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难受,啊,啊|看好友搞自己老婆

情感网文 2020-06-15 21:00:55

吃罢饭,吴媚接了个电话,便匆匆洗了澡换了衣裙,香喷喷对他说道:“我要去公司办事,一会儿司机来接我,我走后你洗个澡,水已经给你放好了,洗完后你想睡就睡。”

正说着,外面响起了一阵汽车喇叭声。她提起那个皮包,对他摆摆手:“走了,拜拜。”随后,翩若惊鸿一样出门去了。

看着吴媚华丽的背影,许钟发了一阵呆,暗自嘀咕道:真他娘的搞不懂!既然有车有司机,为何中午身带巨款独自而行?分明是要招贼嘛。奶奶个熊,城里人真不好理解!

他在观里时每天都会在瀑布下冲个澡,习惯成自然,今天一天风尘仆仆没冲澡,这会儿已经觉得身上痒痒的了。

盥洗间很大,里面是宽大的浴缸,外面则是更衣间,中间用一扇jing美的磨砂玻璃屏风隔开。

更衣间里摆了一张华丽jing致的床。床上乱七八糟丢着吴姐换下的内裤、xiong罩、吊带长筒袜等。

那种柳叶般大小的裤衩又轻又薄,几乎遮不住任何东西。此时,它带着吴媚原汁原味暧昧的躺在那里,摆出一种诱人的姿势。

面前的一切都让许钟觉得暧昧,心中暗暗一荡,不由有些心猿意马起来。他在脑子里浮现出吴姐只穿了柳叶大一片透明小裤衩在床上扭动媚叫的样儿。在意念里,他甚至扑上去和她滚成一团儿xx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胯下的话儿恼人地跳了两跳,耳朵里顿时响起了血液流过血管时发出的呼啸声。许钟忍不住心头突突鹿撞,做贼似的回头往门外看了一眼。

外面静悄悄的,偌大的别墅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许钟放下心来,走过去用指头挑起了它,小心翼翼撑了开来,用手比了比,还没有他的一只手掌大。他把鼻子慢慢凑近它深深嗅了一口气,上面依然残留着吴媚身上特有的体味,他不禁陶陶然起来。

“你算个球!山猪土包子一个。”

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猛然间清醒过来,他恶狠狠骂了自己一句:“纯粹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然后恋恋不舍的放下了它。

富有而美丽,在省城这座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里吴姐身边能少得了男人?

一旦意识自己和吴姐间有一道不可逾越的天然鸿沟,一切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他便觉得有点酸溜溜的,紧接着便心灰意冷起来,热腾腾的血液霎时凉到了极点。

许钟懒洋洋tuo了衣服甩到床上,绕过玻璃屏风,一脚迈进浴缸里。王牌护花高手

秦钟苦笑一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短裤,那里粘糊糊的。冰@火!中文 .binhuo.嘿嘿,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裤头儿已经狼藉一片了。

急忙掀开毛巾被,黑暗中,空气里洋溢起一种淡淡的豆腥味。

好在吴姐为他买了好几件短裤,秦钟翻身下床,从床头衣柜里摸出一件还未开封的小裤头。因不知吴姐回来了没有,所以他也不敢开灯,悄悄拉开卧室门蹑手蹑脚向盥洗室摸去。他想在盥洗间里洗一洗身上污秽之物,然后再换一件干净裤头。

不像在大山里,城市的夜晚并不十分暗,朦胧的光线从街上射进来,屋里的一切都映得朦朦胧胧,根本无需开灯。

轻轻推开盥洗间的门,他闻到了一种潮湿的气味,中间还裹挟着洗浴用品散发出得清香。很明显,盥洗室刚刚有人用过!

不好,看样子吴姐已经回来了,而且刚刚洗过澡。他迟疑了一下,眼睛不由向黑暗中的床上扫了过去。只一眼,他便被点了穴似的定格到那里。

巨大的磨砂玻璃屏风再一次把朦胧的光线稀释和弱化,隐在屏风后面的床上显得很朦胧。即便如此,秦钟的眼睛还是分辨出床上躺了一个人!黑暗中,那人身上反射出羊脂玉一样的油碧白光,看样子那人身上似乎什么都没穿。

是吴姐!

秦钟好像偷窥女厕所时被人当场捉住了一样,尴尬得站在那里足足愣了十几秒钟。还好,吴姐好象睡着了,一动不动横陈在床上。

他踮起脚跟,慢慢退出了盥洗室,又悄悄进了另一间卫生间,摸黑胡乱擦了擦身上,换下狼藉不堪的裤衩揉成一团,然后换上新裤衩。悄悄潜回卧室,将脏裤头塞到枕头底下,慢慢上床躺下,这才在黑暗中长长出了口气。

想起刚才盥洗室里的一切,恍然若梦境一般,不由暗自呵呵笑了起来。刚笑了几声,便觉得刚才盥洗室里的情形有些异样。

不对!既然是吴姐,为何不睡在楼上卧室里而睡在盥洗室里?再说了,半夜三更里洗得什么澡?洗澡就洗澡呗,却为何独自一人躺在那里……

秦钟越想越感到蹊跷,越想越觉得恍惚,莫非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想到这里,秦钟想再去盥洗室看看,以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随即,他匆匆开了门向盥洗室奔去。

秦钟还是很有章法的,为了不至于过于难堪,二进盥洗室时他还是没有开灯,而是借着微弱的光向床前摸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