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好痛太大了_嗯。。干爹你好坏啊

情感网文 2020-06-10 12:01:43

秦放不解地看着吴至洁:“这怎么可能?我车速又不快,刚才看见他们,也是在他们公司门口。”

吴至洁仍旧波澜不惊:“其实就是他们在谈恋爱,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他们本就在一个公司,日久生情也是有的。”

秦放说:“这个我当然知道,问题是他俩不能在一起。”

吴至洁当即不满地看向秦放:“为什么?”

秦放惊讶地看着吴至洁:“你不是知道的吗?”

吴至洁一愣,然后生气地道:“秦放!我和陈涛的事不早就过去了?”

秦放说:“我知道,可我只有这一个妹妹,我不允许她将来有任何委屈。”

吴至洁愤怒地瞪着秦放:“我劝你这闲事还是少管!不要把我也牵涉进去。”

秦放不以为然地道:“怎么会呢?”

吴至洁怀孕了,这让秦家二老脸上都荡起了喜悦之情,尤其是陶怡,多年的愿望到了今日才算真正有了眉目,更难掩脸上的笑意。晚上在一家人吃饭的时候,不仅不断地往吴至洁的碗里挟菜,还当场宣布了吴至洁即刻享受的特权,每日杨妈做饭前必须要征询吴至洁的意见,吃什么菜喝什么汤必须保证吴至洁每天吃好喝好,且营养均衡。吴至洁的每天出行必须专车接送,不许再亲自驾车了,以免动了胎气。

见婆婆忽然对自己这么热情,额外加恩,反将吴至洁弄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母以子贵,因为怀孕,吴至洁终于咸鱼大翻身,彻底告别了那种诚惶诚恐而扬眉吐气了。而坐在她旁边多年来倍受婆婆挑剔的王月,见婆婆待她和至洁简直是天壤之别,心中更不是滋味。

饭后,秦放竟是少有的先进了秦燕的房里。一见是二哥进来,秦燕正感到好奇,可随即看到秦放一脸严厉的表情笑容当即僵在了脸上,心中忐忑地问:“二可怎么了?”

秦放温恼地道:“你是不是和陈涛在处朋友?”

秦燕顿觉自己的头大了,既从知道吴至洁和陈涛曾是恋人的关系,秦燕就有预感怕陈涛将来会在家中掀起轩然大波,也因此陈涛在那次秦放婚礼上露过一次面后,之后基本上就没和秦家人正面接触过。可是怕什么来什么,秦燕本以为她将陈涛藏得够好的了。没曾想还是被秦放发现了。

其实事有凑巧,今早秦放陪至洁去医院检查,路过新都设计时,正好看到二人从车上下来,秦燕从陈涛的车上下来,就已经让秦放很吃惊了,可随之到来的一幕更让秦放睁大了眼睛,秦燕竟很自然地拉住了陈涛的手,尔后两人就那样相依相偎地走进了那幢大楼,秦放的火当时就下来,可碍于吴至洁在,只得先忍着,之后就没那么好的心情了,即便得知吴至洁有喜了,都难掩他心中的愤怒。

见秦放瞪着自己,秦燕也回瞪过去,既然冲突不可避免,那就努力争取家人的理解,尤其这个令她头疼的二哥,秦燕故作惊奇地看着秦放:“你怎么知道,我还没将他带回来呢。”

秦放严肃地道:“那就永远都不要带回来!跟他分了。”

秦燕讥讽地看着秦放:“我算是看明白了,二哥这是想拆散我俩,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谈一次恋爱,二哥你就真的忍心?你就不怕你妹妹将来嫁不出去吗?”

秦放忿忿地道:“那怕这个世上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希望你跟他处朋友!”

秦燕生气地瞪着秦放:“为什么?陈涛什么地方得罪过你了?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

秦放怒道:“没有理由,但我希望你最好离他远点!”

秦燕冷笑:“不要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不就是因为二嫂和陈涛谈过一次恋爱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们都已翻篇了,真不知你怕什么。”

秦放吃惊地瞪着秦燕:“你既已知道为何还要往火坑里跳?”

秦燕不屑地看着秦放:“火坑?二哥你不觉得你这样说太危言耸听了?”

秦放低吼:“因为他对你不是真的,他接近你只是为了经常见到你嫂子。”

秦燕讥讽地看着秦放:“我本以为你是真心对我好的,可没想到你还是为了自己,既然你这么对二嫂没信心,那当初你为何还要娶她?”

秦放生气地瞪着妹子:“对你二嫂我当然有信心,我只是不想在家中见到陈涛,我更不想见到你有委屈。”

秦燕听了也很生气:“这个你大可放心,陈涛虽然是个外地人,但好在还有一些本事,并不想成为秦家的上门女婿,也因此在家中当然不会经常碰到陈涛。”

见自己一直苦劝,秦燕就是不听,这不禁让秦放很是气恼,可又不好往重里说,最后恨声道:“你不要糊涂好不好?陈涛这么接近你,只是为了经常见到吴至洁。你为何就是不听呢?”然后摔门而出。

望着二哥离去的背影,秦燕不禁无力地坐向床边,在心里也忍不住自问:“陈涛,你之所以会接受自己,难道真是因为能经常见到我二嫂吗。”

见秦放从秦燕的房间里出来后,依旧双眉紧锁。吴至洁便不满地看向秦放:“让你不要管秦燕的事,你为何就是不听呢?”

秦放连忙掩饰地道:“我没和她提陈涛的事呀?我只是想让她从新都出来,跟你一起成立一间设计工作室,这样就可以弥补丽都在设计这方面的不足了,没想到她不肯,这才有了点争执。”

吴至洁生气地看向秦放:“那还不是一个意思?”

秦放慌忙辩解道:“我真没那意思。”

吴至洁不悦地看着秦放:“那之前怎么没见你提起过。”

秦放搪塞道:“我本想先做通秦燕的工作,再跟你商量的。”吴至洁道:“可我也觉得这有点不妥,首先我从没想过要离开新城设计,在我人生最困难的时候,是新城收留了我。之后也一直将我放在了主设计师的高位,让我的理想和理念都得以尽情地发挥,新城对我有知遇之恩,所以现在要我离开新城自立门户,我真的做不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