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第一次好滑好紧_穿越还珠格格之干含香

情感网文 2020-06-15 09:02:11

含笑看着眼前这位安静地坐在办公桌前埋头写字的队长,就露着黑色的头发,也看不清面貌,但这不是重点,为什么他不搭理自己啊。队长抬头看了她一眼,“坐吧。”眼神坚毅,神色严肃,口气里带着一些火药味儿。说完这一句,竟又开始写字,理都不理她。含笑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这,她有得罪过他?用得着板着个脸苦大仇深样嘛。妈的,今天的好心情全给他破坏了。不过,她最不怕的就是有人在她面前装逼了。耗着呗,看谁耗得过谁。

她也觉得奇怪,这个队长是个黑眼睛黄皮肤的人,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不会是中国人吧,她想等会要不用中文试试,她的英文就限于一般的水平,要是骂人,肯定是中文顺口,她就坐在沙发上胡思乱想。坐在办公桌前的人瞧了她一眼,扯着后面架子上的一个卷轴,就扔给含笑,“东西给你。”

含笑愣着了,他是存心找茬吗?搞得好像在施舍一样,要不是领导要用地形图,她就直接给他一巴掌,把东西扔回去,闹开了算了。想着自己的工作,她现在可是代表国家站在这里的,不能发脾气,咬咬牙,在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才愤然离开。后面的人露出了狡黠的笑容,靠在椅背上点燃了烟,总归是逃不开的,都已经走得这么远了,还是缠绕在了一起,或许真的是缘分,就是孽缘,也是缘。

气死我了,含笑一路快速地走着,脸黑得像包公一样,她就不明白了,他混蛋干嘛跟她过不去,她又不是杀他全家了。走到办公室门口,她站在那大口地呼吸,把气沉下来,不能把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中来,她得像个军人的样子。好不容易把那口气压下了,她才敲门进入,把东西交给领导。

邱浩宇在边上明显地看出了含笑眼里的小火花,他也纳闷了,她是出去遇到什么人了,把她气成这样。午餐的时候,含笑又碰着了那个队长,趾高气扬地从她身边经过,她差点把手里的饭倒到他脸上去。她咬牙切齿的样子,看在邱浩宇的眼里就是警报,这个男人是在引起含笑的注意。

他把她手里的餐盘接了过来,岔开她的愤怒,“含笑,等会休息,不如我带你去边上的河里看鳄鱼吧。”说是看鳄鱼,其实不是,是看人和鳄鱼。这里的训练科目之一,和鳄鱼搏斗。含笑刚开始看到这里不少士兵的身上都是撕裂伤的疤痕,还以为是人为造成的呢,后来才知道他们是跟动物搏斗留下的,有老虎、熊、鳄鱼,可以说能从这里活着出去的,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她想了想,点点头,“好吧,反正也是闲着。”她听杨越泽提过,他之前野外训练的时候,也碰上过猛兽,和狼搏斗过,但是狼很快被枪击毙了,所以也没有受伤。含笑那个时候就在想,现在的人用枪杀猎物,从前的人就是用长矛匕首石头也要把大型的动物给杀死,究竟是人得战斗力变弱了,还是动物变得恐怖了。她还真想看看人和鳄鱼的战役,会怎样展开。

含笑跟着邱浩宇到营地边上的一处活水河畔,距离不太远,他们坐在一块高地上,能居高临下看着底下的动静。已经列队好的兵士们,有了一个四人小队开始下水了,一边走,一边脱衣服,这就是训练的开始了。她看得眼都不眨,死死地盯着平静的河面。她知道底下可都是能置人于死地凶猛的家伙。“来了,来了。”她看到了某个形似枯枝的青绿色生物,正顺著河水游了过来,兴奋起来。

邱浩宇看着她,“等会不许闭眼啊。”安抚似地吻了吻她耳畔,温热的气息喷在她脸侧颈边,引得她怕痒的缩了缩,反而更偎进了他怀里,越发直面河边盛况。含笑抛了个媚眼,“不要看不起我好不好。”她想说她动物世界也看得多了。不过,真实的血腥屠杀还真不是隔着电视屏幕能感受到的。

四个士兵,光裸著身子,只每人手持一柄三寸长小刀,与那牙齿尖锐的巨鳄对峙,分明是以命相搏。况且,还是在鳄鱼行动迅猛的水中,光那尾巴的扫荡,便能轻易让人骨折溺毙。可那四人却是明显不怕的,不躲不闪,还配合得宜的持刀往前猛冲,全然不顾自身的安危。亏得他们肌肉雄健,体能了得,加之彼此也都是肉搏战中的好手,相互配合著下来,却也只是受些轻伤,暂且没有性命之忧。但是,被越来越浓血腥味引出兽性的鳄鱼,显然不满意现在被围著乱砍的情况。

75

鳄鱼开始卯起来朝著其中一人穷追猛打,像是咬死一个是一个的意思。水中行止不便,每个动作都会耗费极大体能,很快,被鳄鱼紧盯著的黑肤大兵胳膊便入了鳄鱼嘴。“啊……”大喝一声,那被咬了胳膊的男人,竟卯起来换手举刀猛刺鳄鱼眼睛。趁此机会,另外三人也开始施展出全部格斗特技,拳打脚踢。还有的攀坐到鳄鱼并不光滑的背脊,狠狠的用砍它鼻孔长吻。如此配合作战,吃痛的鳄鱼只得松开大嘴,转而攻击其他更具危险性的男人。很显然,擅于作战的兵士们非常明白抓住机会的必要性。有人大无畏的手持匕首再度探入鳄鱼口中,又再迅雷不及掩耳的片刻抽身而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