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因为性经常和老公吵架

热点 2020-07-01 12:02:41

花姐眼睁睁的看着云澈避她如蛇蝎般,快步离开了兰桂坊,郁闷的叹了一口气,扭着纤腰去找迟夜白。

推开门,就见迟夜白拿着瓶子正在往喉咙里灌酒。

那模样,颇有几分醉生梦死的架势。

花姐进了卧房,将酒瓶从迟夜白手里夺了下来,劝道:“爷,您最近几日到底是怎么了?这迟家给您安排的姻缘,虽推脱不得,但不是已经延后了吗?

你何必醉酒浇仇,走一步算一步吧。”

迟夜白将空了的瓶子搁在桌面上,“你不懂。”

他站起身,晃晃悠悠的往床沿边走去,扑倒在床上,喃喃道:“你不会懂的。”

花姐见他醉的不轻,拉过被子替他盖上,整理好了卧房,才退出门外。

......

楚云瑶回了温家,温庭筠和南烟都快要急死了,看到楚云瑶完好无损的回来,总算舒了一口气。

南烟一边替楚云瑶换回女装,一边问:“事情都办妥了吗?今晚就留在这里住一晚吧,我怕宝儿担心,派人去通知她,说你今晚留宿在云来阁。”

楚云瑶累得慌,又被迟夜白的一席话给惊住了,便同意留下来休息。

肩膀处被老头打伤,还疼的厉害,待南烟离开,她关了门,褪下衣衫,看到肩膀处那一大片的淤青红肿,咬着牙涂抹了药膏后,钻进被窝里睡着了。

后脑勺还隐隐作痛,冷静下来后,楚云瑶才察觉有些不对劲。

迟夜白这种人生性爱干净,怎么会容许她连身上的脏衣服都不换,就睡在他的床上?

莫不是清楚了她的女儿身,才没有给她换衣服的吧?

仔细一想,又有些不对,迟夜白这种人,一旦知道了她是女儿身,不可能淡定成这样,一定会用云澈这个身份威胁她。

这么好的把柄,迟夜白这种唯利是图的商人不可能不好好把握。

思来想去,楚云瑶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楚云瑶索性不想了,闭上眼睛休息。

第二日一大早,楚云瑶怕宝儿担心,辞别温庭筠和南烟,坐着马车回了少帅府。

刚一进门,就被堵在了大厅里。

楚云瑶没料到督军会带着宫肃这么早过来,诧异的用眼神询问管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管家苦着一张脸,站在墨中天身后,轻轻摇了摇头,示意楚云瑶不要多话。

楚云瑶尴尬的站在原地,离开也不是,接待也不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得道:“不知道父帅和宫二公子会这个时候过来,有失远迎。”

墨中天冷眼盯着楚云瑶:“你这个时候才从外面回来,昨晚在哪里?”

楚云瑶以为督军知道自己夜不归宿了,不得不硬着头皮回答:“昨晚云来阁清账,盘库存,忙的太晚,就留在云来阁休息了。”

话音刚落。

“砰”的一声,杯子在她脚边炸开了花,碎片飞散。

墨中天砸了手里的杯子,很显然是被楚云瑶一席话给气到了。

楚云瑶跳起来,退后了两步,避开这些碎片,低垂着脑袋一声不吭。

公公要挑刺,无论她怎么回答,都不可能合乎他老人家的心意。

他老人家心胸宽广,这事就过了,心胸狭隘,气死了就气死了吧,她大不了背一个不孝的骂名罢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