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起来

  • 重阳怀旧

    重阳怀旧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过了这个“重阳”节,我已步入了不惑之年,几十年来的人生履历,不知经历了多少往事,而印象最深的,更数童年那次父亲带我走亲戚了。俺家住在豫东平原上一个偏僻、贫瘠的村里,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一天到晚他除了翻那几亩黄土,再也想不出别的生计来。那时候,因挨肩姊妹六个都还小,母亲又是先天性盲人,所以整个家庭的负担全靠父亲一人操劳。成年累月的繁重农活和里里外外的琐碎家务,折磨得他不到五十岁就白了头发,弯了腰...

  • 北上的列车

    北上的列车

    列车一路驶去,离故乡越来越远了,离北京越来越近了……年轻的时候,总想长大,总想着将来有一天出去走走,到北京,去上海;后来,长大了,才发现,北京,上海也只不过是屹立在东方的一颗璀璨的明珠。我得到世界上去走走,伦敦,巴黎,洛杉矶,柏林……每一个画面,都时常在我的脑海中闪现,仿佛那一天离我很近,亦或很远。就这样,我人生的列车开始不断转站,一路北上……年华蹉跎,这些年,我时常在外颠沛流离,四处奔...

  • 永远的输家

    永远的输家

    初春的满城,咋暖还寒,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各自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小窝,街上显得有些冷清,偶尔会出现几个年轻人的嬉闹声。君如的妈妈仍坐在电话旁不停的翻弄着手里的电话本,不时地向身旁坐着的老方嘟囔着:“瞧你这个宝贝儿子,都快成家的人了,还像个小孩似的,这都几点了,还不知道回家?”老方磕了磕手里的烟灰,不紧不慢的应道:“现在的年轻人啊,都有自己的生活,别老拿我们那老一套来约束他们,等结了婚就好了,有媳妇管着就不用我们操心了”沉默了一阵...

  • 母女

    母女

    女儿是爱面子的漂亮的小女孩。母亲因脸上的天生的一颗大黑痣,严重影响了美观。女儿在一年级的时候,便坚决不让母亲接送,更不让母亲参加她的家长会。每次都要爸爸去。母亲很失望,每次看着女儿离家,和爸爸一块出去,拼命做出一脸笑容,其实心如刀绞。几年后的一天,母亲在网上搜到一家美容医院,价格十分便宜,她瞒着家人,做了这个手术,痣被去除了,美丽重回人间!她高兴极了。女儿知道这个消息,第一个飞快跑出来,左看右看,然后扑进母亲的怀抱,大哭起来,其实,她是多么希望母亲每次都去接她呀,要不...

  • 母亲.我.狗(二)

    母亲.我.狗(二)

    当我再次走到这条羊肠小道时,我已经长大了。并且还是一个成功人士。小时候,我是极怕狗的。每一次遇到狗,我总是提心吊胆地,生怕狗会冲上来咬住我。我怕狗,是因为在两年前被狗追过。幸好有一位好心的叔叔帮我赶走了它。这件事至今仍让我记忆犹新。村里有一条狗频繁出没的小路,我一直也不敢到那儿。从此,我开始变得愈来愈惧怕狗了。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了,这条小路恰好是通往学校的必经之路。假如哪天母亲不陪着我,我便会哭着闹着不肯上学去。母亲只能无奈地放下手里的活儿,陪着我上学下学。我总是跟在母亲的...

  • 石板边的杨树(第三章)

    石板边的杨树(第三章)

    作者/樰嫊山村里的杏花开了四次,田野上麦穗黄了四次,一千多个平平淡淡的日夜已愀然而逝,矣静也渐渐长大了,开始省人事了。冬日里下雪的日子里,再寂静不过了,雪花仿佛朵朵蒲公英,依依绕绕,划落在庭院里,舞蹈在水渠边,亲吻在田埂上。矣静站在院落里好奇地望着美丽的雪花,忘记了寒冷,幼小内心里面冰凉的思绪随雪花簌簌落到地面上,他只是从母亲妤花那里隐隐约约知道父亲去了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他一直在等,他希望此时在纷飞的大雪里父亲能迈进家门…&hellip...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