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伦的孕妇韩思妤—舔阴蒂的小说

情感网文 2020-06-15 21:00:51

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胡承青并不善于近身攻击,他的武器也都是远距离攻击才占尽优势的。对于陆鼎原的突然近身,他是有些紧张的。

他不知道的是,比他更紧张的,是陆鼎原的一众部属。在广寒&quo; &g;稍有些年头的人都知道,陆鼎原最擅长的兵器其实不是他整天拿在手里晃悠的长鞭,而是他终年缠在腰间的软剑。陆鼎原是倚剑成名的这一点,虽然在十年后的现在,江湖上记得的人已不多,但广寒&quo; &g;的属下却是个个知晓的。而软剑出手,说明陆鼎原已经被逼到了不得不尽全力的份上了。

∓l;该死的,那爪上居然也有毒∓r;而比众人更急的,当属小何子了。他嘟囔着在原地不停跺着脚。

∓l;你说什么∓r;离他最近的冬离听到小何子的话也不禁花容色变。

∓l;你没见主子被划了那么深长的一道口子却并未出血吗∓r;小何子在肩膀的位置比了比,低声说道,∓l;那&quo; &g;本就是因为那该死的铁爪上也萃了毒∓r;

∓l;卑鄙∓r;冬离咬牙切齿,却也只能远远看着,干着急。

陆鼎原当然也知道自己又中毒了,而且显然这种毒是急&quo; &g;的,而不是像∓l;冷凝香∓r;那种慢慢发作要人&quo; &g;命的毒。

眼前开始发晕,双手双脚也开始越来越沉重。

要快,不然如此下去自己即使不死在胡承青手中,也会因为来不及解毒而命丧九泉。既然两人终有一人要踏入地府才能结束此战,那么他不介意让自己的双手再染一遍鲜血。反正胡家的血,他也不是第一次尝了。

既已决定,陆鼎原的攻击一反初时的谨慎,而是大开大合的只求速战速决。最后陆鼎原拼着背后吃胡承青一鞭,和&quo; &g;前中对方两铁指,硬是生生将软剑&quo; &g;进

了胡承青的喉咙。

∓l;怎∓;∓;么∓;∓;可能∓;∓;∓r;到最后,胡承青还是死不瞑目的,他不明白自己苦练了十年,又&quo; &g;心策划了数月,怎么还是败在了陆鼎原的手里。

陆鼎原抽出软剑,后退数步,当确定胡承青已经死透了后,终于不支单膝跪地。

∓l;主子∓;∓;∓r;小何子和冬离一齐冲了上去。

∓l;冬离∓;∓;带人去附近查一下∓;∓;∓r;陆鼎原靠入小何子怀中,单手压住他撕扯自己衣服欲给自己检查伤口的手,∓l;到车里再看。∓r;

∓l;是∓r;

∓l;是。∓r;

两人异口同声,行动迅速。冬离留了两人帮忙照顾陆鼎原,其余人分配好任务便四散开去。小何子在另一名属下的帮助下将几近脱力的陆鼎原架进了车厢。

∓l;嘶∓r;撕开衣物后,倒吸口凉气的是小何子而不是陆鼎原。∓l;主子∓;∓;鞭上也涂了毒。∓r;

∓l;我知道。∓r;也就是说,他是在明知鞭上有毒的情况下,仍是选择了以伤换命。∓l;怎么解不了吗∓r;很淡然的口气,似乎真的解不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似的。

∓l;那倒不是,只是三种毒同时作用下,难免有些复杂,恐怕∓;∓;∓r;小何子皱眉,∓l;会让您多受些日子的苦。∓r;

∓l;呵∓;∓;∓r;陆鼎原哼笑,笑声是含在喉咙里的。

∓l;小何子知道主子不在意,可小何子看着主子受苦,小何子难过∓;∓;∓r;小何子边说着边处理着陆鼎原的伤,乌黑青紫的伤口让他不禁语带哽咽。

陆鼎原早已习惯了小何子的呱噪,闭目养神,也不搭理他,由着他翻弄自己的伤口,一声不吭。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四处探查的人回来了。∓l;主子∓;∓;∓r;冬离在车外面复命。

∓l;怎么样∓r;陆鼎原等着冬离的报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