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我爱你忍着点_凤轻尘东陵九温泉

热点 2020-07-01 15:04:34

林夏僵硬着脊背站在原地,眼睛四处乱瞄,就是不敢去看韩宇扬的眼,那双黑眸里泛起的涟漪,那专注的眼神,好像快要把她给吸进去了一样。

真是祸国殃民的男人!

等等,慕晚晴也在这里吧,那可是韩宇扬心尖尖上的女人,他当着慕晚晴的面亲她不会有问题吧,万一之后清醒过来后悔了,跟慕晚晴闹掰了,吵架了,又来找她的麻烦怎么办?

她惊惶的要推开韩宇扬,韩宇扬却已经主动放开林夏,餍足的抬头,看到她脸红耳赤的样子,只觉得分外可爱,手指在她红彤彤的耳朵上轻轻一碰。

林夏跟触电了一样,浑身一抖,迅速转身,见曲文清一脸受伤地看着她,把所有的烦躁都发泄在话里了。

“都说了我叫林珊,你耳背能不能先问问别人,知不知道自己找错人,会给当事人带来多大的麻烦,我家亲爱的还在身边,要是回去我们吵架家暴被踢出门丢垃圾堆,你负责吗?”

“我怎么会认错呢?我怎么可能认错呢?”曲文清依旧是一脸不可置信。

林夏额头上蹦出了井字,“本小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姓林名珊是也,你曲家有权有势,劳烦曲大少去打听打听,免得让人误会,你这种款式的,真心不是我的菜。”

他真的认错了吗?这样灵动的眼神,小狐狸一样的可爱表情,他会认错?

韩宇扬一步一步走到曲文清面前,忽然抬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住曲文清的胳膊,一拉一拽,又把胳膊给他装了回去,低头在曲文清面前说道:“下次,可不要再认错了,不然,这只手就不用装上去了。”

曲文清猛地抬头,眼里迸发出骇人的冷意。

韩宇扬却不甚在意,搂着林夏的腰朝大厅门口走去,林夏没有回头,她也不敢回头,生怕露出什么马脚,事实上,她恨不得马上就离开,幸好韩宇扬也不想再呆下去了。

在众人惊疑不定怨恨嫉妒,或者各种探究的神色里,林夏努力保持自己完美的仪容,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一坐上车,林夏就泄气了,踢掉高跟鞋没形象的软到在沙发上。

时间过的真快,眨眼间就过了三年,初见曲文清的时候,他还是个青涩的毛头小子,身无分文的到处乱窜,被路上的流浪汉打了一顿,在垃圾堆里翻吃的,现在,那个青涩的大男孩也长成了一个独当一面的男人了。

她心里五味成杂,或许有一点欣慰吧,毕竟曾经看上的男人过的这般优秀,说明她眼光好,一眼就看出了曲文清的塑造天赋。

可是更多的,是物是人非吧。

那些让她做了很久噩梦都不敢相信的话,到现在想起来,心脏也是钝钝的痛,别看她现在好像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多害怕的样子,当年的她,还纯真的犹如一张白纸,任由曲文清在那张白纸上涂上任何颜色。

她以为是绚丽的七彩颜色,最后却只剩下被掩埋的黑色,腐烂在肚子里,成为一个还没有痊愈的伤疤,不会再疼,但任旧存在。

林夏在失神,身边的韩宇扬也没好到哪里去,他安静地盯着窗外的车水马龙,一只手撑着脑袋,那些透过车窗照射进来的光,洒在他的身上,一种寂寥感悄悄的蔓延开来。

可惜林夏现在实在是没心情去安慰他,因为她也心情沉重。

古怪的气氛持续了很久,直到回到别墅那边。

林夏主动去卧室里把自己的包包收拾好,零碎的小东西装上,提着包包下楼,安静地坐在韩宇扬身边,等待他开口让她滚蛋。

韩宇扬抽完一支烟,发现林夏整装待发,一幅随时提包走人的表情,皱起眉头来,“你的包价值一个亿?”

“什么意思?”林夏一脸茫然。

“没有价值一个亿,你回家还挂在肩膀上做什么?”韩宇扬悄悄桌面,“给我倒杯茶来。”

“可是……可是……”林夏纠结着咬着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居然不准备撵她走,这是为什么?

“少废话,少爷我渴了,你难道还要我亲自去倒茶?”

林夏想说阿曼达就在门口候着,但心情不好浑身不利索想要找茬的大少爷发话了,她还是乖乖的放下包包,去给韩宇扬倒了一杯茶,不过不是绿茶,而是她自己喝的红茶。

送过来的时候,怕韩宇扬不满,提前开口解释:“你刚喝了那么多酒,绿茶虽然解酒,但太提神晚上容易失眠,红茶性温,还能养胃。”

韩宇扬要发火的话当真因为这句话压在了喉咙里,端起青花瓷茶杯,喝了小半杯茶之后,感觉头没有之前那么晕了,他神色才缓和下来,开口问道:“那个曲文清,跟你什么关系?”

“能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林夏,怎么会认识他?全程都是他在自说自话,我也是一脸懵逼二脸茫然。”

林夏嘟囔着,努力压下心里的那些情绪。

“是吗?”韩宇扬显然不相信,男人的直觉告诉他,林夏说话有所保留。

“我总不能为了跟一个男人有牵扯,把名字都改了吧。”林夏眨眨眼,说谎真是麻烦啊,果然一个谎言之后,需要更多的谎言来保住这一条谎言,心好累,聪明的林夏瞬间转移话题。

“今天的事情真是太谢谢二少你了,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摆脱他,不过你维护我,也不需要说会娶我之类的话,被人误会了,万一你以后有喜欢的女人,不是解释不清楚。”

“你以为,我是随口说说的?怎么,我娶你做妻子,你很丢脸?”韩宇扬来了气,多少女人想嫁给他,要是听到他说妻子之类电话,怕是高兴的要疯了,就算他当时是心头有气想要宣告所有权,她这么迫不及待的撇清,他怎么就浑身不舒畅,还想要揍人。

“我这不是防患于未然,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什么的,我可不想体会。”林夏吐吐舌头。

“不管你心里在想什么,算计什么,搞清楚一件事情,我是你需要要抱的大腿,你给我抱好了,注意自己的身份,再到处沾花惹草,我打断你的狗腿。”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