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让我进入他的身体 书房里与小丫鬟弄

情感网文 2020-06-07 18:00:52

秘书突然变得十分惊讶,望向魏东城说:“总裁您的意思是……他们是要绑架夫人!”

魏东城没有说话,静静地坐在沙发椅上,一遍又一遍地敲着手中的钢笔,眉头紧缩着,似乎在思考些什么。秘书站在那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总裁一遍又一遍地敲笔。秘书正打算开口询问,魏东城突然说:

“你去约一下最好的私家侦探,让他们帮我们调查这件事,记住要的是最好的私家侦探,不然查不出来。”

秘书接到任务后逃一般的离开了总裁办公室。魏东城已经无暇理会这些了,他一心只想知道绵绵的下落,没消息就是好消息,现在绵绵一定还活着。

苏杰别墅。

而此时的我正在苏杰的别墅中看电视,惬意的吃着水果。可苏杰最近变得有些奇怪,他好像最近特别忙,对我也不像以前那么细心了。他的属下时常与他在交谈什么,我只是偶尔能听见他们说的几个词,什么“侦探”、“价格”、“查到了”诸如此类的话,我刻意去屏蔽可是不知为何总是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魏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总裁,这次特别奇怪,我们并没有找到侦探。”秘书急匆匆地感到总裁办公室对魏东城说。

秘书接着说:“这几天,我们费很多功夫找到了全国最好的私家侦探公司,我将任务告诉他们,他们居然价格都没问就一口回绝了,然后其他一些侦探公司一听到这个案子便到我们去找那个回绝我们的私家侦探。”

魏东城第一次遇见这种麻烦事,以前只要有钱定能使鬼推磨,最难办的事也不过就是动用权利上面的关系。可这次非比寻常,竟然连价格都没有听就一口回绝了,真是闻所未闻。

魏东城脑海里似乎一闪而过了什么,突然面露喜色,对秘书说:“似乎有一点线索了!要么就是这家私家侦探公司是由策划这次事件的人开的,要么就是策划这次事件的人雇佣这家私家侦探干的,不然怎么会一口回绝我们呢。”

魏东城立马对秘书说道:“快!马上,去东亚地区组织上联系最好私家侦探,立马调查这个全国最好私家侦探公司,不惜一切代价,不论任何手段,我必须要找到绵绵!”

魏东城坐在沙发椅上,心情似乎没有那么沉重了,他舒了一口气,终于有一些眉目了。

魏东城原来以为有了那么一丝丝的蛛丝马迹,很快他就能够找到绵绵可是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一年之后,他连一个绵绵的影子都没找到。

魏东城在这一年里,联系了无数国内国外的私家侦探,可是能查到的线索也只有那么一点点。每一次,当他觉得有希望的时候,到头来都是一场空。

有时候他都在怀疑谭绵绵最近是否还存活在世间,每当有这种念头的时候他都会自责许久,这么好的一个女人自己以前怎么就不好好珍惜她呢?这一定是上天对他的惩罚。

因此在这一年里,他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自己的秘书,谭绵绵是否有下落,每天都是趁兴而来,败兴而归。每一天,当他完成工作的时候,他也会问自己的秘书是否有谭绵绵的下落。但结果都是一样的。

每一天晚上魏东城独自一个人回到他们两个人的家,有些时候会出现幻影,总觉得你谭绵绵就在自己的眼前,可是当自己跑过去抱他的时候,他却像一阵风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独留自己一人在那里。

魏东城一个人躺在他们两个曾经抵死缠绵的床上,不断的回忆着他们两个人的点点滴滴,有的时候会彻夜难眠,最后没办法,只好用酒来麻痹自己。

别人都说一醉解千愁,但是在魏东城看来,醉了之后反而更加的清醒了,更加的思念曾经那个为他付出一切的女人了。这一年里魏东城不知道自己为了谭绵绵在暗地里哭了多少回,流了多少泪。

魏东城觉得自己唯一能替她做的就是好好替她守护谭绵绵离开之前她所在乎的一切。还有就是不断的扩大自己的商业版图。于是在东亚金融圈里爆发了一场魏东城为首的的商业风暴。

可是不管事业再如何成功,魏东城内心总是有一片空缺,时时刻刻在提醒着他,他不能停下脚步,只有不断的忙碌才能够麻痹自己。

今天的他也是像往常一样询问秘书谭绵绵的下落。看到就像着了魔一样寻找夫人的魏东城的秘书,这些年跟他的关系也算是不错的,而且事无巨细都会让他去办,于心不忍,所以他就壮着胆子和魏东城说:

“总裁,这一年来你一直在寻找夫人,可是夫人却一点消息都没有,您看您是不是……”

可惜还没有等他说完,魏东城前一秒还风平浪静的但是听到这句话之后脸色阴沉的吓人,就像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嫡仙一般,身散发着冷漠孤傲的气息。

这个秘书看到自己的总裁有如此大的变化,出于察言观色的本能立马停住了,不再说下去。

“这些事你不用操心,你只管去做,我吩咐你做的事情就行了。”魏东城语气清冷的,说完这么一句话就走开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忙碌着。

从此以后,公司里面的人再也不敢提这件事情。大家都知道魏总裁是一个痴情的人,不再像以前一样,所以公司里面的美女自然而然就止住了脚步,转而把眼光转向了其他人。

魏东城在公司里面就像是一个神仙般一样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一样的人物。

“月月小心一点,你刚刚生完双胞胎,现在不方便走动,你要什么,尽管吩咐,下人就好。”苏杰每一天都会出去工作,而且从来也没有断过两个小时打一次电话。今天,恰好是因为在家里帮忙的帮工阿姨有事出去了,我正好没接到他的电话。

没想到他居然从公司飞奔到家里面来,说我是他的妻子,更何况当初刚刚我醒来的时候,他面对我的那个模样和表情现在还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

一般正常的夫妻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可能会恶化到那种地步,就像是见到了十恶不赦的仇人一般。

“没事的,今天帮工阿姨恰好有事出去了,我就没接到电话。我看到宝宝哭了,所以下来想看一看。”当我刚刚从床上下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门口居然站着苏杰。

从我上次欢迎醒来之后的记忆开始,我的身体总是不太好,而且在生过孩子之后又出现了大出血,需要经过长期的调养身体才会渐渐的恢复。所以在生完孩子之后我一直都是卧床不起的。

对于苏杰180度大转弯之后的温柔,让我不敢承受,虽说在我醒来之后,他说我是他的妻子,他是我的丈夫,这孩子是我们两个共同的孩子。可是在我的心里一直有个声音一直在说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所以我一直很排斥他对我的好,只希望,有一天我能够恢复期,自己这一切到时候如果他真的是我的丈夫,那我就会再做打算,但是如果这一这一切都不是真的,那就更好了。

“月月,是想要看看我们的孩子叮叮和当当吗?那我抱你过去吧,。”苏杰在任何小事上都对我照顾的无微不至。

“不用了,我自己走过去就行了。现在我的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对于这个莫名其妙的丈夫,我的内心是抗拒的,所以我尽我自己的所能能够少接受他的一点好意,就少接受一点。

当苏杰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里闪过一丝狠毒的神色,虽然一瞬即逝的,但是是我却抓住了这一瞬间。

可是苏杰就像是听不懂我说的话一样径直走到床边把我抱起来“我们两个都是老夫老妻了,连孩子都有了,你现在才害羞,有什么用!”

其实苏杰自己心里面也清楚这一年来谭绵绵虽说是失去了记忆,但是好像本能地在抗拒着自己。

尽管苏杰想要进一步和谭绵绵有所发展,碍于谭绵绵的抗拒,一直没有进展。苏杰本来打算是利用魏东城妻子和孩子来作为将来他报仇雪恨的工具。

可是在经过一年的相处之后,苏杰却不知不觉的对谭绵绵有了一丝不该有的情愫,他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只好任凭它发展。

但是每当谭绵绵拒绝自己的好意的时候,苏杰的心总会很失落,很伤心,他把这一切的伤痛都算在了魏东城的头上。

苏杰认为魏东城抢走了属于他的一切,可是他却忘了自古商场无父子胜败,乃是兵家常事,而且谭绵绵本来就是属于魏东城的。

每当我拒绝苏杰的好意的时候,苏杰从来都从来都不会妥协,只想要我一味的接受他的好意。就像这次一样,他强行把我从床边抱起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