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如果

  • 男孩女孩

    男孩女孩

    男孩和女孩在热恋的激情褪色以后,开始有点争吵了。男孩任何事情都会包容女孩,甚至吵架时,男孩也只会沉默忍让。而女孩优越的条件和漂亮的面孔常常让男孩感到自卑,尽管他知道她一点也不在乎这些。而在女孩心里却有点恨铁不成钢吧,她不想男孩这个样子,有时候争吵本不想说一些伤人或者负气的话,但是当她一看到男孩忍让的样子时,火气就更大了。女孩一直小心翼翼地维护男孩的自尊,直到有一天,她冲动的说了这句话:“分手吧”。男孩很伤心,可是不敢生气,只好低声说:&ldquo...

  • 你若还在,我依旧爱

    你若还在,我依旧爱

    你若还在,我依旧爱。 虽然我给不了你全世界但是我的全世界都会给你,都已经过了耳听虚实的年龄可是我们依旧还会幻想自己的未来和另一半,可只是想想而已。 一个人过的不累也不高兴只是因为身边缺少了一位,心里也空留着另一个位置。 有时候感觉那人还在,那人的习惯,那人的口语,那人的动作,那人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自己身边可是最后自己只能微笑醒来。 你如果还在,我还是依旧会去爱你。 不管你是什么原因离开,我还是会傻傻等你等你回来看我一次,哪怕这是自欺欺人我也愿意,因为你的所有习惯的我不习惯都习...

  • 以迈往之气

    以迈往之气

    以迈往之气,行正大之言。...

  • 谁能比这种人更痛苦呢

    谁能比这种人更痛苦呢

    谁能比这种人更痛苦呢,他们人虽在世,却已亲身参加了埋葬自己名声的丧礼?...

  • 路过你的荼蘼年华

    路过你的荼蘼年华

    苏冉,我在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你,你在最平凡的年华里遇见我。如果不曾遇见你,如果不曾对你有只言片语,如果不曾在你的世界里跌跌撞撞,你大概只是那个爱穿白衬衫,露出精致锁骨的男生吧?人们说16岁是最美好的年龄,而纪小念,在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了最美好的苏冉。初见苏冉时,她还懵懵懂懂,如同一只干净的小兽物。那天的午后阳光很暖,斜斜地映在纪小念的身上,再透过她手中的荼蘼,落了一地的快乐。在纪小念经过篮球场的时候,苏冉在打篮球,小念惊叹于苏冉有双好看清澈的眸子,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仿佛是,安...

  • 一抹凄凉,淡写离殇

    一抹凄凉,淡写离殇

    丝丝浅笑,是否能够温暖冷暗的夜。在这个芳华未尽的年月里,我们得到过太多满足,也失去了太多渐已凋零的记忆。也许,只有在我们年少轻狂的日子里,才会毫无保留的展现自己的内心,不是因为我们太过矫情,而是我们不懂得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情。直到现在,直到时间原谅我们的无知,直到时间带走曾留在悸动青春里的那份恐惧,我们彻底的,将一切都埋葬在了脚下的这个季节。仅剩的,只有等待,等待这一切都化为尘埃,漫漫消散,在未来某个特殊的时刻重新汇成一股新的收获。我们经历过的悲伤与喜悦,混合成一种名叫&ld...

  • 命

    一个人的生老病死,老天早已安排。无法抗争。隔壁同姓宗族叔家的儿子死了,在外打工死了。宗族叔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脾气古怪,整天板着脸,与人说话气梆梆的,好象跟别人有仇似的,很少跟人开玩笑,所以除了附近的人知道他性格外,周围十里八里都知道,因为宗族叔承包着村里的辗米厂,辗的米颗粒干净,米粒饱满,生意一直很红火。宗族叔又是村干部,接触的人多。宗族叔除脾气性格古怪外,待人还是很好的,因为宗族叔爱喝酒,宗族叔家是自酿的纯米酒,宗族婶又很好客,所以只要宗族叔哪天喝了酒,会满脸通红,然...

  • 光明之城

    光明之城

    我们从天涯海角而来,汇集在这里,是为了一个无助的灵魂,她曾被魔鬼残害、逼迫和诅咒,于今仍封印在一具痛苦的躯壳之中,二十年来,活着,忍耐,并且等待。我们心手相连站成的这堵墙,是要为她挡风遮雨让她不觉寒冷。我们以爱和公义之名,建造的这座城,是要对抗黑暗的侵袭,和她风雨同行。我们于一片无边的死寂中吹响号角,是要呼唤光明的天使,为她解除封印。我们用各自心中的一点烛火,汇聚而成的光,是要为她照亮前路,直至幸福温暖的彼岸。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城头的一座塔,墙上的一块砖,火中的一粒碳。...

  • 走过岁月的长街

    走过岁月的长街

    时空的穿梭,生命的留白,人去楼空,独自黯然踟蹰,徒留一座苍凉格调城;把无尽的眷恋与呢喃的依稀遗留在时光的隧道里,继续宿命的轮回,追寻下一世的刻骨铭心。往事已成朦胧烟雨,一丝温馨,一缕温存,将悲伤的伤口填满;菩提树下低首蹙眉的我仰望星空,流星划破了死寂的夜空,给了我一束希望的光;我双手合十默默虔诚祈祷:如果有来生,我不愿再流浪,我不再哭泣,我愿为一棵扎根于黄土的菩提,永远长青,迎着风的方向,带着最美、最坚强的微笑,站成永恒。人生离别终有时,聚散无常,落叶魂归尘土,人归故里。...

  • 未若素的梦

    未若素的梦

    未若素:你好!我是十年前的你,十年一晃而过,如今的你,已经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工作,有了自己空间,有了自己的家庭……一切的一切都变得如此的和谐,你也变得比以前更活泼,更开朗,更阳光,更自信了,看到你的生活如此的充实,我由衷的为你开心。从高一起,语文一直是你偏爱的科目。你曾立志要当语文老师,终生与语文“长相厮守”。也曾希望自己能把业余时间全都利用起来,好好的写文章,最好能成为作家。可是现在呢?虽然你生活的还可以,尚且不必...

  • 封建迷信下的亲情与命运

    封建迷信下的亲情与命运

    有人说,许多东西都是注定的。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那么谁能知道什么东西是命里可以有的?这里是不是也意味着,注定的就是轻而易举甚至不需要努力就可以得到的好的东西呢?那么什么又是命里莫须强求而能得到,或者把努力当作强求,即使努力了也得不到的呢?许多人都认为(特别是老年人),人活着必须多做点事情,才能找到生命的成就感与存在感。也许事实也的确是这样的。邻居有一位老奶奶,有两个女儿,两个儿子。其中小儿子和媳妇在城里卖猪肉,一家大小都生活得蛮好的。大儿子是搞建筑的,可是这两...

  • 未完待续

    未完待续

    你是我关了灯才能拥有的梦!——题记雨默最终还是忍不住的告诉了夜雨:“两个月前我给你写了两封信,现在已经寄到你那边了,本来我不打算告诉你的,但是我希望你能够收到,因为里面有我为你准备的第一份也是最后一份的礼物。”发送完这条信息后,她狠下心把所有和他的联系方式全部删掉了。南方和北方本来就是两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假如她没有遇见他,她还是原来的那个她,爱做梦,就不会了解到世界上会有那么的一个人能让她的表情包变得那么的丰富,也不会因为...

  • 致敬坚守工作岗位的我们——瑞洪紫荆

    致敬坚守工作岗位的我们——瑞洪紫荆

    瑞洪收费站的监控员漆静经同事介绍,与同在高速但不同收费站的男友相恋两年,感情稳定,已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计划今年内完婚。虽是交往两年多,可是两个人因为三班倒的工作性质,再加上又没有对到班次,相处的时间是少之又少的。生日、纪念日、情人节,这些重要的节日基本上都只能通过电话远远地送上一份祝福。婚前的最后一个情人节今年是他们结婚前的最后一个情人节,两个人都当班,他想要给心爱的她一份特别的情人节礼物,心形的蜡烛,玫瑰花香的氛围,单膝下跪的男子将爱的戒指戴上她的无名指。想到这里,男...

  • 写给你,我想,只有你懂

    写给你,我想,只有你懂

    很久没有登陆过博客,没有在空间再发表一些长的文章,更多的心情不过是化为简短的话语发在微博抑或是朋友圈的状态,发完再删,删完再发,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这么多年,回头再看曾经的文字再也忆不起过去的心情,又是处于怎样的状态能写下那么伤感的文字,不得而知。我会突然觉得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而我不再抗拒自己变了,只会感叹,自己终于能平静的接受所有的变化。我不再担心未来的自己会不会更糟,好或者不好,不是外界的问题,而是适应的问题。我明白我的适应力和愈合力比我自己想象的更强。后来总是有...

  • 陪你一起老

    陪你一起老

    你说,下着雪,我们不打伞,就能一起白头。——题记“……如果当初勇敢的在一起,会不会不同结局,你会不会也有千言万语,埋在沉默的梦里……”耳麦里金沙的《星月神话》一直单曲循环,泪渐渐湿润了双目,说好的在一起,说好的不分离,说好的天涯海角,谁来告诉我,如今的结局为何一个北上,一个南下。夕阳最后的光晕缓缓下落,寒风迎面而来,不由得更加裹紧了身上单薄的衣物,怎奈还是敌不过那一袭...

 20    1 2 下一页 尾页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