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的被三男操的受不了 看着老婆被快递白白干

情感网文 2020-06-13 00:00:49

唐艺的情绪十分激动,她如失了志般冲出了校外。在大街上横冲直撞,推开挡在她面前的人群,就这样玩儿命地跑着,丝毫没有止步地跑着。

她觉得就连医生都嫌弃她这种人,在这个世界上,何处才能给予她真正的人文关怀?

“唐艺~唐艺~”

王朝就在后面疯狂地追赶着、叫喊着,却没想到唐艺能够跑这么快,是个国家级运动员的料子。

不知不觉,他们就跑到了郊外的小树林。

唐艺的手机铃声再度响起,是吴君茹打来的,听到铃声,她才停下了脚步。

“唐艺,今天伦理课老师点你和王朝的名了,我跟她说你生病了,王朝带你去看病。可她不信,非要让你开门诊的请假条。”

“去他的伦理课吧。”唐艺将手机扔在一边,突然感觉浑身酸软,如毛虫一样,扭曲着身子瘫了下去。

真是造物弄人,连皮肤性病学老师都不愿意理她,现在谁来给她开假条。

“唐艺!”

王朝终于追了上来,弯着腰大喘着粗气,学医这几年除了泡在自习室和宿舍打游戏,他也没怎么运动过,几年来储存的脂肪怕是在今日全都消耗殆尽。

他轻轻挪动着步子走到唐艺身边,边走边喘道:“我只知~道你有格斗细胞,怎么没发现~你运动细胞也这么强大?”

唐艺板着个脸,眼泪早已流干,往日灿烂率真的笑容已不复存在。

“喂,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王朝见唐艺这恐怖的样子,心里有些发颤。

唐艺不是没说话,而是声音发在了嗓子眼儿里,跑了这么久也没有喘息,怕是全身的宗气都已经耗尽。

她喃喃道:“既然都得病了,连医生也不待见我,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

说罢,她右手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小刀。

这小刀是她防身用的,在宪界,各种流氓横行,虽然她算是个格斗高手,但毕竟是女流之辈,有的时候往往双拳难敌四手,身上备着把刀,还是要安心一些。

可讽刺的是,这为流氓准备的刀,竟然变成了结束她自己生命的利器。

她二话不说,眉头也不皱一下,盯着左手腕儿就这么狠狠地划去。

“喂!”王朝见此状况,大惊失色,一个俯冲抓住唐艺的右手。

唐艺还是练过的,反应极快,就在王朝抓住自己胳膊的那一刹那,她的左手早已握持住王朝的手腕,狠狠地往前方一扳,撩开了王朝整只手臂。

随后她顺势举起小刀,往自己的手腕划去。

“不要!”王朝也不是吃素的,瞬间转身,右手一把抓住了刀子。

“哗!”一声,王朝的血液飞溅四射,将唐艺白色的衬衣染红,将绿油油的草地点缀。

唐艺惊恐万分地盯着王朝:“你在做什么?”

“不要死,要好好活着!”王朝定然是从某电影中学到的台词,用在这个地方却恰到好处,直接把唐艺给感动哭了。

“大哥,流血的是我啊!我还没哭呢!”

唐艺还是王朝认识的那个唐艺,说流血就流血,说割腕就割腕,一点不惯着。

只是这哭声着实让王朝头脑发热,原本一个性格爽朗,笑谈人生的女强人,突然在他面前表现出翘楚可怜的样子,真叫王朝不知所措。

片刻之后,唐艺又如同发了疯似的,大声吼叫起来:“你给我躲开!”

“我不!”

“躲开!”

“我不!”

王朝就这么死死地拽着刀子,任凭鲜血流淌,任凭疼痛侵蚀他的脑神经。

唐艺没法儿,只好松开刀子,四处张望,瞄到旁边的树干,立马起身,头向前倾,直直地往树上撞去。

王朝见唐艺还不消停,焦急地叹了口气,一把跳了起来,抓住唐艺的衣服,用尽全力将唐艺拉到自己的胸前。

趁唐艺转过身来,对着唐艺的嘴唇,毫不避讳地吻了上去。

唐艺瞪大眼睛,吓得眼球都快要爆出来,浑身上下如同打了全麻药一般酥了。

刚才脑子还想着一头撞死,现在骤然一片空白。

这种情况她还是第一次遇见过,还不知道如何处置,就这么任由王朝摆布。

时间过去许久,唐艺由原来的惊吓渐渐放松了下来,抱住了王朝,靠在王朝坚实的臂膀下,就这么杵在那里。

得亏是在郊区,这要是在学校或者是大街上,亲这么久指不定会把一群单身狗招来,恶狠狠地对着他俩。

终于,王朝松开了口,一眼深情地望着唐艺,温柔地说道:“不要死,不就是艾滋病吗?你要是愿意,把病传染给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都陪着你。”

唐艺一脸深情地望着他,突然感觉王朝这话有点不对劲儿,表情瞬间严肃起来,再次摆露出那副女强人的架势,一把推开王朝,与他拉开半米远距离。

王朝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就被赏了一大嘴巴子。

这一嘴巴子抽得够狠,抽得是惊天地泣鬼神,王朝疼得捂着嘴直接蹲了下来。

他用舌头检查着牙齿,发现自己左边的牙槽有些松动,闷着头嘤嘤叫唤:“大姐,你这是干啥呀?”

唐艺有些小怒,说道:“你刚才说啥?你说你要和我一起患艾滋病?你啥意思,你难不成是要把我给那个了?你这个流氓,老色狼。我刀呢?看我不把你给砍了!”

唐艺说罢,四处摸索刀的下落。

王朝几乎是要崩溃了,心想怎么每个人脑子里都是这污水,苦苦解释道:“大姐,你别想歪了好吧!我的意思是,你要是割腕或者撞树上流血了,那我就用我这手掌上的伤口和你对合,我们一起患病,你想啥呢?”

唐艺停下了脚步,转身过来望着王朝,沙哑地问道:“你~你真是这么想的?”

“废话,我王朝啥时候骗过你?”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咱两啥关系?是朋友就两肋插刀,要死一起死,要病一起病。”

“可是你刚才抢走我的初吻,现在还说咱俩是朋友,你不死不行!”唐艺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抽泣着说道。

“别别别,大姐,我那也是情急之下才出此下策,你要是觉得我占了你便宜,那我就做你的男朋友总行了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