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睡中的妈妈任我玩_又大又肥硕的奶头小说呀

情感网文 2020-06-13 03:01:57

话头一转,她看向小菀问:“话说你为何到祝府来?”

众人看向小菀。

小菀见状就又打算下跪,祝瑶赶忙使眼色让产婆将人扶好,最后她也是低伏身子,一副卑微的姿态说:“菀娘自知出神卑微,不敢跟小姐争什么,但自……自老爷过世我还没有祭拜过。听闻之前老爷为小姐托梦的事,我不想就这么离开,还请小姐容我为老爷烧些纸钱。”

未曾想自己用来对付闹事人的借口被有心人听到,听小菀说到后面竟然哽咽起来,祝瑶心里也难过,她立刻说:“这自是应该的。贺叔,你带她去祠堂吧。”

小菀未曾想到能这么顺利,她惊喜抬头看向祝瑶,刚才还只是在眼眶打转的眼泪立刻流了出来,感激地说:“谢小姐。”

等贺全领着众人离开后,祝瑶再次吩咐仆人们好好打扫正厅,后又找来之前的小厮询问了下管事们离开时的表现,接着也往祠堂去。

刚到祠堂外就听到小菀悲恸的哭声,令闻着也伤心,祝瑶心中感慨,继续往里走。

祠堂修葺肃穆,四根红漆柱子撑起屋顶,正当中供着三列牌位,最前较矮的条案上放着的正是刚过世的祝父的牌位。

小菀就跪在中央,对着祝父牌位边痛哭便往火盆内添纸钱,随行的侍女跟产婆跪倒一边,低垂脑袋,贺全跪在另一边,从侧面看着祝父的牌位,时不时擦下眼角的泪光。

祝瑶进去不忍打扰,就跟花凝安静站在门口,望向简短记录祝父名字辈分的木牌,鼻头酸涩。

贺全最先发现祝瑶,他正准备说话却被祝瑶一个眼神制止。

毕竟是个有身孕的人,小菀哭了不久就有些脱力,添纸钱的动作也慢起来,见状祝瑶上前将人扶起,“你有孕在身多少要注意一些。”

小菀哽咽着跟祝瑶再次道谢。

祝瑶将人先送到厢房休息,然后跟贺全打听小菀的来历。原来这小菀是在祝父一次出行中遇到,他落脚在自家客栈,那小菀的爹便是在店里打杂的小二。面对东家,小菀爹自然是尽心尽力讨好,最后竟然主动提出要女儿服侍祝父,想以卖女的方式求个发财的机会。

这样事经历多了祝父不以为意,随口就拒绝了,却不想他竟就将小菀带来,然后就是现在这样。

中间的一些细节略过,祝瑶不禁可怜小菀,问及贺全准备将她安置在何处,贺全却说祝父病倒得太突然,虽然也打算将小菀送走,但根本没有时间安排。

言下之意刚才有一半都贺全自己想的说辞,骗她的。

祝瑶,“……”

贺全被祝瑶看得有些尴尬,弯腰作揖就要告退。祝瑶同意了,顺便也给花凝放了一天假,要他们父女好好聚一聚。

竟这么多事闹腾竟还没来得及吃早饭,祝瑶饿得有些胃疼,就命人准备早膳,当了五年的资本家祝瑶并没有适应周围围一群人,看自己吃饭,等他们准备好后就叫他们都离开,自己一人吃饭。

一张红木圆桌上早饭样式多变,之前有祝父陪着,再不济还有个坚持要服侍在侧的花凝,现在一人看着一大桌子菜,祝瑶感觉有些孤单,突然听到敲门声,她不假思索地说:“进来。”

看到一角淡紫色微微有些意外,等陆成远进来,她随即揶揄道:“怎么平时不走寻常路的人也开始敲门了?”

陆成远笑笑,走到祝瑶对面坐下,“怎么这会儿才用早膳,是昨夜醉酒才刚醒?”

“自然不是。”

“嗯是呢,看你神采奕奕的也不想。”陆成远说着将凳子往祝瑶跟前移了移,犹豫了一下说:“那个昨夜的事我跟你致歉,你莫要在恼了。”

祝瑶挑眉没有立刻回答,悠闲地摇了一勺白粥送进嘴中,勺头刚进嘴就看陆成远将一碟她喜欢的菜移到面前,登时,她就没了脾气,夹了一筷菜吃掉,算是表示她接受道歉。

陆成远趁热打铁,“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那么莽撞了。”

“那样最好!”祝瑶轻笑,她看他一身私服打扮,问道:“今天学堂里没事吗?”

“嗯,李大儒今天回来,他们都被叫去听课了,我也是来跟你说一声他已大好,你不用担心。”陆成远说道。

闻言祝瑶总算是松了口气,一门心事放下,她有空注意到了别的,转头陆成远问:“你吃早膳了吗?没有就一起吧。”

闻言陆成远眼睛一亮,“你真的不生气了?”

其实她本来就没有怎么生气好吗?

祝瑶勉强点点头。

陆成远神色更愉悦,忙说:“还是你蕙质兰心,我也没用早膳呢。哦,用了也一定说没用。”

刚还规规矩矩,一听自己不生气这就又回去了,祝瑶心里翻个白眼,恐怕刚才的保证多半是坚持不了多久了,她嗤笑一声,摆手让他自备碗筷。

陆成远屁颠屁颠地出去,不一会儿又屁颠屁颠地拿着碗筷进来。两人一起用膳。

餐桌上谈资不多,没几句祝瑶就要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全都说了。

听到祝父有小妾陆成远觉得理所当然,“你母亲去世得早,若说他没有过一两个相好也说不过去,在这小菀之前肯定还有好几个,只是你不知道罢。”

祝瑶点点头,要不是小菀来找她,她连现在这个都还不知道。

陆成远又问:“那她你打算怎么处理,她现在有了身孕,这事可大可小。”

思及此祝瑶也有些惆怅,心思堵着突然就没了食欲,她将筷子放下,烦恼地说不知道。正说着突然又有人敲门,被允许进来后,那人推门而入,捡来的人是贺全。

“小姐。”贺全先跟祝瑶问安,视线注意到陆成远,轻笑说:“没想到陆武师也在,好久未见了。”

“是啊,贺叔近日可还好?”陆成远笑笑。

“托老爷的福,我也身子骨还算康健。”说起祝父贺全眼神暗了暗,由此也回到他来见祝瑶的目的,“小姐菀娘求见。”

“刚不是才叫她歇着吗,怎么突然又要见我?”祝瑶看贺全也是一脸疑惑,她没有深究,起身准备出去,看陆成远吃菜的速度突然加快,她笑了笑,“你就好好吃着吧,别跟着我去看热闹了。”

“我怎么是去热闹,我是给你撑场面啊!”陆成远嘴里塞着菜含糊说道,他看祝瑶就要走到门口,有赶紧往嘴里扒拉了两口粥,又拿了两个包子,而后起身跟出去。

三人没走多久就来到给小菀安置的厢房,陆成远刚看到她表情也有些精彩,他凑到祝瑶旁边小声问:“这……是不是有点太小了?”

原来不是只有她有这样的想法,祝瑶宽心了,她没有搭理陆成远,上前正要问小菀见她有什么事,这小菀却又给她跪下了,跟随的两个侍婢也跪下。

祝瑶:“……”

“小姐许我为老爷祭拜,菀娘感激不尽。我请小姐来就是为跟小姐辞行,我保证自此我和我的孩子绝对不会再回峤县。”

大致猜到她是要说离开的事,祝瑶面无表情地问她道:“那你离开打算去哪里?”

小菀一顿,随后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出了峤县我也就知道我老家那一个地方,我……我可以回去。”

“我记得从峤县到那边日夜兼程也要一月余,你一名孕妇带着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侍女和产婆,就不担心路上出意外?”

闻言小菀的手骤然紧握,她垂着头说:“我们只要小心些或许……”

看小菀的样子心中还是有些顾及,祝瑶想自己也并没有表现任何不妥之处,祝父想要妥善安置的人她自然也会善待,可看面前女子有些油盐不进的样子,她不免有些恼火。

她截住她的话说:“或许就能回去找到将你卖了,连名字都没有给过你的爹?”

话音一落小菀就诧然抬头,她盯着祝瑶眼睛泛红。

这样的事实被提到明面上,着实会让当事人难堪,祝瑶也反应过来自己语气太重,刚想要道歉,就看小菀又将头低下,肩膀耷拉下去,模样好不可怜。

她叹了口气,蹲下将小菀扶起来,放柔语气说:“这几日府外关于我的说辞也听了不少,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传言不可尽信,再者说我也是惩治警示那些想对祝府不利的人。你放心你既已怀了我爹的孩子那就是祝府的人,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们。”

“现在你的状况不宜折腾,就先留在府中养胎吧。等你生产之后若还想离开,我再叫贺叔给你安排。”

小菀小心抬头打量了一下祝瑶,又看她身旁贺全也是一副赞同的模样,这才点头答应。

“这便好了,你先好好休息,若有什么需要的可以跟贺叔说,或者直接找我。哦还有以后别动不动就下跪了。”

暂时将小菀安抚下来,祝瑶并没有待太久,一出来她便往某个方向走。跟着她出来的陆成远一下就知道她要做什么,不禁无奈地说:“这就要赶去账房,你就不能歇歇?我看着都累。”

“那就哪凉快哪待着去。”祝瑶说罢不理他,继续往前走,察觉到某人跟了上来后,嘴角微微上提,后又立刻收敛。

陆成远跟祝瑶并排走,觍说:“我就觉得跟在你身边最舒坦。”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