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哦我插音乐老师_多金影后是国师古穿今

热点 2020-07-01 18:01:06

老公?

这两个字杀伤力忒大,学长直接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吴玥樾。

她才没有多大吧?已经结婚了?

压下心中的失落和烦躁,同样怒气冲冲地瞪着楚景飒。

“既然是老公,更不能对玥樾这样,这是家暴。”

楚景飒不怒反笑,家暴?什么家暴?呵呵……

阴沉着一张俊脸,大跨步向前,狠狠地撞了上去。

“就算是家暴,我倒要看看,有谁敢管我。”

低头冷冷地看着吴玥樾,眼中卷起狂风巨浪。

“吴玥樾,家暴?哼……”

还真是一个懂得利用自身优势勾人的?

只要想到说不定在学校里面,这种学长更多的可能,他心中就一阵不爽。

抱着吴玥樾的胳膊紧了紧,大步上前,对于这位莫名其妙出现的学长,一个眼神都欠奉。

吴玥樾眼中的光芒逐渐消散,没了跟楚景飒针锋作对的心思,反而安静下来。

只是这种安静,却近乎让人窒息。

楚景飒双手叉腰,脸色阴沉不定,不停地在屋里面转着圈圈,目光阴沉地看向旁边缩头缩脑的胡小薇,冷声开口。

“你说她一天没吃过饭?”

“是!”

胆怯地抬眸看了楚景飒一眼,胡小薇咬咬唇,怯生生地开口。

心中懊恼异常。

不是她主动告状,实在是吴小姐现在的身子要紧啊!

楚景飒深吸一口气,转身上楼,重重的推开吴玥樾的房门,看到身子蜷缩在床上的单薄身影,大步走过去。

“吴玥樾,你是想死吗?”

身子不动,整个卧室一片静寂。

“你觉得,用这样绝食的方法来对付我,真的有用吗?”

床上的人依旧没有动静。

楚景飒从刚开始的愧疚,到如今的恼怒愤恨,以至于怒火灼烧了神智。

“吴玥樾,你如果恼恨我那天晚上的饥不择食,我可以道歉,也可以补偿。”

饥不择食?

床上吴玥樾陡然睁开眼睛,伸手抓过床上的枕头,奋力朝楚景飒砸过去,眼眸冰冷,咬牙切齿地。

楚景飒的心情变了,吴玥樾又何尝没变?

或许,连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弄到心如死灰的程度。是因为这男人不相信自己?还是那天晚上近乎于残忍地强/暴了自己?还是说,之后对自己的恶劣姿态?

不知道,可她心中的悲凉,就算是再热的暖炉,似乎都暖不热。

楚景飒再次让步。

“好,你不想看到我,我让李娇甜来陪你?”

提到李娇甜,吴玥樾眼神更加冰冷。

最近大学开学,她估计更忙了,不但要忙碌学生会的事情,毕业答辩的事情,还有外面公司实习的事情,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

看着吴玥樾有了反应,楚景飒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往后再次让步。

“你自己说,究竟怎么样,你才能放过自己,放过孩子?”

吴玥樾冷冷地看着楚景飒,苍白的唇瓣只吐出两个字来,一字一顿。

“你,死!”

楚景飒闻言心中大为惊骇,难道她对自己已经恨到现在的地步了吗?

不是怒,而是惊。

“吴玥樾,你不要太得寸进尺。”

楚菲菲和阮诗玲刚回来,就听说吴玥樾绝食的消息,顿时一惊,急忙上楼。

正好听到这两个字,不由怒声怒气地进门,指着吴玥樾的鼻子开口说道。

吴玥樾就像是一樽没有灵魂的雕塑,淡淡的瞥了楚菲菲一眼,讥讽的眼睛转向楚景飒,眼中的冰冷让人不由冷入骨髓。

“菲菲!”

楚景飒眉头一皱,急忙开口。

吴玥樾如今这状况,如果再被气出个好歹……

“哥,你到现在还护着她?我刚刚可在下面听说了,她已经三四天没吃饭了!这是干嘛?不想活了,还想着自己是女金刚?”

“菲菲,这里没你的事情,出去!”

楚景飒眉头紧皱,轻斥一声,眼神凛冽。

楚菲菲从来都是人人捧在手心的公主,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狠狠地跺跺脚,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家哥哥,伸手指着自己。

“哥,你竟然为了她这样凶我?我还是不是你妹妹?而且,难道你忘了她的作用吗?”

只是生孩子而已,如此而已啊!

楚景飒身形一震,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床上身体僵硬的吴玥樾,转头郑重其事地看着妹妹。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来之前也不先说一声?”

楚菲菲仍是怒气冲冲的,不悦地嘟起嘴巴,狠狠地瞥了一眼床上的吴玥樾,咬牙冷哼一声。

“说一声的话,岂不是看不到这场面了?哥,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不是我们花了钱请她代孕的吗?当初同意了,现在又寻死觅活的,想要干嘛?”

吴玥樾心痛如刀绞,一句句话像是一刀刀凌迟在自己的心上,心痛难忍。

楚景飒心中也有些不忍,忍不住朝妹妹开火。

“菲菲,你还是少说一句吧?”

楚菲菲倒吸一口冷气,哥哥这是真的在为那个女人撑腰?

声音更是尖利几分。

“哥哥,你不要告诉我,你是真的爱上她了吧?”

不过是一个随处都能见到的女人而已,如果说最为突出的一点,或许是最为吐出的一点,或许是她最能勾人吧?

“什么爱不爱的?你才多大,就知道爱?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不是说身体不好吗?这件事情,我能搞定,你上楼休息,OK吗?”

楚景飒深吸一口气,压了心中的烦躁,好言好语地开口。

身后的一段段对白,像是一座座大山一样,狠狠地压在自己的心上,直到听到那个“爱”字,猛然才恍然大悟。

为什么?为什么之前听到楚景飒说要送自己离开会那么生气?为什么发现楚景飒不相信自己,会伤痛欲绝?为什么在楚景飒对自己做了那种事情之后,她会觉得心如死灰?

原来,症结在这里?

爱?

她爱上了这个男人?

这个念头一出,她急忙摆摆头,将这个念头从脑海中晃掉。

她喜欢的是林宇飞,不是这个男人,绝对不是!

可越是排斥,楚景飒的音容笑貌在自己脑海中越是清晰。

“哥,我不要上去,我们现在就把话说清楚,她究竟在这里算什么东西?”

从来哥哥都对自己一个人好,如今她越来越觉得,哥哥的心逐渐在向这个女人偏离!而今天,更是为了这个女人凶了自己,这个认知让她心中非常惶恐不安。

深吸一口气,目光灼灼地看着哥哥,想要哥哥给自己一个回答。

楚景飒眉头紧紧地皱起,有些无奈地看着楚菲菲。

“菲菲,这件事情,我们等会儿再说,行不行?”

如今先要处理吴玥樾的事情,好不好?

“不行,我们先要把这件事情给弄清楚,不然的话,就算我睡觉也睡不安稳的。”

万一真的爱上这个女人,然后又不舍得她肚子里的孩子,那要怎么办?

想到这里,她真的是肝胆巨颤。

吴玥樾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命,她还这么小,她还有很多事情没做过,她还要嫁给她喜欢的顾哥哥……

“菲菲……”

“哥,你不要自欺欺人了。就算你爱上她了,又有什么用?这女人根本就不爱你,她爱的是那个把她卖给你的哥哥。”

床上的呜咽越终于再也忍不住,拥着被子艰难地从床上坐起来,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们,表情阴冷地开口。

“你们说够了没有?滚出去!”

伸手指着房门,脸上面无表情的样子,着实给了楚景飒很大的压力。

忍不住伸手揉揉自己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看了吴玥樾一眼,转身拥着楚菲菲往外走。

门口处,两人脚步停下。

“哥,你告诉我,你究竟在想什么?你跟她是不可能的,你以为,在她知道她肚子里孩子注定是个死人之后,还会爱上你吗?你别做梦了!”

楚景飒脸色骤然匀称起来,双目冰冷地看着楚菲菲,声音压低,怒气沉淀。

“你声音小点,行吗?”

楚菲菲高高地抬起下巴,无语地看着哥哥。

难道还要妄想着纸能包得住火?精致的俏脸顿时滑过一抹冷然之色,无奈地冷嗤一声,翘起红唇。

“哥,这不是我声音小就能消失的事实,好不好?你最好的做法是以后不要再跟吴玥樾有任何地接触,在孩子生下来之后,就远远地送她离开!”

楚景飒心中很清楚,这样做是最好的方法。

可是,心中的天平……

沉声开口。

“吴玥樾的事情,我心中有数,你只需要调理好你自己的身体就行。这两天阮姨不是带你去看中医吗?身体现在怎么样?”

心中虽然熨帖,可是依旧忍不住担心。

楚菲菲最后一次开口。

“哥,你心中有数能做出这次的事情吗?你该不会不想要用她孩子的心脏还救我的命了吧?”

试探性的开口。

那天的事情,一直是他这两天不想要去承认的事情,可是在这时候被妹妹连皮带肉地揭开,心中不由恼羞成怒。

楚景飒脸色一变,眸光阴冷地瞪向楚菲菲,高高地抬起胳膊。

“你……”

正要重重地落下,却见旁边的门突然被打开。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