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的大姨子_和邻居姐姐

情感网文 2020-06-15 15:05:03

少年全身通红的躺在一个冰蓝的石头上,没有在痛苦难受,只是一直没有醒来。安静的睡着。雅雅和白宝好奇的看着少年。碰碰脸,碰碰手。相视一笑。

“好像没事。”雅雅牵强笑说道。

“姐,怎么可能没事。你看看,这都没反应了。成假死人了。”白宝揪着少年的胳膊用力的甩了甩,然后放下。少年还是一动也不动。

雅雅不说话,她也知道自己做错事了,但也无技可施,法术也不是万能的呀。雅雅想了想,拿出一个露瓶,掰开少年的嘴,朝少年嘴里倒了一滴。一滴露水入口即散,温养着少年体内被烧伤的经脉。

白宝吃了一惊, 仙凝露可是疗伤至宝啊,给一个凡人?

白宝看着雅雅手中的瓶子直咂巴嘴。怎么了,馋得呗。

雅雅在火热视线中,坦然得将瓶子收回去。

雅雅和白宝是第一次给一个凡人吃这种天才地宝,虽然知道少年还好好的,只是为何还不醒来,就不得而知了,雅雅心里也纳闷着呢。

烈冰石都给他用了,仙凝露也给他喝了,怎么回事。烈冰石就是少年身下的石头,石头的样子仙宝的命。烈冰石可是取自千年冰雪山川里的石头,可保东西万年不化不腐,还能起保鲜作用,挺实惠的。仙凝露可是取自花姑那,仙花上的露珠,然后在提炼而成的。可谓是疗伤圣宝。

雅雅无聊的坐在石头上,翘搭着小腿,觉得凡界真的无聊透了。还不如在元界的,跟追杀者玩躲猫猫,跟组织比速度。现在可好,真悠闲。

白宝在少年身上不会起蒸汽后就不再洒水了。

少年就跟闭关了一般,不动也不醒。

雅雅跟白宝就静静的待在跟前守着。觉得这是一个案例,值得研究一下,而且以后决不能贸然将仙丹仙宝给凡人吃了。凡界的凡人同元界的不一样。看到少年的样子,只觉得麻烦大了。刚到凡界就闹出人命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挨小爹爹的说。

雅雅头疼的把手插在头发里,低头晃了晃头,头发顿时杂乱不堪,然后双手合十祈祷,小爹爹不要说我,我不是故意的。

说完,将头发上的装饰,一一取下来,摊在手中,看着手中的发饰,叹息到,小爹爹不在,都没人给我梳头发了。

然后又扭头看向自己的影子,“夺影,会扎不?”

“可一试。”夺影还是那么阴森。

身后的影子变了形状,慢慢站起,伸出手臂,摆弄起雅雅的头发。

影子左拿一撮头发,右拿一撮头发,绕呀绕呀,最后回到:“不会。”然后影子躺下,变回原来的样子。

“哎。”雅雅愤怒道,“不会你还乱摆弄。”,摸摸头发,简直比刚才更乱好吗。

白宝嘻嘻的笑道:“你让一个拿刀的人给你弄头发,他不给你割了就不错了。”白宝打趣着。

“无法无天了你。”雅雅瞪了一眼白宝,自己动手捋头发,然后拿出一个发带直接将头发从后面一扎,扎了个马尾辫。

雅雅和白宝静静地等着少年醒来。而雅雅思念的小爹爹,这时才在皇宫中从魂不守舍中清醒来。

莫璘守一身白衣,斜靠在榻上,身上仅盖了一床薄被,那如绸缎般的长发直接披散在身后。

莫璘允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皇兄发呆。当看到莫璘守眼珠子终于转时,赶紧小心询问:“皇兄这几年,去哪了?”

莫璘允还是有进神塔的权利的,每次进神塔,皇兄都是躺着,哪有说的在参考书籍。

“不知。”莫璘守说道,眼神无神,像是在找什么。

“那皇兄在想什么?”莫璘允一说完,看到莫璘守猛地坐起,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你说,梦中的人会不会成为现实。”莫璘守着急问着自己都不知道的答案,紧紧扒着床榻边缘。

“皇兄,小心,”莫璘允走上前将皇兄扶回床榻,让他躺在床榻上。看着莫璘守,安慰着。“莫急,皇兄说的梦中的人,可梦中的人怎么会成为现实中的人?”莫璘允说的小心,却也不能说谎,皇兄这样子明显被自己幻想的女子迷中,逃脱不出来。

莫璘守痛苦的看向莫璘允,梦中的人真的不能成为现实吗,那我陪她的那六年算什么,她保护我的那六年又算什么。这些事他不能说出来,想到雅雅的音容笑貌,就如昨天才刚刚见过一般。雅雅,你要不是梦中的人就好了。

一滴泪珠从莫林守眼中滑落。

皇兄,莫璘允大吃一惊,皇兄从未哭过,可这次,他从未见过如此脆弱的皇兄,原来就连如仙人般的皇兄也难逃情爱。

“皇兄,不如你把梦中的女子画出来,我派人暗中寻找。”莫璘允建议到。

莫璘守睁开眼睛,像看到希望了一般,看向莫璘允。心中想着这好像不失为一个办法。

“好,一定要暗中寻找。”莫璘守强调道。

“当然。”自己的皇兄可不能交给一般女子,待皇兄将那女子画出,我倒要看看是何女子能抓住心如止水的皇兄的心。

“皇兄,你先休息,我去安排人拿笔墨纸砚。你休息好后,慢慢画出来,我来取。”莫璘允认真又严肃的说道。

“好。”莫璘守躺在床榻上,闭着眼,期望着能再次进入梦境,见到那个每天让他开心的精灵,他觉得雅雅是神安排她来到自己身边的。雅雅每次都叫他小爹爹,但是他却对她产生了不该有的情愫。不过还好,还有机会,我们并没有血缘。如果,如果雅雅是真实存在的,就算她没爱上我,我也要陪着她不离不弃。

莫璘守回忆着六年的生活,那是一个美丽安全的家,雅雅不让他出院子,怕他出危险。她说外面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丧命。我说我会武,她说小爹爹太弱,不行。她说她会仙法,我不信。她每天都会有时间陪我,给我讲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我听的有趣,她说的开心。

原来这就是爱,我以为生在皇城的人都没有爱情的,我以为我也是没有爱的。皇弟娶了一个个他不爱的人,却每天表现的相敬如宾。我遇到了爱的人却不知她是真是假。

莫璘守现在闭眼都是雅雅,雅雅的笑,雅雅的舞。一颦一笑都印在脑海里,永不忘。

雅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