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mei0z性欧美老妇 爸爸我想要你

热点 2020-07-01 15:01:06

徐长辉很快镇定下来,直起身低声对韩立冬说:“抱歉,刚才失态了。”

韩立冬说:“没关系,董事长。请您节哀。”

徐长辉点点头迅速抹去脸上的泪水,他走到徐长勋身侧伸手去拉他一直保持敬礼的那条胳膊。徐长勋就像铁铸一样纹丝不动。徐长辉不得不在手上加把力气,口里低声喊道:“大哥!”这才把徐长勋的胳膊放了下来,他又去转身把徐长青和徐长安从床边拉起来。

徐长勋笔直的站着,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床上的老太爷。

杨力靠近徐长勋,说:“长勋,你是老大,这个时候你一定要挺住。”可是徐长勋仍然一动不动的站着。杨力看着他一直圆睁的、充满血丝的双眼和僵直的身体,知道他其实根本没听进自己的话,再看看另外那两个只顾着伤心哭泣的长青和长安,目光最终落在徐长辉身上。现在唯一还能强迫自己保持镇定的就剩下徐长辉了。

亲眼看见徐长辉强忍伤心之余还要照顾哥哥弟弟,杨力心中忍不住感慨。如果不是因为当年那场意外导致徐长辉身体损伤太重不得不中途退役的话,他在部队上的发展成就一定高过徐长勋。可惜造化弄人。杨力想到这里忍不住看一眼韩立冬,眼神尖锐充满责备。

韩立冬见杨力看向自己,赶紧站直了身体。她敏感的接收到了杨力眼里传达出的责备,心里困惑:她才赶到医院应该没做什么错事,杨主任为什么责怪她?

杨力不理会韩立冬,他对徐长辉说:“长辉,你大哥他们太伤心。现在就剩下你了,你一定要节哀。徐军长的飞机至少还要一个小时后才到,有些事必须要赶紧准备了。”

徐长辉点点头,他知道自己现在必须要克制住情绪,哥哥弟弟都一头埋进悲痛中,他必须站出来代表徐家处理一些事。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杨叔,刘哥,爷爷他走的时候,还好吗?”话说到后面语声难掩哽咽,旁边的徐长青更是再次失声痛哭。

杨力看了一眼黑脸中校刘泽,见刘泽对他点点头,杨力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讲述:“老首长当时正在看书,还跟我们讲了几句玩笑话。突然毫无预兆的昏倒在沙发上,当时我和刘中校都在身边。总共用了7分钟时间送进医院,医院迅速展开了急救。我分别给徐军长和你们打了电话,六中校通知了中央警卫局和军总院。军总院的医疗机是在接到通知后一个小时候到达的,来了三名医生两名护士,迅速对老首长进行急救。但是老首长的呼吸和心跳还是越来越慢。你们到达之前刚撒手人寰。从他晕倒到最后离开,首长的表情一直很平静,不像是经历过痛苦的样子。”

这件事情的处理经过和救治措施非常重要。像徐老这样重量级的老将军离世,即便是寿终正寝其前前后后发生的所有细节也会被有关部门询问、记档。这是对逝者的尊重,是对历史的尊重,更是对国人的交代。杨力和刘泽是徐老逝世前后至始至终都在身边的人。他们两个的话尤其重要。一个不慎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为此被问责。

徐长辉点点头。心里终于好受一点。自从老爷子到北戴河疗养,他每半个月都要过来一次在这边过周末。爷爷的身体状况他是知道的,老爷子有一次还跟他半开玩笑的说如果能在不知不觉中没有痛苦的离开人世,就是他上辈子积德了。

徐长辉又问:“通知外人了吗?”

“还没来得及。等你和长勋做主。”杨力说。

徐长辉点点头说:“咱们分头通知吧。我负责亲属这边,麻烦杨叔和刘中校通知老干局、中办、警卫局这些部门。部队上,” 徐长辉看向站着一动不动的徐长勋说,“等大哥回过神之后他亲自负责。”

杨力和刘泽答应着出去了。

徐长辉对徐长青说:“长青,我和大哥有好多事要办,不能留在这里,会打扰到爷爷。但是也不能让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这儿。”

徐长青抬起泪水迷糊的脸说:“二哥,我留下来陪爷爷。”

徐长辉拍拍他的肩膀说:“辛苦你了。我一会儿进来陪你。”

韩立冬和徐长辉一起把徐长勋硬拉出重症室。徐长安也跟着出来。韩立冬迅速联系院方要了一间休息室。这家医院是专门为在北戴河疗养的领导提供医疗保健服务的,机构虽然不大但是各项设施非常齐全。重症室旁边就有一个专门的家属陪护室,如今被韩立冬借来使用。

韩立冬把徐长辉他们安置到休息室。

徐长辉对徐长勋说:“大哥,爷爷去世的消息还没有告诉爸妈。他们的飞机至少还要一个小时才能到。爷爷的老部下们肯定要来北京参加丧礼,这部分人必须提前通知。”

徐长勋木然的点点头。

徐长辉看着大哥的样子知道他心里难过,可是随着报丧的电话打出去,很快就有相关部门的人来接手丧事,徐长勋是徐家在军队上的未来,他这个样子若是被有心人看去怕是要影响前途。一个只知道儿女情长不知道顾全大局的军人是不可能被重用的。

徐长辉不能任由大哥这么颓丧下去,他用力摇晃徐长勋的双肩在他耳边喝道:“大哥!我知道爷爷去世你很伤心。可你别忘了我才是爷爷一手带大的,要论伤心也该是我最伤心,你还没资格排在我前面。现在,你给我打起精神来,出去打电话!”

徐长勋终于被徐长辉摇醒了,他看着眼前的徐长辉再看看一旁紧张不安的徐长安和韩立冬,仍然不愿接受这个事实,他不相信的问:“二弟,爷爷,真的走了?”

徐长辉说:“大哥,你要坚强起来。”

“二弟,你说,爷爷经历了那么多场战争,受过那么多次伤,每次都能转危为安,怎么这次就走了呢?他还不到一百岁呢。他还没有抱上孙子呢。”徐长勋嘴里喃喃自语。

徐长辉无言的用力抱住徐长勋。

徐长勋的眼角终于忍不住垂泪。这个外表刚强的人直到现在才终于肯承认徐家的英雄已经逝去的残酷事实。

徐长辉又让徐长安通知徐家的旁系亲戚。

徐家兄弟强忍悲痛把老将军离世的消息告诉世人。

随着一个个电话被拨出去,将会有很多人被从睡眠中叫醒,今晚也将有很多人再也无法入睡。

韩立冬取得徐长辉的同意后迅速联系马青云,让他把账上能用的流动资金都准备好。徐老将军这个级别的首长一旦去世要惊动上上下下很多领导很多部门。怎么治丧怎么下葬国家都有相关的详细规定,虽然现在还不知道那几位最高首长的意见,但是以老将军在世时受到的尊重来讲,丧礼的级别低不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相关部门接手办理。

韩立冬打电话准备的这笔钱是徐家自己要用到的。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参加老将军的丧礼,尤其是要举行遗体告别仪式的话能参加的人资格就更受限了。很多与徐家有关的人都没办法参加,比如老爷子生前的下属、警卫员,家里的徐叔赵姨,大院里的邻居,甚至耀华集团的高层等等,韩立冬还需要为这些人另外准备一个告别仪式。

韩立冬同时还要负责照顾眼前这几个人。她把徐家几兄弟的悲恸都看在眼里,但是关心之余但她最关注的却是徐长安。

徐长安也伤心,但是韩立冬还意外的发现了一些不寻常:闪烁不定的眼神、躁动的肢体动作,尤其是他打电话后还一直把两个手机都拿在手里心事重重的样子,种种迹象都让韩立冬觉得不安。

不是韩立冬要有意针对徐长安,其实她与徐长安并没有冲突,唯一的矛盾是穆海兰,可是有徐长辉在中间缓和,穆海兰能起到的挑拨作用也有限。

韩立冬的特殊之处总能让她发现很多常人难以发现的线索,这些线索背后隐藏的秘密并不都是美好的,所以韩立冬锻炼出了非常高的警觉性。徐家有名有姓的能够劳动三少爷打电话的人不多,徐长安不到十分钟就把该打的电话都打完了,那么他一直拿着手机是在等谁的电话还是想要往外打电话呢?

不管是商界豪门还是顶层世家,最不缺的就是利益斗争和人心算计。表面上的和睦都是有条件的,一旦条件变化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徐家最大的稳定因素是徐老太爷,如今他突然离世并且还是远在京城之外的地方离世……韩立冬心里感到不安。她看看徐长勋和徐长辉,这两人还在不停的讲电话,韩立冬只能自己想办法。

她到了几杯茶一一端给众人。当她把茶端给徐长安时,因为他的两只手里都攥着电话,韩立冬就主动伸手想要帮他拿其中一只电话。韩立冬伸手的对象就是徐长安今晚一直没有使用过的那只手机。

徐长安想都没想就侧身避过,反而是把另一只手里的他今晚用来通知丧讯的电话装进口袋,然后才腾出手接韩立冬的茶水。

韩立冬神色自然的转身离开,仿佛她刚才拿电话的动作是无意识的行为。只有她自己知道,就在徐长安抬手躲避的瞬间,手指不小心碰亮了屏幕,一个姓名被写成“09”的通讯录已经被调出来,但是还没有拨出去。

眨眼不到的时间里韩立冬已经记住了号码。这是串奇怪的数字,绝对不是市面上能见到的手机号。如果这真的是手机号的话,那么能用这种号码的人是谁?韩立冬想到此处心中一惊。

一个态度反常的非亲生儿子,一个非普通人能拥有的手机号,一起出现在徐家老太爷刚刚过世的医院里。韩立冬想都不想抬脚就要去找徐长辉。作为一个首席秘书在第一时间把可疑情报报告给领导是她的责任。尤其是徐家这么敏感的时期,一个及时的消息很可能避免一场不必要的混乱。

韩立冬刚走过去徐长辉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人名后稍微抬高声音对屋里的几个人说:“爸到了。”然后才接通电话,说,“爸,是我。请您和妈节哀,爷爷他已经走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