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还是

  • 灵护感悟1

    灵护感悟1

    浮于天地,乱于心神。不知起始,不惑最终。在这世上活了太久,会累,心会累。但只要世间还有所留恋的人或物,就不舍离去。凡人总是看不开,觉人生很短,不想老去,不想离开。他们不知足,想存于世间更加久远。他们自以为很可怜。其实是可悲。有人活了很久,却不想活,不追求长生。佛曰:爱别离,求不得。世间之悲苦。我从远古漂浮于今日,求死而不得。人活久了,有些事看得开,有些事看不开。凡人说,我已入了化境。不然,放不下的是执念。执念虽在,行不动。世人才以为那人有多么伟岸。世...

  • 情倾“牛缘”   (五)

    情倾“牛缘” (五)

    完成了春耕落种任务以后,天气越来越暖,农事越来越忙。加上有的小孩暑假后要上学读书,所以我们上下道坛的养牛户就互助合作,以牛的头数为单位,一牛一天挨户轮喂。一般每个轮喂牛群有八九头至十四五头为一个小组。轮喂值日那天,大人一个人就可胜任,而小孩子去轮喂,往往也有两人拼轮才有商量好呼应。喂牛的地点,是从田畈转向山上了。通常按居住方位和出栏方便,避免牲口“食郭”(偷吃庄稼)为原则。如我们居住在村庄的上半处,所以我们就组织就近几个道坛的牛群,多数赶往村北边方向(...

  • 东京的夜

    东京的夜

    身体中的另一个灵魂啊是我遵照欲望而生存 还是与你抗争我憎恨那只代表杀戮与血腥的眼睛如同漆黑暗夜里生长的青桐杀戮场上 那些灼热而黑暗的目光想保护 却无能为力尽管内心已冰冷麻木 还是奢望着温暖刺目的光明与鸦羽般宁静的黑暗谁又被抛弃在这两个世界之外孤独地徘徊版权作品,未经《...

  • 暮后的黎明

    暮后的黎明

    暮后的黎明[ 恍然间,就像从散漫的脚步中踏入高速列车,我的退后,不但换不回从前,连时间也不原谅我!列车依然疾驰,我的下一站究竟会怎样?]太阳鲜红,杂花繁盛,红色的背景下,一棵枯老的柳树泛着青伴随着乏力的暖风无声的摇动。天上飞的,是乌鸦还是喜鹊?在我眼中,只有鲜红的天空和黑色的轮廓。我提醒自己这是春天!可昏昏沉沉之中,竟分不清是夕阳还是黎明了。。。。。。。。等,时间给我答案,希望留给我最后的:让她带走眼前的阴霾,消磨掉心中的冗杂与慌乱。久了,我终于臣服,自己是孤独的...

  • 野孩子

    野孩子

    曾经的我们,都是野孩子,下课铃响,便追着小伙伴满教室跑。放学后,也要在操场上,玩耍到天黑才回家。每逢下雨,旋转着我们的小伞,看着滑落的雨滴,脚踏溅起的水花,也能乐呵着。一路蹦跶回家,农村的孩子,还有份乐趣在田野上,每逢秋收,肆意追逐打闹,稻草堆就是我们的家。那时候的我们,单纯,天真,烂漫。随着时光流逝,我们渐渐长大,肩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甚至被压得喘不过气。快乐的点也有所提升,可是,我们的内心,还是野孩子啊,我们想要变得更好,便不得不牺牲本该有的纯粹,委屈自己,压榨自己。从此...

  • 似曾相识,燕未来

    似曾相识,燕未来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相识了.四目相对,彼此都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似曾相识?彼此相知?奇妙,不解,悸动....在不同的场合,不期而遇.从没有过过多的言语,只是用彼此心领神会的眼神去沟通,代表无尽的话语.岁月在平和中流逝。似水流年,弹指间....她深深的相信,这一切是注定的.但结局却是他们期盼的未知数.不知是她故作矜持、倔强、不羁,还是他的冷酷高傲,直至最后,还是留下了不解的遗憾..遗憾终生.一步之遥,她选择了决绝的放手.这个让人匪夷所思的抉择,映衬出他们一生的缺憾.直至终...

  • 外婆去了

    外婆去了

    外婆去了,去了,去得如此沉重,去得如此凄婉,去得如此不安。我的外婆,是一位饱受煎熬与折磨的农村底层妇女。她善良,勤劳,淳朴,节俭,悲苦。她身上带着许多古代封建迷信的浓重色彩,这不仅是由于乡下落后的科学文化带来的,更是因为她是一个“观花匠”,是由这个特殊的迷信职业所决定的,这个职业也伴随她走完了一生。对于外婆的早年我也只是断断续续的听到老一辈们说过几句,印象还是比较模糊。外婆出生在战乱纷争年代的一个穷苦家庭,她们一共五姊妹,她没有文化,因为从她能够...

  • 时光,你别走

    时光,你别走

    大一的时候,我跟爸爸说要交钱报驾校,可以提前预交学费,爸爸不同意,没有给一分钱我,当时特别不高兴,觉得父母不理解自己,生气,一个月没有打任何一个长途给他们;现在,爸爸同意了,都同意了,给我钱了,可我却是一种很不是滋味的感觉,我不好意思再在他们面前提钱了,我知道他们一定会给,就像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但一定不让孩子知道钱的来处的艰辛。如果当初再多考三分,三分,就可以上公立学校,就可以不用这一年一万的报名费,我还是一点也没有历练,还是那样认为理所当然,还是没有多么努力地念书,还是这...

  • 那些年的我们

    那些年的我们

    那些年混过的兄弟,那些年那些追过的女孩又是一年毕业季,不知不觉,又是3年。街边的理发店还是那么火,想起了那年,我们一起理的光头。我们学校就是这么严,还记得我们高中一年级,带着一头帅气的头发走进了校园,然后又一起请假去那理发店理成了光头。看了前几天你新理的头发,挺帅的,只是我在这里,你在那里。最近又迷上了新的一本小说,不知不觉好像又回到了那时,还记得我们撕成的一页又一页的小说,还记得我们那每晚都亮着的手电筒,还记得我们被宿管逮住时的苦苦相求,呵呵,后来虽然还是叫了家长,...

  • 虎妞

    虎妞

    虎妞虎妞出生在羊子山脚下,门前的稻田下面是一条流向十里开外的旱河。先说点题外话,说说那座山为何叫羊子山。相传很多年前,羊子山的河对面有一座尼姑庵,尼姑庵里常年对外招收一些俗家弟子。但一般情况下,有爹娘健在的都不会把自家的闺女送去削发为尼的。庵里的女子大多来自苦命女子。有一天,庵里的一个小尼姑出门去村里化缘,途中偶遇一只小羊,小尼姑毕竟还是个孩子,就跟小羊一块儿玩耍,不知不觉中天快黑了,突然从山中窜出一只大尾巴狼,瞪着两只绿幽幽的眼珠子看着她俩。狼心里想着今晚真可以美餐一...

  • 爱

    青春已不在而我们还在追寻着什么我不明白未来究竟是怎样的开始还是怎样的结束但我明白青春与未来都将在不远处时刻等待版权作品,未经《...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