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什么

  • 深谈

    深谈

    我和俊昌兄是在初中认识的,他们村与镇上相接,所以我平常去镇上买东西的时候总喜欢把车放在他家里。到高中的时候还是在一个高中,只不过是一个读文科,一个读理科。高中喝毕业酒的时候,记得我们喝得很醉,彼此都把喜欢的女孩的名字说了出来。后来毕业了,上大学的时候俊昌兄读的是专科,练了一门技术。我呢,就在一所师范院校里没心没肺的过着。我已经很久没见俊昌兄了,去年回家过年的时候,我倒镇上购买年货,又把车放在他家里。“嗨,阿三!”他笑着出来的,岁月真是让他沉淀了不少...

  • 人鱼传说(上)

    人鱼传说(上)

    一:有些人,遇见就好mmomo拿信来给我的时候。我正坐在教室里看故事书——海的女儿。“你的信,又是那么多。”我抬头,看到的是她满脸羡慕的表情。笑笑,“谢谢”。都是一些读者的来信。我并没有多大的兴趣。我喜欢写一些东西然后经常发表在一些杂志上,所以有就会有很多的信。我却感觉有点无奈,我是个不喜欢回信的人。但我记住了其中的一个人——林,不管我回不回,他都会坚持给我写信。当然也只...

  • 有何祈福

    有何祈福

    转眼又到了大年三十,即便年味已大不如前,人们还是在为过年做着各种准备,每个单元前都挂着灯笼,家家贴上了新对联和福字,甚至有小学生不停的往来各家的门口,抄来的对子貌似是要应付让他头疼的寒假作业。总之,新年的气息已经笼罩了整个小区。貌似是……整个小区。小伙子忙碌的把刚买的一堆花炮往4楼的家里搬,旁边的弟弟兴奋的边跳边喊:“哥哥哥哥!咱们先在下面放几个吧!我想看花炮!”哥哥一遍继续的往上搬着,一遍费劲地腾出半张脸说:&ldquo...

  • 救护车旁的母与子

    救护车旁的母与子

    那天早上,楼下的救护车不停的响着,被吵的实在睡不着,于是起身到窗边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仔细一看,发现躺在架子上的是一位我所熟识的老人。这位老人应该已年过七旬,住在我家的楼上。北京的夏天闷热异常,她常常一个人搬着小板凳,坐在楼道里乘凉,摇晃着手中的扇子,目光总是带着些许期盼。初次见我,她的目光紧紧锁在我的身上。我被她看的有些发毛,就在我快要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她低沉深远的声音传来:“回家了?”我转过头,正巧对上她的目光。那目光里有我看不透的孤寂。我不太...

  • 外婆的家

    外婆的家

    清爽的三月春风吹在身上像是被卸去了束缚般轻松畅快。公园里浓密的翠绿愈给三月增添了一分静谧。这是三十年来我第一次感受到的这三月的印象。车流少了往日的焦躁,十字路口的情侣也趁此闲适在低着头亲吻着彼此。而我像是一根春风里的白色羽毛,在《天堂里另一天》的乐声中,伴随着红绿灯的节奏,在没有方向的公路上走走停停。微风吹着我前额略带湿润的头发。它像是一把梳子,梳开了我眼睛上的那片昏沉印象。我在一条幽长的浓荫大道中间停下了脚步,将头上的卫衣帽往后轻退到背包上。我抬起头,努力地眨着眼,望着...

  • 路

    这条路上有无数的过客匆匆走过,弥漫着阴气,令人发指,这条路上的天,永远都是阴霾。这是另一条路,同样有许许多多的人走过,这条路上的天,永远都是晴空万里。远处,一个婆娑的身影踉跄的走了过来,他走的很慢很慢,很吃力,可以依稀看出他在奋力的向这里走来,他被上帝安排在了这条充满阴气的路上,头也不回的卖力走来,像是不想看见后面的人。他的身后渐渐出现奔跑的身影,一边跑一边喊着:“爷爷,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等等我我要和你一起去。”他颤抖了,停下了脚步,一瘸...

  • 十年之前

    十年之前

    十年之前,我总是一个人端坐在书桌旁,透过落满海棠花的窗去看外面的世界,而我以为我所看到的就是整个世界。年幼的我看到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轻松惬意:微风摇曳着烧茶的炉火,孩童坐在小矮木凳上发着呆,年老的阿婆躺在摇椅里做着她奢侈的梦。后来,我见到了大海,原来那真的是海,我流泪了。我从未预期我会来到此地。再后来,我来到了这真正的世界,那感觉就像是从一座电影院看完一场完美的童话电影然后闯入一处战火蔓延之地。现实生活比电影难多了,电影就是电影。我想我的父母能坚持到现在也是多么需要耐心的。泪...

  • 小不点的天空

    小不点的天空

    一个小不点的天空上永远挂着一道美丽的彩虹。他每天看着这道自己编织出的彩虹发笑,这就是我可爱的宝贝。天真、活泼、可爱。我一直认为他的世界里没有悲伤、没有争吵、没有伤害。但是当一切不该发生的事都发生了之后,我才发现他的小小天空上多了几片云彩,有时也开始下起雨来,我的心是多麽的痛,为了我的小不点痛。如果一个家里没有了男人,我无所谓,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小不点,跟他说,他以后要做男子汉,要承担起这个家。看着每天玩的开开心心的他,我的心更痛。那个男人终于在最后一次激烈的...

  • 我是你窗前的影

    我是你窗前的影

    谁——看破天下,却看不破你眼中残瑕。还记得他说:“好男儿志在四方。”事隔三秋,你仍牵挂,果真是一个痴情的女子。今夜你扶窗而望南方,是又在想他了吗?这雨滴哗哗落下,清冷的凉意一吹起你的发。你似水的眸里时常有的等望。望着窗,你落泪了,为这三年的音讯全无?望着窗,你又笑了,为他行前的一句等候?可你终是哭的多了,笑的少了。今天早晨,你又要出门了,你望着门前的那朵桃,会心的一笑。我就知道。每次南方的战事平息,你都会去战场帮忙,你一个纤瘦...

  • 爱情的悲伤

    爱情的悲伤

    女孩是一个非常平凡的人,但是,这一次的故事,女孩彻底地变了。那是在初一下册的时候,女孩这一次的回到了学校,女孩很高兴,终于可以见到那些哥们和姐妹了。女孩回到了学校也有了一段时间了,有一天,女孩还是一如既往的和朋友去食堂吃饭。但是,在食堂排队的时候,女孩安静的排着,但她总感觉有人在弄她,她转过身去,却是背后的一个男孩的微笑,女孩没理他,又继续排队,但是,又感觉有人弄她,她知道是她背后的那个男孩,女孩这次气愤地转过身去,并气愤的说﹕“有病呀你﹗”男孩只...

  • 能骗到我的只有你

    能骗到我的只有你

    刘晶扑哧一笑,发送:你猜。对方很快回复:你肯定是一个花容月貌肌白肤嫩明眸皓齿身材姣好的妙龄少女。刘晶眉开眼笑:你肯定是一个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盖世无双的迷人帅哥。对方立马发送过来一支玫瑰。刘晶忽然感到脸上火辣辣的,赶紧说道:对不起,我要睡觉了,闪。闪人后,刘晶立马关掉电脑,心怦怦直跳,好像做了一件见不得人的事。她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洗澡睡觉了。刚躺下,正要关灯,她的老公吴鸣德就回家了。刘晶忙缩回手,说:“回家啦,洗澡睡。”吴鸣德走到床前嬉...

  • 《夏天(五)》

    《夏天(五)》

    大学的生活轻松许多,学习之余还能体会放松的快乐,没有了高中的那般枯燥。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蓝珞会因为我的那不由之笔,直奔我的学校。她穿着大红裙站在我的宿舍楼下,我惊呆了。于是我在单车出租的学长那儿取了辆双人自行车,带她去看后山枫叶。深秋的枫树林像火一样红,和蓝珞的连衣裙犹如天成。蓝珞站在深秋傍晚的树林里,长发飘飘,夕阳给蓝珞的发丝染也上了红霞像童话里的灰姑娘一样楚楚动人。蓝珞看到一旁的秋千走了过去用手摸了摸,让我想起四年前的傍晚,她坐在一排青松围绕的秋千上轻唱《遇到》的情景...

  • 晚霞中的情缘

    晚霞中的情缘

    未觉,已是深秋了。路边的法桐树早已感应到了秋的来临,也学着蝴蝶旋转起优雅的舞姿,只是多了几分凄凉的韵味。思绪像沾了风的蒲公英,也四处游移起来。天边的那抹晚霞,红的如此灿烂,又如此决绝,好像明白自己的命运,辉煌过后便会堕入黑暗,才使尽解数展现自己,把斑斓的心献给他挚爱的天空……每次下班回家,转过街角,总会下意识的望向邻家李爷爷屋顶上的烟筒,那一缕淡淡的炊烟在落日的辉映下温馨而又踏实,让人不自觉会加快回家的脚步。那是李爷爷的老伴曲奶奶在生火做饭,而李...

  • 永远的输家

    永远的输家

    初春的满城,咋暖还寒,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各自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小窝,街上显得有些冷清,偶尔会出现几个年轻人的嬉闹声。君如的妈妈仍坐在电话旁不停的翻弄着手里的电话本,不时地向身旁坐着的老方嘟囔着:“瞧你这个宝贝儿子,都快成家的人了,还像个小孩似的,这都几点了,还不知道回家?”老方磕了磕手里的烟灰,不紧不慢的应道:“现在的年轻人啊,都有自己的生活,别老拿我们那老一套来约束他们,等结了婚就好了,有媳妇管着就不用我们操心了”沉默了一阵...

  • 我认为在很多时候

    我认为在很多时候

    我认为在很多时候,人们不仅要学会忘记,更要学会懂得舍得。...

 58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