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母亲

  • 一个叫秋的女人的故事

    一个叫秋的女人的故事

    (一)暮秋,捡拾最后一片落叶。任思绪翻滚,回到了很多年前。那是八十年代初,我很小,只是一个孩子。她叫做秋,是邻居,一个漂亮的女人。在当时应该属于很时尚那种,烫着长长的卷发,个子也很高,挺美的,远近都知道有这么个女人。在那样的年代,秋是前卫的,自由恋爱,而且同居了。那个男的我只记得姓白,名字没有印象,很文雅的模样。他家里很穷,兄弟六个,他排行老四,母亲守寡多年。虽然也有自由恋爱的,但是并不多见,他们成了街头巷尾的焦点,走到哪都被大家议论着,当然说的都不是好话,都说秋是水性杨...

  • 蓝色血泪(结局)

    蓝色血泪(结局)

    一幅幅画面立刻浮现在眼前。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为了儿子,为了女儿,为了家,为了生活……用仅存的双手拖着残疾的身躯,放下尊严,放下颜面,走街串巷,风中雨中,挨家挨户四处去乞讨……严冬熬到了酷暑,酷暑再熬到了严冬。风里来雨里去,风霜泥泞里,用双手拖着残弱的身躯,从山西到河南,穿过安徽到福建……从太原到包头,穿过长春到沈阳……经受了多少常人难以想象的欺负、白眼、凌辱和辛...

  • 青春是一场伤(18)

    青春是一场伤(18)

    那年千寻的母亲终于还是离家出走了,这还要得追溯到事发的那个春节夜里。那天晚上,孟家河的夜就像往常一样宁静,千寻吃完饭后就回房看书去了,母亲一个人在厨房里收拾着碗筷。等她收拾好后,千寻的父亲不知道从哪里喝得烂醉回来了。他踉踉跄跄地走到千寻母亲面前,大声的说,给我拿酒来,我还没喝够。千寻的母亲看着喝得烂醉如泥的他,怒火油然而生,看着他爱理不理的说了一句,我又不管着你的酒,要喝自己去打去,成天就知道喝酒,早晚让酒喝死去。说完就气冲冲地一个人走了。千寻的父亲见她不但不给酒,还冷言相...

  • 封建迷信下的亲情与命运

    封建迷信下的亲情与命运

    有人说,许多东西都是注定的。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那么谁能知道什么东西是命里可以有的?这里是不是也意味着,注定的就是轻而易举甚至不需要努力就可以得到的好的东西呢?那么什么又是命里莫须强求而能得到,或者把努力当作强求,即使努力了也得不到的呢?许多人都认为(特别是老年人),人活着必须多做点事情,才能找到生命的成就感与存在感。也许事实也的确是这样的。邻居有一位老奶奶,有两个女儿,两个儿子。其中小儿子和媳妇在城里卖猪肉,一家大小都生活得蛮好的。大儿子是搞建筑的,可是这两...

  • 妈,别害怕

    妈,别害怕

    母亲姊妹多,家里穷,又生于那个特殊年代,连最起码的吃饭穿衣都没有保障,上不起学是在所难免的。不识字的母亲,一直都是靠体力来维持生活改善生活,如今,将近70岁了,她仍是那样的勤劳,一到收麦种秋或收秋种麦,她就像成年劳力一样在田里忙碌,干起活儿来,连我这个中年人也不如她。看她累得气喘吁吁,我禁不住劝她歇歇,她却说,没什么,我这把老骨头硬着呢,我不怕。我小时侯,父亲在外工作,母亲一个人既要种地,又要照看年幼的我,生活得很是艰辛。我记得她在毒太阳下拾柴的情景;也记得她在大雨如注的麦...

  • 其实,我很容易笑,也很容易哭

    其实,我很容易笑,也很容易哭

    其实,我很容易笑,也很容易哭,只是笑的时候没心没肺,而哭的时候痛到窒息。...

  • 白头老母遮门啼,挽断衫袖留不止

    白头老母遮门啼,挽断衫袖留不止

    她本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家境不错,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自从她遇见了心仪的他,不顾父母反对,毅然地嫁给了父母双亡、一贫如洗的他。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可是他们却过的异常幸福,不久之后,便有了他们爱情的结晶——宝贝儿子。他们给他取名唤作“瑾瑜”,希望他怀瑾握瑜,一展抱负。孩子一天天长大,日子变得举步维艰,无奈之下,他肩上担起了两份工作。白天到黑夜在工地干活,凌晨一两点起来去打扫街道。虽然辛苦,但是他想到白天...

  • 在浊世做一朵莲

    在浊世做一朵莲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美丽的女孩,原本是一名音乐学院的高材生,她有一个远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登上华丽的舞台,成为一名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手,怀揣着这个美丽如白莲花般的梦想,她一直坚持着,一直努力着,她坚持每天练嗓,她坚持每天练歌,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她获得了前往新加坡发展的机会,她怀揣着激动的心情,欢欢喜喜地奔往了外面的世界,这个来自大山深处的女孩,终于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绽放,她终于踏出了国门,奔向了五光十色的大千世界。但现实却是残酷的,想成为明星哪有那么简单,她没有经纪...

  • 母女

    母女

    女儿是爱面子的漂亮的小女孩。母亲因脸上的天生的一颗大黑痣,严重影响了美观。女儿在一年级的时候,便坚决不让母亲接送,更不让母亲参加她的家长会。每次都要爸爸去。母亲很失望,每次看着女儿离家,和爸爸一块出去,拼命做出一脸笑容,其实心如刀绞。几年后的一天,母亲在网上搜到一家美容医院,价格十分便宜,她瞒着家人,做了这个手术,痣被去除了,美丽重回人间!她高兴极了。女儿知道这个消息,第一个飞快跑出来,左看右看,然后扑进母亲的怀抱,大哭起来,其实,她是多么希望母亲每次都去接她呀,要不...

  • 老舅爷

    老舅爷

    奶奶的弟弟,我称舅爷。我有三个舅爷,大舅爷、二舅爷住在较远的李家围子,只有老舅爷与奶奶同村。所以,老舅爷跟几个外甥走动得近了些。谁家有个大事小情儿,危难招灾儿的,老舅爷免不了跑前跑后,帮着张罗。老舅爷没读过书,思想保守,甚至保守到有些愚钝。尽管他与读过小学六年级的父亲讲话格格不入,可我家有个鸡毛蒜皮的事儿,老舅爷还是会主动搀和,他认为自己是亲娘舅,有这个义务。母亲生病那年的秋季,父亲因家人的棉衣还没有着落,便在自家发牢骚,埋怨二娘没能帮把手,恰巧被过来找母亲说说话的二娘...

  • 母亲.我.狗(二)

    母亲.我.狗(二)

    当我再次走到这条羊肠小道时,我已经长大了。并且还是一个成功人士。小时候,我是极怕狗的。每一次遇到狗,我总是提心吊胆地,生怕狗会冲上来咬住我。我怕狗,是因为在两年前被狗追过。幸好有一位好心的叔叔帮我赶走了它。这件事至今仍让我记忆犹新。村里有一条狗频繁出没的小路,我一直也不敢到那儿。从此,我开始变得愈来愈惧怕狗了。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了,这条小路恰好是通往学校的必经之路。假如哪天母亲不陪着我,我便会哭着闹着不肯上学去。母亲只能无奈地放下手里的活儿,陪着我上学下学。我总是跟在母亲的...

  • 爱是一味良药

    爱是一味良药

    过了大概三、四天,母亲不知从哪里又听到了一个能治好我眼睛的办法。 那天,到傍晚的时候,母亲背上我,带上一个扫把,来到我们村最后一排的最西头一家,在这家屋子山头放下我,然后,她拿起扫把,在这家屋子的山头墙上,像扫地一样,来回扫着,一边扫,一边嘴里咕噜着 “扫扫麻雀眼啦,麻雀,麻雀眼好啦,好啦!”。我在一旁只是傻傻地看着。因为扫墙那个时候我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所以,扫完一家,母亲要背上我,来到第二家,到了第二家,还是那样地咕噜,那样地扫。然后是第三...

  • 粗糙的岁月

    粗糙的岁月

    粗糙的岁月现今的90后00后很难想象父辈及祖辈的童年生活,也无法体会他们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中还能存活下来。在哪个久远的年代里,生活基本上趋于原始。70年代出生的人是这样的,母亲生下孩子满月就得下地干活,家里若有年老体弱不能下地的爷爷奶奶的,这孩子就幸福一些,冬天里,这刚满月的孩子就用破棉被烂衣服包裹着放进萝筐里,这一放至少得4个小时,待到母亲收工回来才抱起来换块尿布喂奶,这位刚满月出工的母亲则又是粗茶淡饭肩挑背扛了。待到孩子四个月时就随着母亲的背篓出没在田间地头了,这样方...

  • 母亲的裙子

    母亲的裙子

    编辑荐:母亲像是时刻守护你的天使,母亲的爱时刻包围着你,时刻都缠绕在你的身边,让你永远没有烦恼,让你永远生活得幸福快乐。母亲的裙子(散文/尚素萍)母亲今年五十九岁,高高的个子,齐耳的短发,说话声如洪钟,办事风风火火,走路快似一阵风。记得年少的我,牵着母亲的手,总是一路小跑才能跟上她的步伐。母亲年轻时曾是打篮球的“健将”,球场上无数次地出现她英姿飒爽的身姿。因为岁月的流逝,年岁的增加,母亲已不再打篮球了。但母亲保留了当年的英姿—&md...

  • 母亲的心

    母亲的心

    一晨。七点半了,我从朦胧的睡梦中醒来,揉着惺忪的眼睛,抬头看了看挂钟。匆忙地套上衣服,正想去喊母亲,忽然看见厨房的饭桌上放着一张纸笺。我诧异地走过去,展开白纸,几行潦草而熟悉的字映入眼帘:旭旭:看你睡得太熟,不忍心叫醒你。妈上班去了,饭菜都热在锅里,你要带的东西也都收拾好了,放在你的书桌上,吃完饭后,到我那儿,妈送你上车。泪模糊了视线,我愣愣的望着脚下的地,觉得手中的纸好沉好沉……二车马上就要开了,可还未见到母亲的身影。我焦急地向...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