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煤集团领导班子成员|弟弟吃了姐姐酒醉疯狂的故事洗澡

情感网文 2020-06-15 00:04:33

我犯了一个错误……

这世间应该有一些绝对不该触碰的东西,有一些绝对不能去发掘的隐秘……它们确实存在着,而我们却忽略了它们。

这是报应,马上就要轮到我了,我很怕,陆凝,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请救救我,我还——

乱码。

一篇自动生成的文档,出现在了陆凝的电脑上。上面的内容可以说是求救信号,虽然看上去没头没尾,但陆凝立刻反应过来了发送这个讯息的人是谁。

是严玥?但是为什么是这样的方式……或者说她为何能够动用这种超自然的形式传达讯息?她收到了自己的信息了?既然如此,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进行回答?

联想到自己的任务,陆凝忽然察觉了一个问题。

见到导师范晓芸,学姐严玥,但是只要把严玥带出丹玛范围就可以了。这是否也是在暗示着范晓芸已经没有获救的希望或者……必要了?

一股寒意从心头升起。

她本以为四十天的任务足够进行调查和蓄力,但是就算她没有浪费太多时间,自己的任务可是从一开始就处于即将失败的边缘!

“不要慌,如果这是严玥发送的……如果不是严玥发送的……”陆凝站起来,开始在房间里缓缓绕着圈子。这一次并非一个中心谜团的危险让她充分感觉到了自己谋划方面的不足,随着想到的东西越来越多,她已经逐渐抓不住重点了。

就在这时,远处的天空忽然亮起了几点焰火,在空中炸开一团团色彩纷呈的礼花,煞是好看。看到这一幕陆凝才意识到今天晚上是有霜日庆典的彩排的,这些烟花大概是点火装置的预演,同时也算是节日之前的助兴。

这么一说,舒星若等人的排练也在最近几天,她发送的那两个地址很可能就是之后彩排的地方,也只有这样才能交换信息。

不——不是这个意思!

陆凝脑海中灵光一闪,马上开始查询关于明星团在丹玛的行程安排事宜——既然有宣传片,这些大概也已经在网上公布出来了。

这么一看,虽然不是每天都被排满,但是采访,粉丝活动之类的事情果然不少,而除此之外也有许多应酬类的行程安排。七月十二号的丹玛日报采访以及七月十四号曲艺园听戏都在这份长长的列表之中。

既然如此,舒星若特意点出这两个地方的目的就是……求援?

丹玛日报,沈新月的工作地点就是那里,换句话说,沈新月很可能是舒星若在那里可以求助的人。假如条件类似的话,红袖曲艺剧场也应当存在一个可以帮忙的人。在没有私人身份帮助的情况下,这个可以帮忙的人大概也是一个来自集散地的“乌鸦”,而这又衍生出另外一重推断。

“舒星若,沈新月,红袖剧场的人,还有一个X作为中间人进行联系,这些人几乎可以确定是同阵营了,这次任务为他们提供了快速集结的条件,换句话说就是不能快速团结的话他们就是处于弱势的一方。看来舒星若也是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她的求救——不,这是集结。”

陆凝很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两个时间地点就要别人推断到这种地步,这真的是舒星若对自己的要求吗?

答案很明显,不是。

舒星若只是给了一个机会,在合适的时间地点加入那个团体的机会,她不只是要同阵营的人,而是只要可能的盟友全部拉拢。陆凝能否想得更多不在考虑之内,只要她相信并且去了那里,后面的事情会自然发展。

反过来,陆凝不去也对那个团队没有什么妨碍。

“哈……”

陆凝揉了揉太阳穴,把自己扔到了沙发上,果然每个人都在按照自己的步调调查着丹玛的古怪,而舒星若只是做了目前最该做的一件事:

将所有人集合起来。

“我已经尽可能通知他们了,虽然很多人没有回复……”

“足够了。”

舒星若靠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枚窃听器一抛一接,心情对比这些天的紧张终于有了些许缓和。

她之前装作不经意破坏掉的一个监控装置并没有修复,也就是说对方的反应没有那么迅速,甚至可能根本没有注意她这里的情况。虽然这代表了对方的监视范围更大,可对她个人来说是个好事。

“你觉得到时候会有多少人来呢?”

电话的另一边,韩胤依然保持了怀疑。

通过探秘人的渠道,以及个人私交之类的关系,按理说后天丹玛日报大楼应该有超过十人到达,这个数目已经超过了探秘人的总数了,说不定和人数最多的呃阵营相当。

可是,这些人真的会赶赴一个不知底细的聚会吗?

“他们会来的,每一个活过了好几场测试场的人对自己的信心都很强,何况我们发出的每一份邀请都让他们有所仗恃,这样的情况下哪怕只是逢场作戏,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可是那样……”

“放心,人都来了,就不会什么结果都没有。何况十二号的聚会只是个前哨……我可没办法过去。”

“什么?那到时候……”

“有个人会帮我把一切处理好的,你只要到时候过去就可以了,顺便问一句,你的个人目标是什么?”

“……抱歉,我不想告诉任何人。”

舒星若笑了笑,没再追问,说了声再见就挂断了电话。

这个晚上注定有许多人无法安眠了。

午夜十二点刚过,躺在床上查询网上信息的陆凝收到了来自萧世繁的平安短信——

【我们已经接到叶非,安全,已经回到酒店,明天联络。】

叶非被安全接回来了?那么倒是一件好事……至少能够了解一下他们那边发生了什么,又为什么会有人死掉。

脑子里思考着这些天的事情,不知不觉中就陷入了沉睡。

……

淹没在泥潭当中的人类终于从另一侧再次露出了头部,沾染了满头满脸的泥泞顺着他们的皮肤滑落——衣服已经全然不见,所有人都如同新生一般,迈着整齐而缓慢的步伐从泥潭的另外一侧走上了岸,走进了远处深不可测的黑暗之中,不知去向。

天空中出现了空洞,陆凝直觉感到自己无法继续观察这一幕了,而她的身体也在此刻不受控制地向着天空飞去——直入那空洞之中,等到再次有所感觉的时候,已经是浩渺星云了。

她宛如一颗流星一般在星云之中穿梭着,无数星体的诞生和消亡之间,宇宙演化出了愈加复杂的星系构成,时间和空间逐渐变得模糊,接着——

她看见了光。

“!!!”

陆凝翻身而起,晨间的光芒透过窗帘的细缝照耀在她脸上,略微刺眼。她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伸手摸了摸脖子,发觉身上的冷汗尚未消退。

“我到底……梦见什么了?”

她抓起了放在床脚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了那串玉石,令人惊讶的是那上面的黑色煞气此刻已经淡了许多,可以说一半的煞气都已经消失了。

这不正常……按理说邪祟之物应该随着作妖积蓄更多力量,没听说过作祟还能化煞的。

看来有必要打一下那个电话了。

在此之前,陆凝查看了一下手机上的留言。袁夕说今天有个重要的商谈事项,关于昨晚的问题只能回来处理,萧世繁则带着叶非前去寻找宋宝国的尸体了,具体情况没有详细说明,看来二人的态度虽然有些缓解,对她仍然有所保留。

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

很快,陆凝就拨通了古玩店那位胖子蒋同给她的那个电话,没有等候太长时间,一个听上去懒洋洋的男人接通了电话。

“谁啊……不知道这么早我还在睡觉吗?”

陆凝看了一眼屋子里的钟表,刚过八点三十。

“一日之计在于晨,有生意上门了,老板。”

与此同时,袁夕也在市政办公室里见到了一名干练的青年。

“两位早上好,我是此次全权负责袁夕小姐这次投资商榷事宜的人,我叫孔斯。”

青年的脸上是礼仪性的笑容,姿态也很谦和,却并没有放得过低。这样看上去精明的人袁夕并不是没有见过,她也不讨厌和这种人打交道。

“那么,应该如何称呼您呢?”

“哦,虽然我还有一部分个人职务,但主要工作还是向市长的秘书,叫我孔秘书就可以了。不知道您……”

“那就如此好了。向文海市长还是这样繁忙?我记得我很早就打过招呼。”

“是的,真是十分抱歉,因为最近庆典将近的缘故,市长每天都要到各处检查,包括我们这些人其实也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甚至想招几个临时工来帮忙呢!”孔斯半开玩笑地说,“不过袁夕小姐的出资计划也是正事,丹玛的发展是需要大公司来这里开发的,历史已经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启发。”

“好,不过你也要知道,我只是进行前期考察,虽然我个人也有一定的决策权……但你要让我说服董事会,还要一些实际的东西才行。”袁夕轻笑,“孔秘书今天不如就带着我在丹玛转转,介绍一下这里的优势如何?”

“自然是听您的意思。”孔斯从抽屉里取出一个文件夹,“正好,霜日庆典也是本地的一个特色,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从这里开始,怎么样?”

两人言谈融洽,好像真的只是一个投资商和一名政府官员商谈事务一般。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