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看着

  • 有一天我不愿死在闹市

    有一天我不愿死在闹市

    有一天,我们将死在闹市,哪里人流熙攘,虽死犹不孤单。我不愿发此诅咒,但我们必须为我们的冷漠,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中秋的中午,在小城农贸市场口,一年纪约四十余岁的农村妇女,头发微白,不知何因摔睡在此,看着苍白的脸上汗珠如绳,脸被痛苦抽搐着略有变形,头艰难的挣扎着想靠在背篮上,一直无语,想必是因病痛无法言语。我伸出自己的手,想帮助她一把,因为有一医院近在咫尺不过三米。手还在卷曲状,亲人和路人纷纷提醒,小伙子要小心呀,她躺在这里已经两个小时多了……一...

  • 一个人,一把吉他(十)

    一个人,一把吉他(十)

    默默感受着肩头的温暖,心绪始终难以平静,这可真是林小雨期待已久的,整整期待了三年之久,从刚练吉他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期望能有一天,女孩能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安静的听自己唱歌,皇天总算是不负有心人他很庆幸自己能够在女孩最伤心的时候出现在她的身边,他也知道女孩现在很需要一个肩膀。渐渐的夜更深了,听着耳边均匀的呼吸声,他知道女孩可能睡着了,刚才那段撕心的疼痛使女孩几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她刚才太累了,也或许在女孩心中他是个具有安全感的男人吧,最终望着沉沉睡去的女孩,轻轻推开她的头,将外套...

  • 年少似歌

    年少似歌

    【01】暗恋是每个女孩心上,最美的,青涩的,花。【02】刚刚从美国回到大陆,就赶着参加高中同学会,江堇瓷有些茫然地站在同学订好的酒店前,显出无所适从的模样,尤其是见到莫林轩和他的女朋友后。江堇瓷愣愣地看着眼前西装革履的男子和他身旁笑靥如花的女子。感觉复古的岁月和光影重叠起来。男子柔软的黑发和六年前一样,但眉眼间却多了几分成熟和冷凝。“陶瓷?好久不见。”莫林轩老朋友般的拍拍她的肩膀。江堇瓷听到陶瓷这个外号,眼前的光影都叫嚣着冲破束缚,六年的岁...

  • 520(男篇)

    520(男篇)

    如果你是我的眼泪我会一辈子都不哭泣因为我害怕失去你繁星点点的回忆记忆中的片段我该如何拼凑出一段别样的情话藏在我的心里我期待着你会出现在我的身后突然的抱紧着我我会用着疑惑的眼神看着你可爱的小脸蛋我幻想着你会哭着对我说着不想分别的话语我心喜着你会突然的冲上前吻着我与我缠绵害怕着我的片刻消失我触动着你的眼神是那么的让我心疼泪水在了我的眼眸里躲着你我悄悄的整理了心情看着手中买来的玫瑰也许玫瑰知晓了我的心它的花瓣在一片片的掉落着我无奈的看着...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