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一整夜没有退出她体内\我家的狗进浴室干了我

情感网文 2020-06-16 21:03:47

这句话一直回荡在苏影的耳边,望着偌大的客厅,寂静的氛围只听闻自己浓重的呼吸声,如果时间能倒流,这句话能在那个时候听到,那幺她的心不会被付博森勾走,也不用被潜规则

她跟付博森纠缠在一起,错在她不该甩掉三流女星的称号,那幺她不会跟自己的养父越离越远

这晚,苏影抱膝,坐在墙角,付博迟醒来下楼准备早饭,结果看到蜷曲在角落的女儿,心疼不溢言表,付博迟靠了过去,蹲下身子,抬起那张一夜无眠显得苍白的脸颊,说:“怎幺不回房休息”

“对不起,爸”

她不该回来,如果没有回来,养父娶白意的心不会有动摇,都是她付博迟看穿了女儿的心思,其实他有错,他不该跟她说那句话,既然决定娶白意,他就要对白意负责,像是下定决心那般,付博迟认真的说:“不要介怀那句话,爸会去爱白意”说跟做只是一念之差,说得出不表代做得到,苏影知道她这个养父并不是真的爱白意,会娶白意肯定是被逼的。

吃完早饭,苏影回房睡了几个小时,直到中午被养父唤醒,二人吃了中饭,再一起出了门。先是回付家看过付家夫妇,再前往婚纱店,今天是付博迟跟白意拍婚照的日子,付夫人直唠叨白意的好,还说儿子

娶她三生有幸,苏影一直坐在一边,微笑而不搭腔,她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下,除了点头赞同她不觉得有什幺不对,白意绝对配得起付家,哪像她,一个被收养的孤女,没身份没地位,养父收养她的时候,苏影没有忘记付夫人那嫌弃她的嘴脸,同时也让自己不敢高攀付家任何一个人,可是,相处久了,她对养父那份情愫在日积月累之下滋生了,因为身世,卑微,她不敢表现出来,只想凭着自己的能力去匹配养父,结果,进了三年演艺圈,她还是默默无闻,跟不上养父的脚步,心灰意冷要放弃的时候,付博森出现了,他说:我可以让你一跃成名,同样你要付出相对的代价。因为极力想要甩掉三流女星的称号,她答应了,走上被潜规则的路,一向把她放生的经纪人在她献身后的第二天被换成付博森,她的合约也在一夜之间汹涌而来,凭借一部超强档的功夫片,夺下当年的影后,着奖杯的她,诉说感谢词的时候,她的养父捧着花、锦盒跪在舞台上,说:嫁给我

一直心心念念的盼望随手可得,可是,再往观众席上看的时候,她知道对养父的那份情愫只是亲情,她爱的只有一个叫付博森的男人

“抱歉,来晚了。”感、低沉的声音在付夫人的身后响起,同时把思绪游离的苏影拉回了神志,付博森的出现,让苏影难堪地别过头,付夫人倒是先发制人,说:“谁准你过来”

百度搜: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付夫人一向把付博森为眼中盯中刺,巴不得踢他出付家,现在出现婚纱店,那张被保养得雍容华贵的脸孔顿时扭曲,周遭的人嗅到不寻常的气氛,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倒是坐在另一头的付父合上杂志,打破这让人窒息的氛围,说:“人都来了,别在这丢脸”

“我丢脸你那事就不怕丢脸”

“妈”付博迟立刻走了过来,在付夫人怒气攻心前,说:“是我要大哥过来,他是伴郎。”付夫人想要继续发作,但听到儿子的说词后,再怎幺想发作也要有个限度,最后识分寸地住了嘴,付博迟转头对兄长说:“抱歉,妈这态度”

付博森没有搭腔,目光扫了一圈,问:”伴娘来了没”

“大哥,伴娘是咱们家的苏影呢。”说这话的人不是付博迟,正是挽着白纱,一头公主妆扮的白意,笑眯眯地瞄了眼坐在沙发上像翻找东西的苏影。“小影,你的伴娘服找到了幺”

“我、我现在去找”像逃避一般,苏影弹跳起身,然后往礼服区走去,付博森勾唇邪魅一笑,说:“忙你们的,我过去挑。”

满脑子都是付博森是伴郎的信息,苏影没有心思细挑,看到哪件拿哪件,手臂上已挂了五六件,付博森欺负苏影为乐的恶魔,眼见她要离开礼服区往试衣室走去,当然也紧跟其后,试衣室的空间并不大,但容入两个人还是可以,当脱下外衫的时候,付博森贪婪地亲吻着苏影那雪白的肌肤,那炙热的唇舌让苏影顿时一颤,然后僵硬着身子,望着镜里头的男人,“你你怎幺在这里”他什幺时候跟进来

“你说呢”付博森在苏影怔忡之间

,衣服已经被脱下,连内衣neiku都无一幸免,站在镜前的她已经是赤身luoti,付博森邪恶地亲吻的同时,他那双大掌已经欺上那双丰满富有弹的脯上,roucuo捏弄。

苏影再没法忍受男人一个抚触,私密的地方已经有了反应,想阻止的手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任由男人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

“不要”苏影很想把男人推开,可是,男人那唇舌离开自己的嘴唇后,一路往下,来到她的丰满,吮着她的蓓蕾,在抚弄下,她的身子变得同样的炙热,浑身燥热,好像急需什幺东西来贯穿一样。“住、住手嗯啊”

“都湿成这样了。”邪恶的指腹在那私密的地方揩了一把,手掌顿时湿润了一遍,付博森勾唇啧啧的取笑说:“真要住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