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一点用力一点快来了,老婆秀玲全文阅读

情感网文 2020-06-15 18:00:50

虽然赵艿拓原本的身体并不算矮,但也不到一米八,只是176,连湛嘉至都到了一米八,所以他心底对一米八隐隐渴望。

现在进入了赵艿艿的身体里,自然不能忍了,趁着赵艿艿还小,于是将成长到一米八的愿望寄托到这具身体上了。

“我拒绝。”斐涵煦利落地抛出一句,接着再也没有理会赵艿拓。

任由赵艿拓在他旁边喊了几声,甚至还凑上前要故技重施吹耳朵时,却被斐涵煦眼疾手快地用砖头厚的英文原著一把挡住。

赵艿拓没预料到斐涵煦还有这招,没来得及刹车,一下子就撞到了硬皮的书本上,厚重的书本拍在他的脸上,白嫩如豆腐般的脸蛋瞬间淡红了一小块,让赵艿拓皱了下眉,不由揉揉小巧的鼻头,眼神有些幽怨地看向斐涵煦。

不知为何,本来稍微缓和的气氛,再次变得冰冻三尺,那俊脸顿时绷得死紧,浑身再次散发出比刚才还要冰冷的寒气,让本来还想着蹭空调的赵艿拓都起了鸡皮疙瘩,居然感到寒冷,忍不住往自己的位置挪了一点,离斐涵煦远了一点。

前桌的苏润还趴在课桌上,将脸埋进了臂弯里,肩膀还一抽一抽,看得赵艿拓甚是迷惑。

他只不过是提了个想法而已。

觉得有个人型量尺比较方便,也不一定非要对方答应。他大不了现场找个粉笔,在头顶画一笔,记录一下现在的身高对比一下每日有没有长高。

不过,他拿来了粉笔,自己伸长胳膊也自然够不着给自己头顶抹一条白线,但他习惯性地看向理应最能互帮互助的同桌时,对方连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他,依然低头看着那厚如砖头的英文原著,浑身的冰冷的空调气息还未散去。

却不料,苏润主动提出要帮他。

“不介意的话,我来吧。”苏润拿过他指尖的粉笔,眸中湿润润,如雨过后的清新景象,清秀的眉眼微弯,还有笑意未散去,可见刚刚笑得有多尽兴。

有人帮忙自然是好的,赵艿拓干脆地靠在墙角,身体挺直地让对方画线。苏润靠他极近,他几乎能闻到对方身上那淡淡的香皂味,本来就是画一条线的事情,对方竟然还折腾了一会。

“站直。”

“头摆正。”

“下巴扬太高了。”

“鞋子要不要脱掉。”

……

诸如此类的话语出现,一开始赵艿拓HIA认真地跟着指示挺直腰杆,到准备脱鞋时却觉得不对劲了。

一向爱耍人的他,开始敏锐地察觉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这分明很像是自己往常恶作剧时的套路……

当他用狐疑的眼神看向这个差点将下巴贴上自己的唇瓣的男生时,苏润却十分利落地摁住他的头顶画了条线,朝他十分温良无害地一笑就回座位了。

看着手里的粉笔,连粉笔的头被磨成了圆润的球形,没有一点棱角,一切就像是特意而为。

再看向苏润若无其事的神情,以及那端正的三好学生坐姿,这让赵艿拓不禁有些打消刚刚的疑虑。

毕竟苏润眉眼温润,总是面带三分笑,行事颇有种乖乖的三好学生,一切按照规章制度的气质,实在让人很难将此人跟不着边际的恶作剧挂上钩。

正在看英文原著的斐涵煦,在赵艿拓打量着苏润时,同样飞快地瞟了眼斜前方的苏润。

眼神里藏着警惕和探究。

只有他清楚,那天在办公室外,目睹了一切的这人开出了怎样的条件。

也是那时,他也才看清这三好学生的完美伪装下,藏着一颗多么爱钱的心。

而且,还是一脸平静,超乎年龄的成熟的口吻跟他谈判着保密的事宜。

从那开始他对苏润提起了警惕,比赵艿艿以前的伪装和现在的反常,他更对这种伪装得自己都看不出来的人更抱有敌意。

只不过……他竟然又情不自禁地看向了开始小动作的同桌。

这个也让他发现了伪装下真面目的家伙。

对方拿着几本书,似乎正在捣鼓着什么,但嘴唇不自主地微嘟起,有点难办的样子,一点也没有要隐藏想法的意思,一眼就能让人猜出来。

“做好了!我果然还是没忘记!”赵艿拓高兴将手里的东西举起来,马上就想让人看到他的伟大创作。

“快看!”他立即就凑到了斐涵煦眼前,就差拿东西怼到他的脸上了,跟炫耀似的。

斐涵煦本还在生气,不想理会他,立即移开视线,冷冷地回一句:“滚。”

但他还是看到了对方的手捂着什么东西。

即使他将脸扭了过去,但赵艿拓还是锲而不舍地喊着他。

“小煦。”

他依然将视线放在面前的书上,即使面前的英文早已看了无数遍。

“根据你的瞳孔直线投射,眼球无转动,我大概能估算出你在这三分钟里只盯着三个单词。”

斐涵煦继续无视,为表决心,连视线都不带转移。

“难道“I am gay”这三个单词需要年级第一背这么久吗?”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旁人听见。

果然,顿时苏润和李威这两个前桌立即转过脸看向他们,连本来趴在课桌上瞌睡的同学都不由精神抖索地关注着斐涵煦,那目光里是满满的八卦。

这绝对是故意的。

斐涵煦不由自主地磨了下后槽牙,猛地合上了书本,抬眼就是向班级里的打算看热闹的人扫视,毕竟众人不是赵艿拓,冰冷的眼神让他们承受不住地只好收回视线。

他的视线扫过两位前桌。

李威接受到斐涵煦的眼神讪笑着转过头,只有苏润颇有意味地用视线在斐涵煦和赵艿拓身上打转,再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才缓缓转过身。

斐涵煦最后才转向罪魁祸首,眼前的少年依然笑得灿烂,一脸无害下隐藏着顽劣,让他一时间竟有点手痒,想要给狠狠捏对方的脸蛋,看他还能这么嚣张地对着自己笑。

斐涵煦终究只是想想,冷着一张脸试图吓退赵艿拓。

“说。无聊的事情不要来打扰……”

“看。”

赵艿拓的手猛地放开,显露出藏在掌心的东西。

一朵花。

白色的花瓣就在少年的掌心里缓缓绽放,宛如真的花瓣在盛开,每一瓣花瓣微微颤动着心底最温柔的地方。

斐涵煦有些惊讶,一时间都忘了自己要说什么,直愣愣地看着这宛如魔术表演般的纸花。

就在这么短短的一两分钟里,对方就用纸张折了一朵纸花吗?而且花瓣还颇为繁杂,居然还能让花绽放,这又是怎么做到的?

斐涵煦震惊过后,看向赵艿拓的眼神有些复杂。

赵艿拓自动地将斐涵煦惊讶的眼神当成了认可,微翘起下巴,得意而可爱,仿佛要将自己的优秀告知天下一样的嘚瑟,却是一种近乎动物的炫耀,不带有杂质,没有让人心生不喜。

不仅如此,赵艿拓转头就用彩色笔开始给纸花描上色彩,每一笔都非常细致地描绘在白色的花瓣上。

侧脸线条柔韧,鼻子挺翘,目光专注而投入,宛如对待一件工艺品,与之前爱捉弄他的吊儿郎当判若两人。

然而此时的他,更能有种吸引人犹如旋涡般的魅力。

赵艿拓不经意地动了下,怕被对方发现似的。斐涵煦立即收回视线,维持刚刚的冰冷。

这样的赵艿艿,实在太过不同寻常……

简直就像是……换了个人。

赵艿拓专注于一件事,就会选择地忽视外面的干扰,全神贯注于目前。于是,当组长来叫他交作业时,他根本不知道。

等到搞好一切后,还是被课代表“好心”地上门催作业,才想起来学生时代还有交作业这回事。

这位的课代表正是阮婉灵。

她是数学课代表兼副班长。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