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孩子

  • 我爱你

    我爱你

    5岁的时候,你悄悄把我带到街道的角落,然后一脸神秘的拿出你偷父母粮票换来的我最爱的糖果,我愣了,一边欢喜的接下糖果,一边说出了我爱你,你歪着脑袋疑惑的问我爱是什么?也许当初的我们根本不懂爱的含义,可我们稚嫩的脸庞却洋溢着青春的棱角,拥有彼此最美的回忆。15岁的时候,你又把我拉到操场的角落,拿出你积攒多时买的DOVE巧克力,一脸期待的向我表白时,我的心砰砰乱跳,双颊仿若霜红染尽,局促不安的玩弄身边的衣角,不敢看你深情的眼神,小声着用我爱你回应着,微风轻拂,我们坐在长椅上,我紧...

  • 爱到最后是不舍

    爱到最后是不舍

    总以为爱一个人到最后是习惯,其实爱到最后是不舍,像大树扎根越扎越深,与习惯无关,仅因为爱得深,白首只想得此一人。...

  • 一个叫秋的女人的故事

    一个叫秋的女人的故事

    (一)暮秋,捡拾最后一片落叶。任思绪翻滚,回到了很多年前。那是八十年代初,我很小,只是一个孩子。她叫做秋,是邻居,一个漂亮的女人。在当时应该属于很时尚那种,烫着长长的卷发,个子也很高,挺美的,远近都知道有这么个女人。在那样的年代,秋是前卫的,自由恋爱,而且同居了。那个男的我只记得姓白,名字没有印象,很文雅的模样。他家里很穷,兄弟六个,他排行老四,母亲守寡多年。虽然也有自由恋爱的,但是并不多见,他们成了街头巷尾的焦点,走到哪都被大家议论着,当然说的都不是好话,都说秋是水性杨...

  • 诅咒“104”

    诅咒“104”

    我是一个文弱书生,只会舞文弄墨,独立生活能力极差。家里的一应事务,做饭、洗衣、管孩子,全靠妻子。可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五个子女都已能独立生活,年过六十的妻子却患了重度冠心病,起居困难。靠妻子靠惯了的我,生活开始狼狈不堪,家里乱成一团糟。不过乱就乱吧,只要有她在,有事由她拿主意,我心里还踏实。可是又过了两年,妻子的病更重了,住院成了生活的常态。2002年8月一天,她心脏剧烈疼痛又住进医院。上午9时到医院,医生诊断说是心肌梗塞,经过一番急救,缓过来了。孩子们说,咱在医院招待所开个...

  • 梅子婚姻的悲哀

    梅子婚姻的悲哀

    梅子很想走出她的婚姻,很想。这个念头从结婚那天开始就产生了,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二十多个年头。可是她仍然还跟着这个男人。一边跟着,离婚的念头成倍的疯长。但梅子清楚自己肯定是走不出这个圈子。所以梅子过得一点儿也不快乐。走不出来。旁人认为那是梅子舍不得男人,男人总有让她留下来的理由。不是的,这个梅子知道,她一点也不喜欢这男人,不是自己好貌美如花,好德才兼备。不是自己嫌贫爱富,水性杨花。梅子是个弱女子。她的愿望很简单很简单,就只想做个相夫教子的女人。她不需要大富大贵。可是男人这点愿望...

  • 合欢

    合欢

    我和我思慕已久的人成了亲可他却把我当成该下十八层地狱的人因为我,他和他的心爱之人生死分离他该恨我他是万人敬仰的护国将军,功劳万千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臣子之女成亲之夜我万分期待他的宠幸想想也甚是可笑对于我他也不过是粗鲁的把我摔成破碎的玻璃娃娃——遍体凌伤此后他再也没宠幸过我三个月我怀了他的孩子他却一碗堕胎药让我像浸在寒冬的井水里冰冷刺骨我说,将军这是你的孩子啊他不过笑笑,笑我的痴和狂我拿着发簪对着喉咙,将军若是杀了这孩子我也会跟...

  • 石缝里的花

    石缝里的花

    记得,曾经去爬过山,那高处山崖上的花都扎根在石缝里,却开得很艳,让人不禁惊叹她的坚强。在我生命里,原本很脆弱的东西,却因我的坚强,都挺了过来!原本在外人看来我是个很柔弱的女人,却走过了很多死亡的生命线。其实,生孩子对每个女人来说,都是最正常不过的了,我也以为很正常。但是,我却差点死了两回,但却又从鬼门关捡回两次命。正常的生育,也是与生命擦肩而过的事,而我却经历了两次失去孩子的生育,这两次想想,是与死神较量过的,那时的我,却不懂,咬牙忍住了疼痛。第二次孕育生命,是女儿刚满月...

  • 给孩子的一封信

    给孩子的一封信

    恬静的雪花,飞扬于车窗之外,不一刻,靠近车窗的树叶被复盖上了一层白白的雪花.由广州开往四川方向的列车, 由于气候一路渐冷,列车上的乘客一路上都在一件件的加衣服.洁白的雪花,映亮了我双眼中的激动与不安,它们皆反射于车窗之上,随着列车的前行而晃动不安,过年回家,是一种期盼,期盼心中的那个容颜,电话中的那个声音.心里有期盼,有如上学时有理想,出了社会有梦想一般,让人心情激动,同时心里又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安.老家的夜晚,如此的剔透,如此的充满梦幻,轻轻的走在泥泞的小路上,深怕自己的...

  • 送儿做窑工

    送儿做窑工

    进入高温难耐的砖窑,才理解了生命的热度;睡在落满蚊蝇的地铺,才知道席梦思是天堂。吃着发霉变味的饭菜,才发现浪费就是犯罪。——摘自儿子日记当儿子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我长长叹了一口气,儿子终于较为踏实的度过了浮躁期。去年儿子高考不理想,想复读一年再考,可心里总是踏实不下来,我提议去生活最底层体味一下。最初送儿子到了一个建筑工地去干筛沙子、搬水泥、送砖块等重活儿。建筑老板是我的战友,心疼地说:“你看儿子细皮嫩肉的,怎么能干这粗活儿呢?&...

  • 野孩子

    野孩子

    曾经的我们,都是野孩子,下课铃响,便追着小伙伴满教室跑。放学后,也要在操场上,玩耍到天黑才回家。每逢下雨,旋转着我们的小伞,看着滑落的雨滴,脚踏溅起的水花,也能乐呵着。一路蹦跶回家,农村的孩子,还有份乐趣在田野上,每逢秋收,肆意追逐打闹,稻草堆就是我们的家。那时候的我们,单纯,天真,烂漫。随着时光流逝,我们渐渐长大,肩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甚至被压得喘不过气。快乐的点也有所提升,可是,我们的内心,还是野孩子啊,我们想要变得更好,便不得不牺牲本该有的纯粹,委屈自己,压榨自己。从此...

  • 出租司机“宰客”

    出租司机“宰客”

    天很冷。西北风,呼呼地刮着,吹在脸上,小刀削似的。我呵着发冻的手,跑到停在路旁的一辆出租车跟前,车窗打开,司机探出头,问我:上哪?我说:省三院(医院)。司机给我打开车门,我正要上去,这时,突然,跑过来一个抱小孩的中年妇女,她苦苦哀求我,让我让给她。因为车厢里只剩下一个空座位了,大冷呵呵的天,让我冻着等下一辆,我脑子才没进水呢,随即说:不行!她都急哭啦,一个劲儿求我,就差没跪下了,她说:她的孩子生病了,丈夫在外地,她的孩子发烧,吃药也不退……我...

  • 孩子爱上课“夏乡梦”走向成熟

    孩子爱上课“夏乡梦”走向成熟

    孩子爱上课 “夏乡梦”走向成熟7月17日,“夏乡梦”社会实践队到竹山小学三下乡已经七天了。随着孩子对“夏乡梦”了解的加深,他们越来越喜欢来这里上课了;而随着“夏乡梦”队员对这群孩子了解的加深,队员们逐渐成长。每天早上6点多,就会有孩子迎着晨曦来上学了。走上去问孩子,为什么这么早来上学。他们大部分都说喜欢来这上课,想早点来。近段时间竹山小学所在的地方几乎每天下午两点左右就会下雨,...

  • 我的读书小故事:善读其乐融融

    我的读书小故事:善读其乐融融

    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父亲就喜欢读书,无论是报纸,还是农业机械都能看上半天,虽然父亲只有高小文化,可是仍然自学了电焊,成为农业连队不多的电悍工,这和他喜欢读书是分不开的,这个习惯也影响了我。刚结婚时,电视节目也很少,闲暇之佘,有时候我和爱人也喜欢看书,多数是故事会,读者,小说月报,也到朋友处借一些小说之类的书看看。生了孩子以后,养成习惯也经常看书 ,常有的场景是.我和我爱人一人一本书,要么躺沙发上,要么躺床上,一人一头看书,谁也不说话。记得,儿子一岁半的时候,有一次,儿子着到了...

  • 粗糙的岁月

    粗糙的岁月

    粗糙的岁月现今的90后00后很难想象父辈及祖辈的童年生活,也无法体会他们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中还能存活下来。在哪个久远的年代里,生活基本上趋于原始。70年代出生的人是这样的,母亲生下孩子满月就得下地干活,家里若有年老体弱不能下地的爷爷奶奶的,这孩子就幸福一些,冬天里,这刚满月的孩子就用破棉被烂衣服包裹着放进萝筐里,这一放至少得4个小时,待到母亲收工回来才抱起来换块尿布喂奶,这位刚满月出工的母亲则又是粗茶淡饭肩挑背扛了。待到孩子四个月时就随着母亲的背篓出没在田间地头了,这样方...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