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紧致让他闷哼出声电影 高考前妈妈给我一次

热点 2020-07-01 15:02:32

南子兮凭借着记忆中的路线来到了一座小院。

她见这座小院四周并无人家,一种不知名的绿色藤蔓爬满了院墙,庭院内右侧种满了百花,蜂蝶成群飞舞。旁边一块地一眼望去是绿油油的各种小菜夹杂着青草。左侧有一颗参天大树生气盎然,树下一井,走近一看并不是枯井,井内有清水,心想,这便极好。

抬头见门上牌匾写着“念昔苑”三个大字,字迹是潇洒流美。

抬脚移到房门前,玉手轻推木门,只见屋内桌椅板凳无不布满灰尘,就连挂在墙上的山水图亦是不能幸免。

不过这幅山水图倒是极好,用笔无拘无束,笔痕无起无落,模糊造型,信手涂抹,画体松散有致。如疾风暴雨,大胆挥洒之后,细心收拾,于磅礴大气之中见精微,于蓬勃生机之中见率真。

只见画作侧边题名:山高水长,落款:素衣。字迹同样是潇洒流美,风神轻狂,想来这座小院的主人便是素衣。

素衣?南子兮脑子里有什么东西闪过,速度极快,想要抓却怎么也抓不住。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呗!

南子兮巡视了四周,见这里并没有要用的东西,于是又移步到另一间房,发现是一间卧房。

窗边立有一檀木书桌,桌上放有文房四宝,外侧还有一张吃饭用的木桌,桌上放有一套白釉梅花茶具,虽布满灰尘,但依旧可以看出它的精致。

既然有了餐桌必然有小厨房了,带着这个想法又转步到另一间房。视线移过这些锅碗瓢盆,见旁边有一水缸,水缸旁放有几个木桶,眼睛一亮,可算找到有用的东西了。

弄影跟在旁边,见主子的视线放在木桶上,细眉一挑,并不知道这几个木桶有什么值得主子兴奋的。

回想着菜地里的青草及那些布满灰尘的东西,可见这里的主人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住这里了,既然如此,那我借用一下这里的场地和东西应该也没什么吧。

南子兮如是想着便对弄影说道:“你把这几个桶都带出去,去树下的井边打满水。”

弄影虽不知南子兮要干嘛,但在她眼里主子说干嘛总是有她的理由,做属下的听从就好。于是乎弄影轻轻一挥手,几个木桶便悬浮在手上,又迈着轻悠悠的步伐来到了井边。

南子兮看着她的操作,内心激动无比,心想:这就是古代的内力吗,不知这舞倾城的内力如何。手指轻轻一扫,灶台上的锅碗瓢盆都悬在了半空中,正欣喜着,这些东西便“哐!”的一声落在台上。

南子兮眉头微蹙,果然自己还不能掌握这体内的内力,看来得找个时间请教请教绮欢。于是便移步到门外。

见到弄影正用她的内力将最后一桶水打上来,果然有了内力就是好啊。

“主子,然后呢”

“你的轻功怎样?”南子兮微笑问之。

弄影恭敬道:“回主子,虽比之主子相差甚远,不过危难时刻逃命还是绰绰有余的。”

南子兮闻言内心又狂热起来,这样说来舞倾城的轻功是极好的,不过想到刚才施展内力时的状况,又泄了气。摇头晃了一晃,嗯,还是先别忙尝试,免得到时控制不住从空中摔下来,那还不得摔个半死。

“既然如此,你便将这几个桶呈‘S’型摆放,然后……”

“主子,属下能问一句什么是‘S’型吗?”

南子兮见弄影满脸困惑的样子,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古代,她们是没学过英文字母的。便在地上用树枝划了一个‘S’型,说道:“就是这个样子,现在明白了吗?”

弄影见地上的形状恍然大悟,道:“主子,这不就是布阵中的蛇形吗?”

南子兮闻言,楞了一下,说道:“对,就是这个形状。”

弄影明白之后手再次轻轻一挥,几个装满水的木桶就以‘S’型摆放好了。

南子兮再次感受到了内功的强大,说道:“现在,你要站在水桶上,轻轻旋转跳舞,每个桶都要用上。”

弄影毕竟擅舞,轻轻一跳便跃到了水桶上,轻抚衣袖随风摆舞。随着她的动作越来越快,几个桶里的水都或多或少地溅了出来。

南子兮见她跳得美则美矣,却缺少一种轻盈和眼神上的动人便叫道:“停。”

弄影闻言便从桶上下来,“主子。”

“知道你的问题在哪里吗?”

“属下不知,望主子赐教!”

“你的舞姿虽优美,却不够轻盈,你瞧地上被你溅出的水;另则舞姿没有灵魂,一支没有灵魂的舞,怎么触动旁人的心?”南子兮婉兮道。

“属下愚钝,还望主子说得详细些。”弄影小脸皱成一团。

“意思就是说,你跳舞时只有欲并没有情。没有情,舞蹈便只是舞蹈,不能感染旁人。”南子兮见她眼中还是困惑便接着说:“所谓感情即七情六欲,佛家的‘六欲’指的是□□、形貌欲、威仪姿态欲、言语音声欲、细滑欲、人想欲;儒家的‘七情’即:喜、怒、忧、惧、爱、憎、欲,你缺的便是这‘七情’。”

弄影闻言有些明白,既而又跳在桶上,继续跳,想着以前被追杀的事。

她想着如今跟着主子,过着算是满意的生活,但是自己没能将大哥一起脱离苦海,她又想着大哥有没有在外出任务时受到伤害,是否知道她还活在世上……一时间多种情绪来回转换。

在不知不觉中,弄影的舞姿越来越有力量,身体却越来越柔美。冰蓝色双袖旋转不停,带动着大树的叶儿片片掉落,洒下一片绿色,脚尖点在水上,点出一个漩涡。

随着舞的结束,水涡越来越浅,慢慢归于平静,只有几片树叶飘落在水上,泛着丝丝涟漪。

“很好,现在的舞姿,比之之前已经好很多了,你再把握情绪,多加练习即可。”南子兮瞧着天色有点晚了,又说:“派人将这院子里的东西整理一下,把那边菜地里的杂草处理掉。”

“是,主子。”弄影瞧着天色便知道这是用饭的时辰了,便跟着南子兮回到了浮月居。

浮月居内,笙歌见南子兮一回来便上前道:“主子,你可算是回来了。”

“怎么了,这么着急?”南子兮回到房间内,将手放进水盆中净手。

“她那是担心被绮长老骂,这不这药已经熬好了,就等着您回来喝呢。”菱歌递给南子兮一张帕子。

南子兮接过后,擦了擦手说道:“把饭菜跟药都端进来吧!”

不一会儿,桌上已摆满菜肴,南子兮见桌上的膳食,瞧见弄影还站在旁边便说:“弄影,坐下一起吃饭吧,等会吃完饭,回去休息一下,明早过来,接着训练。”

“主子,属下不敢。”

“怎么,我说坐下吃饭就坐下,你们也是,在我这有时不用那么多主仆尊卑的动作,心里效忠就好。”南子兮皱眉道。

“是,主子。”三人答道。

“主子,你得先把这药喝了,不然绮长老真得说我了。”笙歌一副笑嘻嘻的面容,端着一碗药说道。

“行了,将药碗递给我罢!”南子兮好笑道。

笙歌这才松了一口气,将药碗递给了南子兮。

南子兮接过后,一口气便喝了它,不过瞧她眉头的微蹙便知这药还是极苦的。

饭后,弄影回到了风雪楼。笙歌、菱歌则去收拾其他杂事了。南子兮则去了书房。

书房内里侧有一博古架,上面摆满了藏书古玩;右侧靠窗处则是一红木书桌,桌上摆放有笔墨纸砚,桌前一嵌云石扶手椅,只不过椅子上放有一垫子;左侧处有一楠木浮云矮桌,桌上放有一把古琴,桌前有一矮凳。

南子兮走近,坐下,抚摸了这琴,琴身黑褐色,颜色深浅不一,琴边印有几朵白玉兰。轻轻拨动琴弦,音色是极好的。

南子兮转悠了一会儿,便回房歇息去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