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攻边走边顶弄 好涨会撑坏的不要了

热点 2020-07-01 18:03:40

夜无际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和芙蓉、莫浅坐在飞驰的马车上了。萧剑不肯走,留在了荣宝斋。

莫浅手持那卷遗诏,陷入沉思之中,芙蓉靠在我身上,半睡半醒。

天色将明,夜郎的都城在我身后渐渐成为一个缩小的剪影。我不住地回头张望,仍然觉得它陌生而又熟悉,可是无论我有多少记忆,终将离去,且一去不返。

我没有流泪。我知道莫浅一直在观察着我,他担心我。我说不出来自己是什么心情,忽然之间就想起了《大长今》里长今和闵政浩的对白:

――你快乐吗?

――我很悲伤。

――你悲伤吗?

――我很快乐。

――你害怕吗?

――我很彷徨。

――你彷徨吗?

――我很害怕。”

我转过头,莫浅轻轻地问了一句:“你后悔吗?”

我回答他:“我很累。”

他看到我有些发红的眼睛,轻叹一声:“累就睡一会儿吧。到歇脚的地方,我再叫你。”

“嗯。”

我合上眼,倦怠象潮水般涌来。大脑里,放电影般地闪过一幕幕情景。

夜无极孩子般的睡容。

赵楚楠深情的吻。

夜无际的狂野和媚惑。

最后,只剩下夜无际那双极美的眼睛,空洞而悲伤,一滴滴,竟然流出血来。

“红衣?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啊!”我惊叫一声从梦魇中醒来,满身是汗。

我这才发现自己睡在客栈的床上。芙蓉已经不在身边,什么时候下的马车,我全无知觉。

我能想象,当清晨夜无际从一夜缠绵缱绻中醒来时,发现枕边人已然不见,而昨夜他握在手里的那份遗诏和藏宝图也已经不见的时候,内心是怎样的一种痛楚和暴怒。

可是我没有报复后的快感。

我的心空空落落的,找不到归处。

原来让别人痛苦,自己也是这般难受。

我应该快意的,不是吗?他曾经那样折磨我,让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让我最美好的少女的初夜,变得可怕而痛苦。

我有很多理由感到高兴。

可是秦红衣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秦红衣,她已经面目全非,她一再地爱,一再地伤。回不去,也走不下去。

另外一半藏宝图,就在遗诏的背面。

莫浅将两张图拼凑在一起,显示藏宝的地点就在清越山的断肠崖。那里标记了四个字:极乐之门。

极乐之门?很诱人的名字。

不知道多少人为了这张藏宝图,丢掉了性命。

正思忖间,芙蓉端了碗粥从外面进来。

“姐姐,你睡醒了?”

我看她精神焕发,不禁十分羡慕。“你的莫大哥呢?”

她的脸一红,嗔道:“姐姐又打趣我,什么我的莫大哥,难道他就不是姐姐的莫大哥了吗?”

我呵呵一笑,她这才说莫大哥出去打探消息了。

我奇道:“打探什么消息?”

芙蓉面有忧色。“听莫大哥说,这一路遇到很多江湖中人,各门各派的都有,听说有人于数日前散发了一张藏宝图出来,不知是真是假,地点是清越山的清风峡,不知此人有何居心,引得众多江湖人士尽皆赶往番禺城。”

“啊?有这样的事?”真是太巧了,就在我拿到藏宝图的时候出现了假的藏宝图,这个人会是谁呢?这人竟然知道宝藏在清越山,那么肯定是见过其中一半藏宝图的人做的。赵楚楠?夜无际?

他们知道我拿了藏宝图,一定会去清越山,因此设了这个局,让我无法去找。可是这样一来,大家都知道宝藏在清越山,便会有很多人翻天覆地的找了。料想总有一天宝藏终究会被人找到。只不过比谁快,比谁有能力而已。

而先到的人,很有可能会埋伏在暗处,等待每一个到来的人,相互厮杀,看看真的藏宝图究竟在谁的手上。这一招可真狠毒啊!

清越山从此便无宁日。

莫浅回来后,面色凝重。

他说,今晚已经到达这个小城的,就有夜郎九大门派的弟子共计四十余人,还不知道后面紧跟着来的,会有多少人。

以往非常宁静的小城突然间显得异常热闹。

在客栈里,下午吃饭的时候,便有两大门派的弟子不知道因为什么打了起来,各有死伤。这还未出夜郎之境,便已经斗成这样,真不知道最后到达清越山的时候,会有多少人活着。

“看来我们必须连夜赶路了。”莫浅忧虑地说。“在路上多待一天,便多了一分危险。”

我们整装上路,下楼的时候,很多人一直盯着我们看。为了避人耳目,我在脸上戴了面纱。可是没想到这面纱一戴,反而更引人注目了。

莫浅和芙蓉分列我左右,两人都带了佩剑,一个是风流倜傥的青年公子,一个是面若桃花的妙龄少女,中间护着一位蒙着面纱的神秘女子,我们三人的身份想必已经被人猜想了无数回了吧。

莫浅为马车换了马,重新雇了一名车夫,我们又开始了漫长的赶路生涯。

约莫走了十里路,忽听得身后马蹄声得得,有两匹快马从我们身旁飞驰而过。

“馨儿,给我停下!你这样跑法马会累死的!”

“你不是让我快些回家吗?我就快给你看啊!”

这一声娇滴滴的声音我听着十分耳熟,似在哪里听过。馨儿?我想起来了,那日闯入我的房间,自称是赵楚楠未婚妻的少女,李馨儿,就是这个声音!

莫浅看了我一眼,轻轻说道:“这是南越兵部尚书李奎正的一对儿女,大儿子叫李琛,是郡主青雯的未婚夫,小女儿叫李馨儿,是世子的未婚妻。这兵部尚书与王爷秦宵关系甚是密切。”

我点点头,想起那日李馨儿质问赵楚楠的情形,心里一阵阵刺痛。

绝情公子啊,多情而又绝情,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为了你伤心流泪?

就在此时,天忽然刮起了大风,不一会儿,便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

很快,山路便积起了水,变得湿滑难走。马车不时地在原地打滑。

莫浅皱眉道:“这鬼天气,看来我们走不了了,得找个地方先避避雨才行。”

他穿了蓑衣出去,过了一阵,马车停在一个破庙门前。

我们进了破庙,才发现李馨儿兄妹俩就在里面,生了一堆火烤着,见有人进去,正抬眼打量我们。

那李琛皮肤微黑,长得很秀气,一脸温和之气。李馨儿的目光锁定在我身上,盯着我的眼睛,面露疑惑。

李琛站起身对莫浅抱拳道:“原来是莫掌柜,他乡巧遇,真是有缘,有礼了。”

莫浅微微一笑回礼道:“李公子,大小姐有礼了。”

李琛的目光落在我和芙蓉的身上。“这两位是……”

莫浅略一回头,呵呵一笑道:“这两位是在下的表妹,不知李公子怎么会经过此地?”

李琛回头说道:“唉,舍妹贪玩,一个人跑到夜郎都城,我这才将她寻到,准备带回家。”

李馨儿一直盯着我看,这会儿忽然站了起来,指着我说道:“你,你好面熟,我在哪里见过你!”

李琛喝斥道:“馨儿,不得无礼!”转身向我一辑道:“这位姑娘请别介意,舍妹单纯无知,不懂礼数,还请见谅。”

我摇摇头,没有说话。李琛有些尴尬,莫浅说了句客套话,便将我们的行李在墙角处放下。破庙内有很多掉下的柱子可以当柴,但是不知道这雨还要下多久,莫浅询问李琛是否可以让我们一起烤火,这样可以保证庙内的木头可以够烧一整夜。李琛急忙往旁边挪出了地方,莫浅在地上铺了块布让我和芙蓉坐在上面。

李馨儿专注地看着我们,眼睛一眨也不眨。

我和芙蓉烤干了衣服,互相依偎着休息,莫浅和李琛则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车夫拴好了马进来,靠在一边睡着了。

又过了两个时辰,雨还是没有停的意思。破庙的屋顶露着一半,雨挟着风不时地飘进来,掀起一阵凉意,让人无法入睡。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马蹄声,然后有四个人骂骂咧咧地闯了进来,其中为首的一人虬须虎背,手持一把板斧,见到莫浅顿时一愣,随即脸现杀机。

“这位是王爷悬赏五十金的莫大掌柜啊,大家给我上!”

他身后的三人是渔夫打扮,没见手中有兵器,听见号令便一齐向莫浅扑来。我这才看清楚,他们三人手中拿了一个渔网,一人提了一角。

破庙不大,莫浅怕伤及我,提剑迎了上去,冷笑道:“就凭你们这些鼠辈也想拿赏金吗!”

芙蓉握剑在手,站起身来,护在我身前。李琛处变不惊,转头看了我一眼。

眼见渔网劈头罩来,莫浅挥剑便砍,谁知“噌”的一声,火花四溅,渔网却丝毫未伤。我和芙蓉均是心下一凛,对望了一眼。

这三名渔夫身手甚为灵活,他们用渔网与长剑相击,乘机绞住,相对的两人迅速交换位置,便控制住了莫浅的剑,莫浅一惊,却挣脱不得,抬脚向身侧的一人踢去。另外一人见两人得手,斜里一跳,避开这一踢,手中一拉,莫浅似乎手上吃痛,急忙撒手,长剑便落了地。

莫浅脸显惊异,往后退了一步,抱拳道:“原来是南海三老,真是失敬!”

我见李琛脸上也是一脸震惊,暗想今日不妙,莫浅武功这么高尚且在三招之内被人取了兵器,我们三个怕是凶多吉少。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