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丝袜老板娘_不小心睡了亲姐

热点 2020-07-01 18:03:27

为啥我会跟美女梅成为闺蜜,我也百思不得其解,是她绿茶的内涵吸引了我,还是我女汉子的气质征服了她,或者她内心就渴望被保护?我内心正好有澎湃的男友力?

不敢想,不能想,趋势有点跑偏。

当年我刚进公司,各种的小心谨慎,逢人必用职务称呼,厕纸我都不敢多用一张,生怕得罪人事部那帮八婆。人事部的她们招人时谨慎的跟蜗牛的触角一样,时刻防备,她们分析你的简历,她们约谈时故意挖坑,她们仿佛一群时刻防备格格巫进入大森林的蓝精灵守护者。

等你过五关斩六将,小心翼翼的乔装打扮,骗过敌人,骗过同志,骗过荷枪实弹的守卫,进入公司后你会发现,人事部才是我们公司最佛性的部门。

她们除了招人时小心谨慎,你一旦入伙,立马对你进行散养。

我估计她们的考勤表还是三年前的,只是往里添加个人名,改个月份就打通关用到二十二世纪都不换。

公司最难斗的是美女梅领导的客服部,入职第一天她们对我微笑,我赶紧露出实习生讨好的笑脸。

第二天她们仍然对我微笑。

第三天还笑,第四天,第五天。

我不是白痴,我明白了,她们是真的在笑我,我低头检查自己的装扮,很正常啊,也很干净。

这时美女梅从幕后转了出来,她站在我前边,抵挡前台那些令人尴尬的笑容,她对我谆谆教导,指点我穿着,指点我妆容,耐心的像知心姐姐。

工作日她带我转部门,周末带我逛街,带我卖卖卖,很顺畅的花完了我第一个月工资。然后成功的把一个打扮不伦不类的我展示在同事们面前。

我当时想掐死她来着。

事后她真诚的向我解释,她并不想对我怎么样,是她绿茶的内涵让她不得不对我那么样,身不由己这个词被她用了十几次。

世界上有那么一种人,就是贱到没边,可你就是无法对她们生气,她们拿着我们在乎的东西肆意玩耍,然后却说我们太敏感,这种无法描述的气质,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公主命,公主病吧。

我呢,就是丫鬟命,没有病!

美女梅并没有道歉,她更加高频率跟我接触,我逐渐发现,我竟然、我竟然奇迹般的原谅了她!

贱不贱!贱不贱!

鱼与熊掌就这么搁一块儿了,腥膻扑鼻。

可能是我的武力值有点偏高,也许我内里真的有某种气质,我逐渐占据了上风,美女梅就像那种总想偷挠你一下,但又害怕惩罚的猫。

我歪头看挽着我手臂的梅梅,温柔的说:“当时我真的应该掐死你。”

美女梅花容失色,“口姐,你好man哦。”

Man你大爷!赶紧放手啊!你的绯闻奖杯里是不是就缺个女性了!

我们两人谁也不理谁的往面馆走去,一路上她对碰到的所有青年才俊放电,我则恶狠狠的瞪着他们,我本意是提醒他们不要上了美女蛇的当,可能操作有点过分,那些青年才俊看我的眼神十分古怪,仿佛看那种“没钱就别想靠近我们家花魁”的妈妈桑。

“口姐,你说这一路上多少人误会了我们俩的关系呢。”

“姐妹淘,塑料花,我们都是好拉拉,管他们怎么想,钻石王老五还填不满你啊。”

“人家是为你想了啦,帮你撒网金龟婿。”

“果然是撒网,为我想,你满街放电!为我想,你媚眼抛的跟打激光似的,你是为我想,你想我一辈子不结婚,一辈子跟你做姐妹,是不是以后还要帮你看孩子。”

“你已经答应做我孩子的干妈了啊。”

“我反悔了!”

三生缘面馆,门脸不大,老板是个油光光的胖子,长相憨态可掬,笑起来像是面团上强行摁进了两个绿豆,还是那种用力过猛的。

但他家的面确实地道。

“三生缘,现在哪家面馆还取这么俗的名字哦。”

“你看人家电视剧里,那饭馆老板都长得跟陈道明似的。”

“就算深夜的食堂,老板也长得像黄磊啊。”

“日本的像小林熏。”

“您再看看这里,老板是面团成精的啊。”

“老板,来五碗面,18的那种,大碗。”

以上的话都是我说的,美女梅发现有帅哥后持续淑女状态。

她用膝盖顶-我。

我顺着她的意思望过去,一个瘦高的男孩坐在角落,吸吸溜溜的吃面,腿还一个劲的抖,仿佛跟着音乐打拍子。

嗯,额头光洁,眉毛上挑,眼睛明亮,下巴有型,还算能看。

“帅哥耶!”

“看这边、看这边。”

跟着我们前来吃饭的小嫩芽们开始不矜持,在她们的影响下,美女梅的伪装开始坍塌,她的手一点一点的往上拽裙子,其实那裙子已经短的要露毛了,我果断的一把按住,咬牙道,“淑女啊,节操啊!”

“淑女没肉吃啊。”她反抗。

我坚持,不坚持就要伤风化了!初春穿这么短的裙子,对寒意料峭的春姑娘起码的尊敬都没有。

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不就是男人,帅点怎么了,能当饭啊!

终于镇压了这一次骚动,我汗流浃背,人家帅哥头都没有抬一下。难道他不知道刚才是我把他从盘丝洞蜘蛛精们的手里救了下来吗?男人都是没良心的大猪蹄子。

吃面!

嗯,还挺香。

淑女们开始吸溜面条,面的香味驱散了她们的伪装,口红都残了。我是从来不擦那东西的,我怕有毒!被自己吃了或者被别人吃了都不好嘛,是吧。

我努力跟眼前的面条较劲,心无旁骛,一个震天响的喷嚏吓了老娘一跳!老娘何许人也,镇定如我一拍大腿,继续吃面!

周围却突然安静,我把面条吸进嘴里,抬头四顾。

不矜持们的眼睛齐齐看着一个方向,帅哥起身了,帅哥挪步了,帅哥要结账了!

我说你们花痴不花痴啊,人家结个账也要盯着看,又不是那个啥。不对,帅哥的方向不是冲着前台,是冲着我们走了过来。

有人的媚眼攻势见效了?蜘蛛精要吃到唐僧肉了?

帅哥走到我们桌前,我感受到那种188带来的压迫感,他用极其磁性的嗓音说道:“对不起,我感冒了。”

What?!感冒了需要到处对不起的吗?感冒了干嘛来告诉我们,我们充其量是三八,又不是三九。

美女梅一手捂嘴,一手夸张的指着我的脸,嗓音都忘记用假的,有点男性的沙哑,“口姐,你的脸,嘴角,美人痣的地方。”

美人痣?我有吗?我朝店里明亮的玻璃窗看去,一粒花椒华丽丽的黏在我嘴角上。

大惊小怪,你们的面里没有吗?花椒爆香了很好吃的啊。等等,帅哥感冒,巨大的喷嚏,无故道歉,嘴角上的花椒,天呐,这几样要是强行用来造个句子,这花椒是帅哥鼻孔里喷出来的!

周围的不矜持们开始骚动,她们用对我的同情,来展示自己的爱心,当着帅哥,一切塑料花变卫生纸。

张爱玲曾经说过:“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可她们从来不慈悲,她们就喜欢为难!

“花椒是我喷的。”声音还有点小雄厚呢。

但是我用你解释吗!我用你道歉吗!喷了花椒你装傻就是,你以为你是豌豆射手,我还不是僵尸呢!

我血槽开始下降,肾上腺值开始上升,要想理解我现在是什么状态,你可以这么想,张飞贫血了。

我一把胡噜下脸上的花椒,你问我为啥胡噜而不是捏,因为我不知道在我嘴角的哪边!

我甩手,我使劲的甩手,抛弃这可恶的花椒,就是夺回我的面子,我动作很潇洒。

对面的帅哥咽了口口水,开始剧烈地咳嗽,然后抬头,表情惊恐的看着我。

一棵花椒的一生能有多大的经历,无非是采摘,晾干,油炸,入口。可是今天不同,这粒花椒厉害了,它从某人的鼻腔飞到我的脸上,又从我的脸上被塞回到曾经的咽喉。

恶不恶心!

我的天呐,我这是得罪人了吗?为什么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做,《疯女人用花椒噎死大帅哥》你们觉得这个新闻标题咋样,就算上不了头二版,在中缝里也能洋洋洒洒好几页呢。我呢,就会出名,就会壮,就会……我开始天马行空的思考,手还不自觉地托上了下巴。

在玻璃窗透过的阳光下,神似福尔摩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