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现在

  • 那时.现在

    那时.现在

    那时我们叛逆,那时我们放肆地大笑,那时我们疯狂地追逐,那时我们不必为了生活而焦虑,那时我们誓言友谊长久,那时我们谈论梦想将来。现在似乎我们都不再叛逆,似乎知道害怕崩溃的人不再是我们,似乎都知道我们的人生路上不仅仅只有自己,似乎也知道友谊未必会长久因为我们都在现实地生活着。现在我们仍然单纯地大笑着,满街地追打着,旁人笑我们疯,我们却笑旁人不懂我们的世界。我们都不是彼此的插曲,是远方的一个牵挂,我把眼泪流在了最后那刻,因为我知道,最需要安慰的人似乎已不在是我。我们又走上了...

  • 殇离.而思

    殇离.而思

    知道,自己不好知道,没人懂我知道 ,质疑向我知道,你躲避我知道,自己不好知道,自己难看知道,自己比不上知道,自己矮小知道,自己不配因为,自己知道,所以谁也不懂我的心,心,为了某人而改变;情,为了某人而自私;喜,为了某人而永在;怒,为了某人而吃醋;哀,为了某人而哭泣;乐,为了某人而快乐;爱,为了某人而狭窄;心只装下一个人,就是你!仰望星空自以见你却失而泣泣不成声却想你在来自安慰以想足矣确非如此因你勿在只是幻想当温柔,没有来...

  • 不爱

    不爱

    我不在想你我只是在嘴硬而已我不在爱你你一定会相信的吧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虚伪我不爱你版权作品,未经《...

  • 陪你,直到时光尽头

    陪你,直到时光尽头

    陪你,直到时光尽头我的人生里有很多很多的遗憾,在这千万般的遗憾里,有一半竟与笔墨书本有关。说来我的父亲算是个读书人,是乡下为数不多的老高三,他会象棋,会吹口琴,会写书法,可以说琴棋书画都略有所通,但他却从未给我们姊妹们哪怕一丁点的点引,这也是我一直耿耿于怀,抱憾怨怼的地方。虽然现在我心智完善,能理解和原谅父亲的奔忙穷苦,能理解和原谅父亲的见识短浅。但遗憾却深扎于心。记得我接触笔墨是在初二时,那时学校开设了毛笔课,请刘仁魁老师授课,多么稀奇呀!多么新鲜呀!可惜,不到一个学...

  • 想你的时候,我哭了

    想你的时候,我哭了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我特别累的时候,我会疯狂地想你!.想你成了我累了休息的港湾。因为这样,我越来越发现自己不顾一切离开你是我所有的力量与勇气。现在没有什么事是我不能面对的了。我们离得很近,不像有些人分开后就很难再见,而我们是会经常偶遇,现在的你身边有了可以相伴的人了,我也不是一次见到你们同来同往。人生最痛苦得事就是否认,否认我们曾经的一切,尽管未来会怎样没有人知道,而现在不变的是我们已经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我如果变态一点,我会和你歇斯底里大吵大闹,把我对你付出的那些要...

  • 童年——回不去的时光

    童年——回不去的时光

    在那一段记忆中,有着多少我们怀念的日子。那样的日子,你现在可否记得?——题记清晨,阳光从窗前投射到屋子里,一缕缕阳光从脸盆上面滑过,从地上跳跃到床角。它悄悄地往床上躺着的脚丫子游去;阳光将被褥套上金黄色的轻沙,脚丫子上有几只闪着金点的小精灵在欢快的跳。一会儿,它们便从脚丫子处跳跃到脸蛋儿上,暖洋洋的气息,促使着人入睡。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夹杂着拍手掌的声音,这声音渐渐地离我越来越近了。紧接着便是狂风暴雨“姐!起床了!”幺妹还在...

  • 爱是一味良药

    爱是一味良药

    过了大概三、四天,母亲不知从哪里又听到了一个能治好我眼睛的办法。 那天,到傍晚的时候,母亲背上我,带上一个扫把,来到我们村最后一排的最西头一家,在这家屋子山头放下我,然后,她拿起扫把,在这家屋子的山头墙上,像扫地一样,来回扫着,一边扫,一边嘴里咕噜着 “扫扫麻雀眼啦,麻雀,麻雀眼好啦,好啦!”。我在一旁只是傻傻地看着。因为扫墙那个时候我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所以,扫完一家,母亲要背上我,来到第二家,到了第二家,还是那样地咕噜,那样地扫。然后是第三...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