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爹干儿媳 杨宗保之猎艳风流小说

情感网文 2020-06-13 06:02:02

艾悦直接的下了车,“谢了。”然后就往餐厅里跑去。

想着就这样把杜盛元给甩下了,只是……

杜盛元慢条斯理的将车子停好,然后下车,看着面前的餐厅,还真的是……很亲民的餐厅啊。

他往餐厅走去,服务员看到他都忍不住地脸红了一下,“先生,请问……”话还没有说完,杜盛元就微笑地打断,“我跟刚刚进来的女孩子一起的。”

“请跟我来。”

艾悦风风火火地进入餐厅,进了包间,拉开凳子就坐,“哥,口供录了没有,怎么样了?”

施净乐白了她一眼,“艾悦,你这是要窃取嫌凶信息……”

“那你说还是不说。”

“口供的事我不能跟你说,云瑶现在还在国外吗?什么时候回来?”公职人员,什么能说,什么不可对外说,这些,施净乐都是很遵守的。

“后天吧。”回答施净乐这话的是杜盛元。

一看到他找到了,艾悦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杜盛元,你怎么还跟过来了?”

不是说好了么,送她到了他就走的啊。

“这里是你开的么?我还不能来了?”杜盛元微笑,然后看向了施净乐,“施警官,又见面了。”

“杜先生。”施净乐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眼神带着的狐疑地打量了一眼艾悦。

艾悦在杜盛元手下做事,还没有告诉他呢。

“百祁还在国外,他与云瑶最快也要后天才回来。”杜盛元又解释了一下,“我先来了解一下案情,嗯……毕竟这事是事关我最好朋友的未婚妻的,不是么?”

180章

艾悦这下是真的没有忍住翻白眼了,“杜盛元,我怎么不记得你这么关心瑶儿的案子了?”

“那是因为你刻意的忽略我了。”杜盛元坐到她身边的位置。

艾悦往旁边挪了一下,“这么多位置,你干嘛坐我旁边啊?”

“我喜欢啊。”杜盛元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后脸皮有什么不好的。

艾悦不想她哥看出来什么,便没有再搭杜盛元的话,然后直接的将话题转为案子上的。

“来自首的人,将作案动机和作案经过都说了。”施净乐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越看越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施警官的意思,自首的人是真正的凶手?”

“现在也无法断定,但是可以很确定,对方与这案子脱不了干系。”施净乐认真地说道。

“那么这样子的话,幕后的人是不是就找不到了?”没有任何的证据,他们找到的证据也没有十足的证据能够指证。

艾悦一想到云娜最后还会没事,脸色都气青了,“这不会是云家叫人出来顶罪的吧?”

但是!他们以为他们只是找凶手而已吗?呵。

“凶手只是一把刀,而真正要递刀的人是云娜!”不,还有林英。

“应该不是。”施净乐凭着他是警员的经验做了摇头,他看着艾悦,最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也许,他需要跟司空百祁谈谈。

想到什么,他拿起了菜单,像是将今天要谈的这事就此卡在这里的。

“点菜吧,不是说要我请你吃好吃的?”施净乐笑看着艾悦。

艾悦:“……”她用了一小时赶来,就听这两句没用的吗?

这种在电话里听也行了好吗?

“哥,你没有其他要说的了吗?”她很不确定地看着他,似乎真的没有想到,他真的就说这么一点废话。

施净乐一脸正直,“没了,饿了饿了,赶紧点吃的,我晚上还要加班。”

艾悦:“……”

杜盛元坐在一边微笑,然后拿起了菜单,点的全是艾悦爱吃的。

这下施净乐更是惊讶地挑了挑眼了,“杜先生?”喜欢吃的跟艾悦这么相像啊?

“吃完赶紧回家吧,我也好累了。”杜盛元望向艾悦。

这话听着就有点让人想歪的意思。

果然,施净乐想歪了,“你们两人……住一起了?”

“可以这么说。”杜盛元点头。

“杜盛元,你不要瞎说。”她赶紧看向施净乐,“只是同住一个小区而已,还记得我跟提过我们那栋楼顶层的笨蛋吧?竟然是他诶。”

杜盛元:“……”

做为有一个做警员的哥哥,艾悦的私生活是很干净很干净的!毕竟,鬼知道她妈妈会不会叫她哥查她的开房记录!!

施净乐嗯了一声。

明明她之前说的原话是:“哇靠,住顶层的好土豪啊,我也好想住这样的大房子啊。”

…………………………

云瑶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家店前。

这是某个很有名的品牌的在欧洲这边的总店,她回头看了自己走的路程,再抬手看了看时间,好像走了近两个小时?

呃,这会才发现脚有些疼。

店里面的橱窗有一个珍藏的手表,云瑶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这个牌子是做女性的东西的,但是手表却是已经很久没有做了。

比起瑞士的手工奢侈名表,这个牌子的手表并不是那么的响,但是云瑶却是情有独钟。

她还记得她前两年都还在找这款手表呢,但是最后全球都没有货了。

这会在这里看到,她都没有多想,就收了伞走了进去。

店里没有什么人,就只有一两个客户。

她正要询问店员橱窗摆放的手表出不出售,就见一个店员已经往橱窗的方向走去了。

“你好,我想问一下,橱窗上的那个手表,你们出售吗?”云瑶开口,问向招呼自己的店员。

话才说完,就见那个去橱窗拿了东西的店员,手中正是她看中的手表。

“小姐,你是指这个吗?”店员问向云瑶。

云瑶点头。

“很抱歉,这个手表已经剩最后一只了,已经被这位先生先看中了。”

店员很抱歉地看着她。

云瑶有些失落,“这样啊……”她看向那位已经要买单的先生,想了想还是尝试地上前,“打扰一下,请问您可以将这个手表让给我吗?”

“不好意思,我这是帮我朋友买的。”男人摇头拒绝了。

“哦,好的。”这就是无法夺人所爱了。

云瑶虽然遗憾,但是想到有另一个女孩子也跟她一样很喜欢这个手表,她又释怀了。

美好的东西总是多人喜欢的。

只是更巧合的是,她才要出门,就听到那个男人接了个电话,用英语交谈着。

而英文的名字……

与顾萧晨的英文名字是一样的。

她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同名的人全球那么多,见怪不怪吧。总不至于在这样的外国他乡,她还能与顾萧晨有交集?

她离开了店。

“小姐,请等一等。”身后响起男人的喊声,云瑶顿下脚步,转过头看向来人。

是刚刚那个买了手表的外国男人。

她看向他,“嗯?”

“请问你是云小姐吗?”男人问。

云瑶眉头轻轻地蹙了一下,她很肯定,她不认识这个男人。

“云瑶小姐?”男人又问了一句。

云瑶立马就有了提防的心理,看着外国男人也带着防备的心态。

毕竟是在国外,而这个男人竟然知道她的名字?但是她不认识他……

“我是萧晨的朋友。”男人解释,“真的好巧,竟然会在这里遇见你,萧晨说得没错,你一直在找这款手表。”

云瑶:“……”她并没有一直在找这款手表,她只是喜欢,然后当初也的确找过,不过这款手表全球停产好久了,所以她也不抱什么希望的。

今天突然间看到她才……

关于这款手表,被遗忘的记忆像是突然间涌了出来。

她的确与顾萧晨提过这款手表,很多年以前。

她没有想到,他竟然还记得,而且,也派人在找着。

“那么给你吧。”外国男人将装有手表的袋子递给云瑶。

云瑶却没有立马的接过,她看了看男人一眼,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你误会了,我不叫云瑶。”

与其解释其他的那么多,不如就直接从第一问题上就否认吧。

“你不是云瑶?”外国男人一听她不是,就没有将手表让给她的意思了。

“不是。”她摇头,然后转身离开。

外国男人又赶紧地给顾萧晨打了电话,跟他说,虽然对方是个东方女孩子,但人家说不叫云瑶。

顾萧晨那边发来了相片……

外国男人一看上面的相子,这不是长得一样么?

然而已经不见云瑶的身影,“我还是过几天带回t市给你吧。不过,萧晨,看来人家不愿意收你的礼物啊。”

…………………………

云瑶拐个弯就进了一家店,然后好一会确认刚刚那个外国男人没有跟过来,她才出了店,往回家的方向走。

世界这么小,就算是出国,就算不是见面,还是像剪不断的线一样,不断的牵扯着她。

而她……只能不断的,不断的逃离。

天气真的很任性,这会已经完全没了雨,她拿着伞,慢慢地往回走。

“瑶儿。”走到半路的时候,她突地听到司空百祁在叫她,她看向马路。

司空百祁坐在车上,摁下了车窗。

“百祁,你这么快下班了?”云瑶走了过去,但是却没有上车的意思。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