面色恢复如常,对着陈锦淡然一语,收回望着她的视线便离开。

温言亦是无神,亦步亦趋的走着。

“蓝柔,你不是说头是一个人来的吗,怎么他也在。”陈锦似有抱怨,指着他离开的方向,“你们看看他搞的是我上司一样。”

“谁让人家是局长请的法律案件顾问呢,当然比你大。”柯宇顺而说道。

“你们别说了,头都已经走了。”蓝柔出声制止,三人望着温言的背影,甚是难解,随即跟上。

漆黑的夜色,清冷无比,敞亮的办公室里,简黎头倚在沙发椅背上,眸光若有所思,身畔的桌上放着一物,原是那张已老旧的报纸。

而此时的温言,面色显白,布满汗珠,双手交叉紧握自己的双臂,靠在床边一角,噩梦后惊醒后,白影在脑中挥之不去,难以入眠。

良久缓下心绪后,只走进浴室,打开按钮水犹如雨滴碰洒而下,温言却穿着睡裙直接走到喷头下。

冰冷的水沁入皮肤,刺激神经,顺而让她清醒几分,仍有水淋着自己。

不多久,温言待吹干头发换好睡衣,重新回到被窝,眼角瞥见床柜上的小白瓶,伸手拿过拧开倒了倒,放入口中喝水咽下,便靠着床头闭目。

而简黎在办公室一夜,次日一早便收到陈锦发来的监控,点开在电脑上放着。

一手搭于下巴,一手指尖在桌面不时的弹着,一遍遍循环的细看着。

指尖触及鼠标一点,画面停格在长发披肩的白衣女,他的黑眸直盯,如触不到底的深渊。

此时江川走进办公室,来到他的身后亦是看了遍,待瞅见白影,不由凑近一看,只觉让人发颤不已慨然道:“谁这么无聊,在这假扮楚文。”

“这是寝室楼道监控拍摄的画面。”简黎黑眸紧盯着画面,随而一说道。

“这画质有点不清晰,加上这个人是背影,很难辨认出来。”江川腰际倚在办公桌沿边望着他说。

电脑屏幕上的视频仍是放着,简黎指尖搭在唇畔并未答话。

江川似想到什么,站直身子直视着他说:“这人提及了温言,你说会不会和当年的事有关?”

简黎眸光一敛低沉的声音缓而说道:“有可能。”

“那她会不会有危险?”江川伸手搭上他肩膀说。

简黎眉心微蹙,眼角不觉眯起,闪过冷冽之意。

江川赶忙又接着向他说:“虽说温言现在是警局队长,但总会有落单的时候。”

他听着一句眉心更是紧上几分,十指不觉有些泛紧。

“万一被凶手钻了空档子,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江川向他一一分析道。

简黎手心沁凉,事情的利益要害,自己心里都明白,此案可能是冲着温言而来,即便江川不提醒,他也会找时间前去,

江川见他未说话,以为是不愿意前去,故而再说道:“我理解你这前男友的身份有些尴尬,但能让她引起警惕的也只有你。”

简黎瞬而起身扯过椅背上的西装外套,边朝门口走去边说:“我出去趟,你再看看有没有其他发现。”

“我明白了。”江川望着他离开的身影,转而坐到电脑前,又是细致的查看着。

另一边的警局,温言手抚着额边,面色不佳走进办公室。

“头,昨晚是没睡好吗?”陈锦箭步上前关心道。

“还好,报告送来了吗?”温言缓而一问。

“我做了加急。”陈锦一扬手中的文件夹,随即意会召集众人会议室集合。

“经过DNA对比,此前发现的两处碎尸,都是夏若,推测死于6号晚八点到十点。”陈锦继续解说道,“根据尸块切口平整推出,凶器极有可能是斧子和尖刀。”

屏幕上放出推测的凶器样式。

“季明那边情况怎么样?”温言望向柯宇。

“没有出入境记录,应该还在本市,蹲守在他家附近的同事,也没有发现。”柯宇一一回报。

“你那边呢?”温言转而问蓝柔。

“夏若出事前几天,提了二十万现金,暂不知道她做什么用,她公司也说到像她们这行销售,有时候好几天联系不上,也属正常,另外根据其他周边人走访,都说她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并没什么出格的事。”蓝柔望着手上之前做的记录说道。

待她说完,陈锦按下手中遥控按钮,切换至尸块拼接画面,“头,夏若的尸体唯独缺了两条小腿。”

“这凶手是变态吗?有什么深仇大恨。”警员都纷纷不忍。

“小腿?”温言估摸着下巴,另一手五指在桌面轻弹,就如简黎的看监控的动作般。

其余几人见她这习惯性动作,知她在深思,便不再出声只望着她。

思虑一会后,温言转而说道,“继续查找,还有验夜光粉,周边查访刀具店,看是否有人认识死者。”

“头,那监控上那个叫着你名字的白影。”陈锦切换成披头散发之人的画面,轻轻再一问,“你认识她?”

温言沉默片刻冷声道,“我大学室友。”

“那会不会这个命案就是她所为。”其他警员猜测道。

“不会!”温言漠然道。

“为什么?”警员继续问道。

“她6年前已经死了!”温言淡漠的眼眸直视。

“那这是鬼魂了,为什么要叫头的名字呢?”警员们说此大白天都有些心惊。

“都别瞎猜了,下去做事吧。”陈锦出声一说,纷纷散去,“头,你先去办公室休息下吧。”

“你和我去夏若的家看看。”温言起身一说。

两人便随即离开了警局。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