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要求张开腿bl,屁股撅好了求主人调教

情感网文 2020-06-16 15:03:44

吱呀一声,车猛地停住,黎小麦可怜的脖子又被晃了一下,她一边扶住自己相对细长的脖子而略微显得有些大的脑袋,一边心里疯狂地:卧槽,卧槽,看来猜对了!头上泛绿果然是所有男人的死穴,学霸林神也不例外!

不过大马路上这么随便停车真的大丈夫吗?黎小麦正要义正言辞地指责他枉顾安全法规,抬眼看了看前面,诶?不对啊,好像是红灯了。

之前一直偷偷瞄他,到了十字路口都没发现,黎小麦有些讪讪地向林肯看过去,发现对方也转过脸来,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脸上神色莫名不辨喜怒。

黎小麦向来是输人不输阵的性格,自然没有避开的道理,也顺着他的眼神回望过去,嗯,真的很养眼呢。

如此近的距离之下,林肯的五官和脸部线条仍然完美得无可挑剔,整体感觉比男孩子多了份沉稳,比男人又多了丝灵气和鲜嫩,说是活色生香也不为过。

许是心理作用,黎小麦感觉这一眼的时间有点久,到底是自己唐突在先,尽管黎小麦不甘示弱地回望着他,也眼看就要坚持不住了——不为别的,专注地盯着这样一张盛世美颜,她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心跳。

就在这时,林肯似乎确定了什么,原本向下的嘴角微微一勾,慢慢回过头去,车子向前滑行加速——前面红灯终于转绿。

松了一口气的黎小麦老实坐回位子上,全身松懈下来靠在椅背上,感觉后背汗津津的,心想自己大概是脑子被驴踢了。

之前那位聒噪哥不过是提了一句,一行三人就被揍得鼻青脸肿,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身为一个搭顺风车的路人,还敢一脸八卦地去刺探人隐私,这不是活腻歪了吗?

这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暴躁小哥,自己可打不过。

好在那短短几十秒内,不知道暴躁小哥聪明绝伦的大脑里发生了什么奇妙的变化,他的眼角那丝红慢慢消退了,后来黎小麦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心情还不错,虽然那最后的笑容像是冷笑或嘲笑,那也总归是笑了不是吗?

并没有恼羞成怒或者大发雷霆把她赶下车。

悠扬的钢琴曲再次响起,一路开到学校黎小麦没敢再说废话。

车停在宿舍楼下,林肯和黎小麦一起下了车,打开后备箱把李念南准备的那堆东西搬下来,大概是车比较结实,也或者是那聒噪哥追尾就是为了逼迫林肯停车,撞得很有分寸,东西毫发无损,后备箱也只是微微凹进去一点。

黎小麦之前犯了错,面对着连话都不想跟她讲的男生,自然不敢奢望对方送她回宿舍,挥挥手就要跟他拜拜。

没想到倒是林肯瞧了眼她腿边围绕的一堆东西,唇边似嘲非嘲地又勾了一下,主动开口:“你能自己拿上去?”

黎小麦瞟了林肯一眼,说出自己的打算:“我先把东西都放在传达室,等下再过来拿一趟。”

林肯也不多说,随手锁上车,弯腰提起最大的两件往女生宿舍楼走过去。

黎小麦以为他要帮她一起送到传达室,赶紧收拢剩下的东西跟上,却见走在前面的林肯走到传达室门口,不过略缓了缓脚步,说了声“帮忙拿东西”,便径直进去了。

黎小麦要是戴眼镜的话,现在说不定都要摔碎了,女生宿管阿姨对男生很严的,昨天她亲眼看见一个男生又是登记又是拿学生证自证,还被强调半小时必须下来才在宿管阿姨不放心的老母亲眼神下进了宿舍楼。

所以她根本没有动念头让林肯送她回宿舍,毕竟以常理推算,像林肯这样脾气暴躁的高岭之花,必然是不屑于做这些事的。

再者虽然李家父子哥哥妹妹地说得热闹,但他们俩严格说来并没有什么交情,那天问路他都一脸不耐,胸前也没有鲜艳的红领巾,她要真把自己当根葱,那纯属自找没趣。

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林肯热心帮她送东西回宿舍,她还可以小人之心地怀疑他是不是想趁机参观女生宿舍啥的,那宿管阿姨您这一脸微笑地放行真的不是玩忽职守吗?

节操呢?!

职业道德呢?!

说好的女生进男生宿舍易如反掌,男生进女生宿舍难如登天呢?!

说好的宿管阿姨都是难缠的更年期妇女呢?!

这个看脸的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路和关注重点都跑偏的黎小麦,一脸复杂地向站在楼梯口等着自己的林肯走去。

因为宿舍楼的主体是上个世纪的老楼,考虑到大学生们都风华正茂身手矫捷,就算设施全部翻新,也没有像新楼一样加装电梯,因此尽管黎小麦她们宿舍在五楼,还是要用双腿爬上去。

对于从小翻山越岭的黎小麦来说,爬楼不是问题,问题是他们赶的时间有些不对,适逢午休结束,下午有课的师姐们都在匆匆往楼下走,新生也有午休结束出门的,两人迎着一群姑娘逆流而上。

黎小麦也就罢了,林肯林大少一出现,回头率之高无与伦比,人流的速度明显变慢,交通立刻拥堵了起来。

“这男生好帅,也是新生吗?”

“有点面熟啊,这届新生有什么名人吗?”

“又不是电影学院,总不会特招什么明星吧。”

“卧槽,我想起来了,这不是上届那个学神吗?和美国总统一个名的,叫……”

女孩子们声音不大,尤其说到名字的时候,更是习惯地压低了声音。

但黎小麦耳聪目明,还是把各种议论都听进了耳朵里。

到最后她都觉得尴尬又不安,毕竟林肯为了帮她拿东西才会进女生宿舍楼,然后被围观。

带些歉意地看向当事人,却发现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了耳机,一条白色的耳机线绕在颀长俊秀的脖颈上,察觉到她的打量,便取下一只耳机,淡淡地问:“哪间?”

原来他们已经到了五楼。

到了宿舍门口,黎小麦正要拿钥匙开门,门忽然从里面打开了,三名室友手拉手正要出去,见黎小麦进来,王童便招呼她:“我们要去家乐福买东西,军训的时候带过去,你要不要……咦,你动作好快,都买完了?!”

原来是说话的时候看到黎小麦手里提的东西,紧接着又看到她身后站着的林肯,三个女生都愣住了。

“林师兄?!”最先开口说话的居然是向来少言寡语的管冰,她此刻的语气甚至有些激动,尾音带颤,和平时清清冷冷的样子大相径庭。

包括黎小麦在内的另外三个女生都看向她,只觉得她脸上的表情比声音里表现的还要夸张些。

林肯听到有人叫他,看了眼管冰,却没有被她的情绪感染,只淡淡点了点头便把东西放下来,冲黎小麦道:“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等等!”黎小麦赶紧也把东西放下,见林肯停住脚步,犹豫了一下,还是从兜里掏出手机在他眼前晃了晃,露出个甜甜的笑容:“谢谢你帮我拿东西,加个微信呗!”

管冰冯佳玉&王童:为什么有街头女流氓的既视感……

见林肯眉心微皱,似乎有些犹豫,黎小麦马上改口:“没有微信吗?手机号也可以。”

林肯眼皮微垂,顿了顿,还是冲她伸出手,黎小麦赶紧把手机解锁递过去,等他输完数字接过来一看,确认是十一位的电话号码,黎小麦立刻按了拨通健,蜂鸣声在林肯口袋里响起……

林肯:……感觉到了人与人之间信任的崩塌。

黎小麦:一朝小白脸,十年怕被骗,还是当场验明正身比较好。

众人:……学到了新东西!

黎小麦心满意足地将通话挂断,抬头冲林肯一乐:“谢谢林哥哥,林哥哥慢走,回头电话联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有人注意到林肯的嘴角似乎抽了一下,但再定睛一看,他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冷淡模样,只是离开的脚步似乎加快了一些。

这边林肯转过拐角下楼,那边黎小麦已经被冯佳玉和王童一人一只胳膊挟持到了屋里,房门被“砰”的一声关掉。

王童嘴快,最先开口审问:“这才刚开学,你在哪儿认识的这么一个大帅逼!”

冯佳玉:“连哥哥都叫上了,你们南芝族的姑娘都这么豪迈吗?”

学理科的女生都善于推理,这俩人现在才当场交换手机号,肯定不是老熟人,看管冰的样子,说不定还要和他更熟一些。

想到管冰,大家都扭过头去看,却见大家口中的“冰神”此刻面上虽然恢复了平静,但眼神里的内容却比平时丰富多了,被大家看过来,便张口解释:“你们知道的,我提前一年去了冬令营,那时候林师兄也在。”

管冰之所以被她们称为“冰神”,就是因为当年她高一的时候就和高二学生一起参加物理竞赛,并脱颖而出被选拔到冬令营参加集训,当然,这年她只是见世面的编外选手。

而等高三那年的冬天再次来到首都集训,管冰进了国家队,虽然那年她只取得了银牌,但也是国内同届学生中的佼佼者了,包括她在内的国家队队员均被保送到国内顶尖名校的相关专业。

“林师兄是比咱们高一届的林肯。”管冰只用一句话便解释完毕,说完便继续用探究的眼神看着黎小麦。

管冰说的内容黎小麦早就被杨师姐强制性普及了,并没觉得有什么,冯佳玉和王童却开始嗷嗷叫。

“啊啊啊,刚刚那个大帅逼就是三一的林肯?”

跟她们比黎小麦是外行,当场卖蠢:“三一?”

“IPHO竞赛上理论第一,实验第一,总分第一的非人类。”

“当时考完他就回国了,颁奖都没出席,也拒绝媒体采访,所以一直没看到照片,在我的想象中这种牲口肯定头大身子小长得像ET啊,谁知道竟然是九头身!”

“闹不好还有八块腹肌!”

“神仙颜值!”

“气质也好好啊,还乐于助人!”

“啊啊啊,我死了!必须要林师兄亲一下才能复活。”

“好想和他一起生猴子啊,肯定聪明到爆炸!”

……

黎小麦:……刚刚是谁说她们南芝族姑娘豪迈来着?她可还没联想到下一代。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